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三)

看梅里風箏得如此優美瀟灑,但到了月芽兒手裡就徹底走樣。

等她第十八次跌入山溝,灰頭土臉的爬上來,梅里絕望的將臉埋在膝蓋上,「我第一次發現罵人這麼累…而且喉嚨好痛。」

月芽兒臉上還掛著淚珠,卻遞了一罐蜂蜜飲料給牠。梅里啞口片刻,悶悶的接過來喝。「我現在終於知道有三殘獵人的存在了。」

【Google★廣告贊助】

「什麼是三殘獵人?」她困惑了。

「手殘、腳殘,兼腦殘。」梅里不知道該說什麼,「算了,妳告訴我還有什麼任務…我自己看好了。」牠毫不客氣的拿走了任務日誌。

一打開,無言以對。她接了大把的任務,完成度不到十趴。

「…妳來多久?」

「兩個禮拜。」

…這說不定是一種才能。

「好,妳到底想去哪?」

「鬼屋啊。」

「…我們在戰歌伐木場附近。」

「不是在這附近?」月芽兒一整個大驚。

梅里頹下雙肩。一個在最東邊,一個在最西邊。原來路痴是沒有極限的,並且會併發地圖無效。

「開獵豹光環。」牠放棄了,再特訓下去,不是牠暴腦血管,就是乾脆宰了這個蠢獵人。

她思索了一會兒,「…那是什麼?」

梅里深深的吸口氣…省得牠拿起弓打暴月芽兒的腦袋。「…獵豹光環!可以加跑速三十趴的那個!妳不要告訴我從來沒用過啊~」

「跑快快光環嘛!」她笑了,「這個我知道。」

梅里已經覺得腦血管非常危險,「為什麼妳會這麼笨啊?妳爸媽都沒教過妳?!最少妳的親朋好友也會教教妳吧…」

跟在後面跑的月芽兒怯怯的說,「爸媽和親朋好友…我都沒有欸。我是孤兒。」

梅里飛快的看她一眼,眼神古怪。「夜精靈的孤兒也受到非常好的照顧啊。我們對幼兒可是一視同仁…」

「我不是讓夜精靈養大的。」月芽兒搔搔頭,「我七歲的時候,爸媽生急病死了。當時我們在哥布林的船上。哥布林的大叔收養了我…只是那是遠洋漁船,過了好幾年才回到陸地上。後來他們輾轉託人帶我旅行好久,才回到達納蘇斯…那時候我已經大到該獨立進行職業試煉了。」

梅里好一會兒沒說話,「…妳怎麼考得上獵人?」

「其他師傅不要我。」她小小聲的說,「獵人師傅看大家都不要,才撿我去當學生。」

牠神情古怪的停下來,望著月芽兒疑惑的小小臉孔。

「…他沒把妳教好。」

「師傅很好的,真的!」月芽兒急了,「他還違反規定讓我欠學費…這是不可以的。但我有還清喔,真的!不能怪師傅,是我看不太懂達納蘇斯的文字…但我通用語的聽說讀寫都很棒喔!」

…她是半文盲!最少是精靈文字的半文盲!所以她不懂什麼是獵豹光環,因為她看不懂說明。

有點點心酸,但硬漢是不可以表現出來的。「…哥布林對妳好不好?」

月芽兒安靜了一下,不太自在的別開臉,「…好啊,當然好。認真工作就有飯吃。」

七歲的孩子可以做什麼工作?牠咬了咬牙,讓鼻端酸澀的感覺退回去。

鬼屋到了。

「退後點,」梅里粗聲粗氣的說,「仔細看啊,這不是幫妳做任務喔,這是示範教學,懂不懂?」

月芽兒愣了一下,拼命點頭。「那、那我該做什麼?」梅里拿著她的弓。

「治療我啊,廢話。」梅里揮手,「走遠點,別礙手礙腳。」

大半夜的時間,梅里都在「示範」。解決了許多月芽兒找不到的任務地點和目標。她高興的要命,一直說謝謝。

等他們回到旅館,月芽兒還樂得飛飛,仔細的數了一遍銀幣,小心的帶在身上。直到月芽兒睡著,看著她天真的睡顏…

這隻自稱硬漢的狼人才准自己哭出來。和牠硬漢的外表不同,牠有顆柔軟的心。對這種可憐的身世故事最沒有抵抗力了。

哭了大半夜,牠才眼睛紅紅的睡著了,對月芽兒的忍耐力也才高了一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