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六)

與其說是月芽兒帶著梅里修煉,不如說梅里帶著月芽兒跑。

離開梣谷以後,梅里已經徹底絕望。他對月芽兒的期待從風箏退到雙冰,然後退到別破冰,最後只剩下假死的時機。

罵她的時候,看她垂下雙耳可憐兮兮的模樣,會有種主從易位的錯覺。

【Google★廣告贊助】

事實上,是他這倒楣的狼人帶了一隻幼兒蘿莉出來混吧?只差不用包尿布。他深深感到命苦。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夜精靈的幼兒蘿莉非常罕見。出來跑的夜精靈通常都七十歲起跳,百歲都還沒成年,但她們普遍有較成熟的外表,和成年無異。

而月芽兒,卻有點兒嬰兒肥,皮膚水嫩嫩的,臉孔還脫離不了稚氣。當她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看人時,真的有種我見猶憐的萌味兒。

在夜精靈的領土還沒感覺,踏上人類的領土,梅里就知道糟糕了。這片大地有很多人類、矮人、地精,還有更多奇怪的叔叔對這隻罕見的小蘿莉流口水。

他明裡暗裡不知道料理了多少奇怪的叔叔,非常鄙夷這些不正常人類。

對一個剛脫離尿布的小鬼有什麼好垂涎的啊?正常點好嗎?

但不正常的人實在太多,當他發現月芽兒居然被拐去酒館喝酒,那個人類盜賊還對她色咪咪的笑時,簡直要氣炸了。

一頓亂咬咬跑了那個登徒子,他覺得要好好教育一下這個笨孩子。

「我說啊,妳隨便人家拐了就跑嗎?」他罵著月芽兒,「我不過是去上個洗手間妳就被拐跑!妳知不知道這些人狼子野心,是準備吃掉妳啊?!」

「…不是吧?他說要帶我們去地下城欸。」她睜著無辜的眼睛,「我還沒去過。」

…是說妳這種平射都會射到隊友的技術去地下城未免也…

「放心好了,他只會關心淡紫紫黑和天堂地獄的關連性,不會真的帶妳去地下城的。」梅里語重心長的說。

相信我,他只是想灌醉妳以後把妳扛去旅館樓上的房間。

「什麼淡紫紫黑天堂地獄?」月芽兒眼中湧出迷惑。

「…不重要!」他吼起來,「聽我的就對了!我是男人妳是男人?妳比我還懂男人的壞心腸?」

看她又垂下雙耳,梅里又氣又好笑。她這麼可愛也不是她希望的,就像你不能責備花太香所以蜜蜂太多。

「好啦,別亂跑亂跟人走。」他白天都是狼姿,粗魯的舔了舔她的臉,「走吧。」

「…滿臉口水。」月芽兒咕噥著拿出手帕。

「嘖,這是友好的表示懂不懂?」梅里有點陶醉,幼兒皮膚真滑嫩…但他可不是那些不正常人類。「別拖拖拉拉,跟上來!」

到底誰是主人啊?月芽兒抱著弓,有些氣悶的跟了上去。

被梅里罵過以後,雖然不是很懂,但朦朦朧朧的,她知道有些大叔是不懷好心眼的。即使有梅里在,她還是會謹慎的鎖上旅館房間的門才安心睡覺。

但旅館房門的鎖通常不太牢靠。

月圓的時候,梅里脾氣會比較壞又特別暴躁。往往整夜睡不著在外狩獵…這可能是狼族本性。也是月芽兒會獨自待在旅館睡覺的唯一時刻。

她通常會把門窗鎖好,梅里往往要天亮才回來。

但你知道,旅館房門的鎖通常不太牢靠。而他們也並不知道有人砌而不捨的觀察很久。

於是在梅里外出發洩狼人的精力時,上鎖的門悄悄的開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月芽兒被按住而驚醒,她望著陌生人,「…叔叔,你是誰?你在幹嘛?」

那人邪笑兩聲,「練開鎖啊…」然後摀住她的嘴。

梅里突然抬頭。一種莫名的驚慌流竄過他,像是月芽兒的尖叫,透過神祕的鏈結傳到他心底。

他迅速的化成一隻銀白色的大狼,飛快的奔過沼澤地,像是一道嚴厲的閃電破窗而入,撞開了壓在月芽兒身上的人。

他在變形…變成狼耳狼尾的人身,滿心都是兇殘乖戾的殺戮。

「你想對我的幼兒主人做什麼啊?」他的聲音反常的冷靜,即使他單手扼著偷香賊的脖子舉到半空中,那盜賊臉孔鐵青的無助掙扎。「你知不知道她是誰在罩的啊?」

接下來他殘暴的痛扁了那個偷香賊一頓,還往他的跨下狠踹了好幾腳,才把破抹布似的色鬼從窗戶扔出去,忿忿的拉上窗簾。

月芽兒在床上嚇得縮成一團。

混帳。太混帳了。不管是那王八蛋還是自己。那王八蛋居然這樣欺凌幼兒,自己居然把她一個人扔在旅館裡。

「…對不起。我有鎖好門…對不起…」她邊哭邊發抖。

梅里面無表情的將被單一扯,扳著她的脖子看。那王八蛋抓傷她了。前襟被撕裂了。

「…妳在看哪裡啊?」梅里沒好氣。

「…你沒穿衣服。」她邊抖邊說。

他胡亂的套了件衣服,拿著藥膏走近她,她卻抖得更厲害。「…要上藥,不然會化膿。」

她揉著眼睛哭,「梅里,不要生氣…我有鎖門…」

「我很氣,我非常氣,但我不是氣妳。」越來越難過,連臉孔都有抓傷。「…這世界壞人太多。」專挑年幼可欺的下手,什麼道理?

「別哭了別哭了…」梅里將她攬在懷裡,「我以後不會拋下妳的。」

月芽兒顫抖的抓著他的衣服,嗚咽不已。梅里順著她的背,看她嬌小的肩膀顫抖,覺得很心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