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二)

他們頭回狩獵的目標,是隻熊。

理論上應該沒有問題,但實際上往往跟理論差了十萬八千里。

等梅里好不容易放倒了那隻鹿,怒火已然破表。「…我說啊,我是否該慶幸妳那豌豆般的攻擊嗎?不然我屁股這兩支箭早就讓我歸天了啊!」牠吼得月芽兒耳朵嗡嗡叫,「妳在射哪裡啊?!閉著眼睛會自動導航嗎?!」

【Google★廣告贊助】

月芽兒被牠吼得眼眶含淚,趕緊去將牠屁股上的兩支箭拔起來。「…熊好可怕。」

梅里張著嘴好一會兒,「…妳老實說,事實上妳是牧師?夜精靈牧師?只是拿弓出來做做樣子?」

牠一面罵一面看向那兩支沾了牠的血的箭…居然是最劣質的箭。

「我是獵人。」月芽兒微弱的抗議。

「妳是通過低等考試的獵人…吧?」梅里開始有點頭昏,「妳居然用劣質箭?難怪是這種豌豆般的攻擊…」一看她的弓,梅里突然湧出將她榮譽擊殺的衝動。

這是她宣誓成為獵人的那天,老師給她的練習弓。

「反正射久了就會死,箭也是很貴的欸。」她分辯。

梅里好半晌沒講話,但隱隱有暴風雪凝聚的氣勢。月芽兒嚇得縮成一團。

「…爐石。」

「什麼?」

「馬上給我爐石?動作快!還問什麼?!死老百姓!」梅里暴吼,月芽兒嚇得先是使用了治療寵物法術,才慌慌張張的使用爐石。

不由分說的,臉色鐵青的梅里臉色鐵青的拽著她,逼她上鳥飛往達納蘇斯的拍賣場買了把屬性不錯的綠弓,還把她所有的劣質箭扔了,換上堅固耐用的箭。

「…我破產了!」月芽兒哭了起來。

「獵人敢說破產?!」梅里飛跳,「什麼職業都會破產,獵人會破產?!妳給我過來,我非好好特訓妳不可…妳是怎麼活到今天通過考試的啊?!」

「…你怎麼跟獵人師傅說得一樣?嗚嗚…你們都欺負我…」

「不准哭!」梅里全身的毛都豎起來,「媽的,老子踩到什麼狗屎,怎麼會跟到一個笨到冒煙的丁丁獵?叫我一世英名擺哪…握好弓!妳連弓都不會握?!」

月芽兒哭哭啼啼的開始了特訓。這對她來說真是恐怖極了…因為她得把弓握緊,盯著獵物射箭下去,還得轉身逃走,所謂的風箏。

但對一個平射都會射到寵物屁股的丁丁獵來說,實在太困難了。

就在她第四次栽進山溝裡時,月亮升上來了。一彎如眉上弦月,淡淡的掛在空中。

「…我說啊,一個人笨也要有程度啊!」梅里七竅冒煙暴跳不已,「風箏這麼簡單的事情也可以搞成這樣,妳是可以幹嘛啊?!」

「坐著說話不腰疼!」月芽兒邊哭邊紮繃帶,「真那麼行你來麼…」

「我來就我來!」梅里脾氣很壞的叫,「雖然會有點疼。」

然後,梅里對著月亮,發出狼嚎。緩緩的,牠在地上掙扎顫抖,在月芽兒的眼前化成一隻奇妙的生物。

狼科人面的臉孔,濃密烏黑的長髮直到腰際。前足化成尖銳的手爪,後足成了人般的腿。

一隻狼人。

「…你沒穿衣服。」月芽兒知道該把眼睛挪開,但她驚駭過度。

「妳在看哪裡?!」梅里蹲著亂翻月芽兒的背包,隨便扯碎了一件備用披風纏腰,「…妳還在看啊?!」

月芽兒這才把臉別開,讓牠整裝。

「真正的風箏是這樣,看好!」梅里帥氣異常的抓著月芽兒的弓,優美的射向一頭黑角鹿,然後跳射。

當牠矯健的身影跳起來時,襯著深寶藍的星空和如眉細月,有種強烈野性的美。

她微張著嘴,臉孔微微的紅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