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五)

梅里是個夜精靈獵人。他的全名是梅里.薩里比迪斯。

當時他奉命追查月神鐮刀和狼人,遠從卡林多到東部大陸的夜色鎮。

「但我們追蹤到墳場附近的廢礦坑找到了維琳德懊悔的亡靈,線索就斷了。」梅里眼神渺遠,「當時我讓副隊長帶人回去覆命,我留下來繼續追查。」

【Google★廣告贊助】

這不是個輕鬆的任務。但當時的梅里是個極度強悍的獵人,他帶著自己忠實的白狼瑪格莉特一路清查狼人,最後發現應該沒有神祇的狼人卻有個恐懼崇拜的對象。

最後他追蹤到黎明森林,終於見到了那個狼人的神祇。

那是一隻非常非常巨大的狼人…或說一隻高等惡魔。他原本要悄悄的將這個情報回報,卻被那隻巨大狼魔發現。

「這是我第一次風箏失敗。」梅里的狼臉有絲苦澀的笑,「他動作太快了,最後我被他抓起來,他像是玩弄獵物一樣…用指尖在我咽喉上畫了一下。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血這樣狂噴。」

但梅里咬緊牙關,用最後的力氣朝他的臉丟出自己的匕首,很巧的,正中狼魔的右眼。狼魔暴吼,卻沒鬆開他,最後是瀕死的瑪格莉特撲上來咬了狼魔的手,才讓他梅里脫身。

梅里心知必死,回身抱住忠實的瑪格莉特。彼時白狼已經斷氣,他也相隔不遠。

幫牠取這個女性化的名字,白狼卻一直沒有抗議,這樣忠實的陪伴他一生,直到死。可以跟寵物死在一起,是獵人的浪漫。梅里模模糊糊的想著。

「…你死了嗎?」月芽兒微張著嘴,臉頰上有淚珠。

「那你眼前是鬼啊?」梅里沒好氣的說,「我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等我醒來,發現狼魔不見了,旁邊躺著我的屍體,但我成了瑪格莉特。」

他的魂魄進入了死去的白狼體內。更糟糕的是,他依舊感受得到伊露恩的恩惠。所以,當隨月光由弱轉強,他可以漸漸取回人形,一小部份一小部份的。但也隨著月光由強轉弱,漸漸的失去。

「後來有個迷路的矮獵收服了我,我跟他說了整個故事。」梅里帶著感傷的微笑,「那是個衝動莽撞的小夥子。他興致勃勃的將我帶到這邊…我們是打算去艾薩拉的…我該看好他別讓他莽撞的。」

「…他怎麼了。」

「死了。」梅里轉頭,「我再三告訴他絕對不能跑到龍的地盤,他還是跑了去。等我拼死衝到他眼前時,他被撕成好幾大塊。連復活都不能了…笨蛋。」

他好像在哭。月芽兒有點手足無措,但又非常難過。他一定很想變回來吧…

「去艾薩拉就可以變回來嗎?」她小聲的問,一面擦著眼淚。

「不能。但我有個族人…跟妳說這幹嘛?連風箏的不會的小鬼!」梅里脾氣轉壞,「聽著,我不想去艾薩拉了,妳也…想都別想!妳給我過來,我非好好訓練妳不可…省得妳把自己的小命送掉!」

他咬著月芽兒的披風,乒乒乓乓的將她拖下樓,「動作快!妳這死老百姓!」

梣谷的地獄特訓自此開始。以後讓月芽兒聽到梣谷這兩個字,就會掩住耳朵就地尋求掩護。

***

梅里是個脾氣壞卻絕佳的老師,但遇到月芽兒就徹底破功。他不願意承認有學不會風箏的獵人,但他眼前就一個。

「…我叫妳放風箏,妳現在在做什麼?」他冷冷的看著被老梣谷熊咬得亂跑的月芽兒。

「…收風箏。」

不能咬死主人,梅里將所有的怒氣發洩在那隻老梣谷熊身上。

「你看,你把牠咬得這麼破爛,割下的皮革怎麼賣?」月芽兒嘟嘴。

………他現在成了苦命的幼幼班班主任了。

離開梣谷以後,他不得不承認,要求幼兒學會風箏太為難了,不如讓她脫離文盲的行列。這點月芽兒倒是很機靈,一學就會,還特別喜歡看小說。

「…妳有這時間抱閒書,怎麼不去花點時間練練怎麼不破冰啊?!」梅里快氣炸了。

「你不也在看?」月芽兒可憐兮兮的回答,「昨天你看『一萬年的思念』還哭哩。」

「誰、誰哭啦?」梅里非常狼狽,該死,怎麼會被她看到?「那是灰迷了眼睛!妳任務到底做不做?快點啦!拖拖拉拉的死老百姓!」

今日是滿月,是伊露恩的恩惠最強的時候,所以除了狼耳和狼尾,梅里幾乎恢復成以前的模樣。

但他的皮膚卻特別白,眼睛是非常淡的藍色。面容光滑,和一般夜精靈男性不太相同。

「…盯著我看幹嘛?」他不太自在,「有什麼好看的?!」

「梅里,你很好看欸。」月芽兒很坦白的說。

「什麼好看!是帥!我是帥哥懂不懂!」梅里對妳揮拳,「『好看』聽起來就是一整個娘!妳敢說一個娘字,林北就給妳好看!」

月芽兒打量他一會兒,不知道他在氣啥。「但你跟夜精靈看起來不太一樣。」

他尷尬的抹了抹臉,「林北有高等精靈的血統啦…幹,這種娘娘腔的臉孔…別看了!」

「好看還不准人看,沒天理。」月芽兒咕噥著,「和愛情小說封面的男主角好像唷~☆」

「閉嘴啦!林北這樣英雄氣概怎麼會像那些死娘炮?店店啦!」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