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四)

天亮醒來,月芽兒還躺在床上發了一會兒的呆。天氣很好,床鋪的毛皮也很暖,她半睡半醒的在毛皮上蹭了兩下…

等等,毛皮?

她往旁邊看,幾乎有她這麼高的銀白大狼佔據了大半個床鋪,睡得正熟。

【Google★廣告贊助】

幾乎是馬上跳起來,一跤跌到地板上。

「一大早吵什麼吵啊?!」梅里脾氣很壞的吼。

「你你你、你怎麼可以睡床上?下來!」月芽兒紅著臉。

梅里沒好氣的睜開一隻眼睛,「我會看上妳這未滿百歲的小鬼?」然後大大的打個呵欠。

「男生女生不可以睡在一起!」她叫。梅里是男生,她很確定。昨天…呃…總之她很確定。

「我現在是狼。」牠翻個身,繼續睡。

這反而讓她不知道怎麼反駁了。「…你沒穿衣服。」

面著牆的梅里悶笑起來。真是個又蠢又天真的小鬼。「我是動物,妳是獵人。一起睡沒什麼吧?」

說起來好像沒什麼,野營的時候她也常靠著小熊或小豬睡覺…但好像有點怪怪的…

「你騙人,你明明是人,最少是狼人。」她跪坐在地上,認真的和梅里討論起來。

「其實我是夜精靈啦。」梅里晃了晃尾巴。「你聽過月神鐮刀沒有?」

「從來沒有聽說過。」

梅里回頭看她,眼神滿是迷惑。「…那妳知道狼人是怎麼來這個世界的?」

「不知道。」

牠張著嘴,一骨碌的爬起來,問了幾件百年內眾人皆知的消息,發現月芽兒一無所知。

等等。她說她七歲就失去父母,海上漂流幾年,又輾轉跟從商隊回到達納蘇斯,再怎麼走,也不可能走上幾十年吧?

「…妳今年到底幾歲?」

「十五。」

…牠有沒有聽錯?十五?「妳是不是少說一個零?」

「為什麼你跟師傅都問相同的問題?人口計畫處也這麼問。」她微偏著頭。

「…那妳怎麼回答?」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就在15後面多加一個0。」

…老天哪!十五歲的夜精靈女孩!就夜精靈來講,她不是羅莉,而是剛脫離嬰兒期的幼兒啊!

難怪她這麼呆…夜精靈的十五歲孩子還在家鄉被保護得好好的…七十歲才有機會接受職業考試…

雖然說,十五歲的孩子跟一百五十歲的少女看起來差不了幾歲,本質上可是大不相同的!

「…妳這笨蛋。」牠已經無力到只能擠出這句話。

「大家都這麼說。」月芽兒垂下耳朵。

我,號稱鬼捕神獵,人人敬畏的梅里大人,淪落到變成狼人就算了,受惡毒咀咒控制就算了,居然更往下沈淪,跟到一個幼兒的主子。

老天爺到底長不長眼啊?

「妳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

「就、就吃飯睡覺啊。」

牠跟個幼兒生氣未免太蠢。

「梅里?」月芽兒小心翼翼的問,「你到底是人、狼人,還是狼啊?」

往好的地方想,其實夜精靈十五歲就跟別的種族差不多,只是之後成長趨緩而已。她還思考靈敏、會拉弓射箭,算天才兒童了。

牠突然很佩服自己總保有樂觀的天性。

「其實,我也很想問。」梅里聳肩,「我也滿想知道我現在算是什麼情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