人狼記(十二)

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他躺在床上,月已偏西,他才能夠把逃逸的理智找回來。月芽兒已經不堪勞累,蜷縮在他懷裡睡得很熟,臉孔分外的稚嫩脆弱。

但靈魂裡的狼性還蠢蠢欲動。一夜這樣那樣數不清多少次,還不夠?伊露恩在上…饒恕我犯了這樣大罪啊!

【Google★廣告贊助】

我剛吃了一個夜精靈的幼兒,還這樣那樣折騰到她半昏迷…呃…不行,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這該死的月亮怎麼不趕快下去啊!

月芽兒動了一下,眼睛緊緊的閉緊,含糊的說了幾句夢話,往他懷裡鑽了鑽,將臉貼在他的胸側,輕輕的呼吸卻像是會燙人似的。

完了。理智不要拋棄我,快回來啊~但理智像是遙遠天邊的一顆星,越來越看不見了。

當他兩眼發赤的按住月芽兒的時候,她迷迷糊糊的驚醒過來,「…你還要啊?但我好累…明天做不行嗎…?」

真的完蛋了。

「…恐怕不行。」埋在她胸口,這隻狼人含含糊糊的說。

「那你下手輕一點。」月芽兒輕嘆,「我沒力氣了。」

完完全全完蛋了。

「…我盡量。」

但他的保證跟他的行為是兩回事。

***

天終於亮了,精疲力盡的梅里變回狼姿,像是頭快要暴斃的巨狼癱在床上動也不動。月芽兒也沒好到哪去,眼下有著疲勞的黑眼圈,蜷在他的懷裡。

直到中午,梅里才有力氣坐起來,感到全身上下的骨頭好像被拆開來似的。看著依舊熟睡的月芽兒很久很久,咬著被褥幫她蓋上。

「…梅里?」她微微睜開眼睛,伸手輕撫他的狼毛。

「對不起。」除了這句話,他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通常男主角說對不起,就是不喜歡女主角。」她盈盈欲淚。

「不是嘛!怎麼可能是這樣!」他慌張的解釋,「是妳年紀還這麼小…生兒育女對妳是很大的負擔…」

梅里靜了下來。我們可能會有孩子嗎?狼人和夜精靈?尤其是,他現在可是月芽兒的寵物,只是他們倆老忘記這件事情。

連夜精靈的身分都沒有了,他在介意什麼?

「我喜歡妳。」他咽了咽口水,「不對。我…我愛妳。」好吧,他骨子裡還是個夜精靈,不管流程是否太短,他的確非常愛這個傻傻呆呆的幼兒。

變態就變態。他自棄的想。

月芽兒緩緩睜大眼睛,摀著自己的嘴,輕輕的啜泣。「…你、你不用因為昨晚…那也是我故意、故意…」

「不是嘛,好好聽人把話說完好不好!」梅里對她吼,「我可是辛辛苦苦熬了一年欸!夜精靈不容易動情,我又不是人類!隨便誰都好上喔?要感覺對了,愛上對方才有辦法…呃…總之,我愛妳就對了,妳乖乖回答接不接受就行了!死老百姓!」

頰上淚珠未乾,月芽兒卻破涕而笑。連這時候都可以用吼的哪?但不管是狼姿還是人身,她都好喜歡這個名為寵物,卻霸道蠻橫如主人的狼人。

「我願意。」她撲上去朝著梅里的狼臉亂親。

梅里忍受著她的親暱,慶幸現在是白天,他可憐的理智還不至於全體崩潰。

但他也仔細考慮另一件事情。

或許,去艾薩拉的時機到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