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七)

這件事情不知道有沒有造成月芽兒的陰影,不過她變得很黏梅里,看到大叔都會躲到他後面。

一個獵人縮到寵物後面,實在很好笑。

但她真的很膩著梅里,打獵吃飯不用說,還笨手笨腳的練烹飪,雖然她的烹飪技巧真是令人不敢恭維。但連睡覺都要抱著人睡,實在是…

【Google★廣告贊助】

「…妳一定要這樣睡嗎?」梅里有些發悶。除了沒有月亮的朔日,有月亮時他幾乎都有人形。這個幼兒蘿莉一定要抱著他的脖子,貼得一點距離都沒有才肯睡覺。

「很冷,而且我怕鬼。」她昏昏欲睡的回答。

他發悶的將她拖開一點,但她馬上固執的滾回來,猴在他身上。

這對正常的男人實在太不好了,不論是不是狼人。

週而復始幾次,梅里火了,月芽兒也扁嘴了。

「我要睡覺!」她帶著哭聲。

「我也要睡覺!」梅里吼,「照我幫妳過任務的風箏里數,可以從暴風城跑到鐵爐堡往返五趟!妳也可憐可憐我,讓我好好睡覺!」

「…梅里討厭我。」抱著枕頭,又睏又委屈的哭起來。

「不是討厭妳嘛!」他不知道怎麼解釋給這個幼兒聽,「我是男人。跟那個欺負妳的盜賊是一樣的哦!」只能恐嚇了。

「梅里不一樣啦。你很兇,但對我很好啊。」她抱著枕頭,垂著耳朵,穿著藍色小花的睡衣。

怎麼告訴她,就算是把她視為幼兒,還是可能會產生生理反應呢?他梅里可是頂天立地的硬漢,怎可一失足成千古恨?

但你怎麼拒絕這樣楚楚可憐的小蘿莉?她只是依賴的想要一起睡。

無言片刻,他變身成白狼。「…睡吧。」

月芽兒歡呼著鑽到他的懷裡,滿足的抱緊他的脖子,還在雪白的毛皮上蹭了兩下。

雖然說,夜精靈不像人類男人那樣一年四季都在發情,好歹也有求偶的需要。這小鬼什麼也不知道,還貼這麼緊。

更糟糕的是,人形或狼身,他都是男人。這樣到底要怎麼睡,你告訴我?

「…媽的,我真是個好人。」梅里輕聲咒罵著。

他知道,月芽兒越來越依賴他,越來越黏著他。雖然他老是嗓門很大的吼她,但久了這招就沒什麼效果了。

有些時候,他懷疑這小鬼偷看他的時候會臉紅。

十五歲的夜精靈女孩會情竇初開嗎?他煩惱的郵購了幾本教養手冊,卻沒什麼用處。

但他終於知道月芽兒臉紅的原因了。

在下個月圓,她下定決心似的,走到正在休息的梅里面前。

「…幹嘛?」他懷疑的看著這小鬼。

結果這小鬼飛撲上來,撞到他的鼻子,然後吻了他。措手不及,結果梅里的後腦勺結結實實的和大地親密接觸,除了鼻子很痛,他的後腦也很痛。

月芽兒摀著鼻子,「…怎麼沒效?」然後抓著他的臉,像是要再來一次。

…搞屁啊?!

他趕緊把月芽兒架住,狼狽不堪的提著她後領。「妳在搞什麼飛機啊?!」他狠搖著月芽兒,「妳差點把我撞出鼻血來了!有人接吻是這樣的嗎…?」

從月芽兒的懷裡,撲的掉下一本書。

他撿起來,是本「青蛙王子」。

「書上說,吻了青蛙就會變成王子。」她委屈了,「我想親了你就可以變回來嘛。」

沈默了一會兒,梅里鬆開月芽兒,然後把「青蛙王子」撕個粉碎。

「…那是我跟圖書館借的書!」月芽兒叫。

「我去燒了那家圖書館!」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