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八)

這次把梅里氣壞了,「妳再看這些蠢書會把腦子搞壞!妳不知道智商很低已經很可憐了,腦子再壞掉就成了白癡嗎?!」

月芽兒呆了好一會兒,才哭出來。「…你拐著彎子罵我笨!」

「罵妳還得想這麼久?妳到底有沒有把腦子帶出門啊?」

【Google★廣告贊助】

「我只是希望你恢復原狀啊!難道你不想嗎?」

「我不想。」梅里冷冷的說,「我對現況很滿意…如果能換個俐落點的主人當然是更好了!」

月芽兒睜圓了眼睛,「…為什麼?」

「小孩子問那麼多做啥?」梅里不想談,「妳再試驗那些莫名其妙的方法,就等著打屁股!」他折著指節,「我保證讓妳三天沒辦法坐。」

「…梅里老是欺負我,我是主人欸…人家也是為你好怎麼這樣…人家這麼大了還打屁股…」她小小聲的埋怨,卻安分的跟在梅里後面。

…她應該沒發現吧?梅里無力的扶著額頭。當太久的狼人,自制力變弱了嗎…?

從那天起,梅里對她分外兇惡,甚至不准她靠近半步,他也寧可睡地板不肯跟月芽兒一起睡。

但睡醒往往要從懷裡拖出一隻睡得迷迷糊糊的蘿莉實在令人無言。而且這笨小鬼為了溜到地板跟他睡患了重感冒。

看她燒得昏昏沈沈,梅里深深嘆了口氣。想他可是通過史詩測驗的王牌獵人,夜精靈獵人中第一把高手,居然淪落到成為保姆。

還會對個十五六歲的小鬼起生理反應。

他真想推窗大叫。

但他只是無言的換了把毛巾,覆在月芽兒的頭上。

「…我還記得哦。」燒得臉孔通紅的月芽兒淡淡的笑,「我小的時候發燒,爸媽都在我身邊。」

…她在這世界上沒有親人,內向到沒有朋友。她擁有的,不過是她的寵物。

就是我。

他側躺在她旁邊,支著手肘撐著臉,「…好啦。我在這。」

她靠梅里近一點,露出一個滿足安心的笑,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纖細的覆在臉孔上。撥了撥她額前的髮,梅里輕輕拍著她,哼著獵歌。

在單純低沈的歌聲,她漸漸睡熟。

***

感冒好了以後,梅里沒那麼兇了,月芽兒也沒那麼黏了。或許他們找到一個比較理想的位置可以相處。

月芽兒一天天的長大,梅里雖然常常被她的呆弄得又好笑又好氣,但也像是欣賞一株含苞的玫瑰般,看她漸漸舒卷甜美的芳香。

他有種為父兄的淡淡驕傲,和越來越深的保護欲。比較簡單的任務,他會以狼姿成為她的坦克,比較困難的,就等入夜後,化為狼人幫她解決。

在他多年的努力教導下,雖然月芽兒還是不會風箏,但她終於可以不破冰,並且補冰,還能夠抓好假死的時機。天知道這是罵到嗓子快出血,幾乎中風才得來的偉大成就。

時間也過去了兩年。月芽兒終於得到師傅的認可,可以穿越黑暗之門繼續試煉。

就在十七歲那年,月芽兒帶著梅里穿越黑暗之門,來到了舊稱德拉諾的外域。

來到外域對月芽兒來說是非常新鮮的體驗。跟地廣人稀的艾澤拉斯相比,吸引了廣大冒險者的外域簡直是人聲鼎沸,來往摩肩擦踵。

在外域,有些發出來的任務單是團體任務,有的是地下城。他們和人群接觸的機會就變多了。

對梅里來說,這真是糟糕中的糟糕。

相較於兩年前那個還有嬰兒肥會吸引怪叔叔的月芽兒,現在的她正處於剛脫離孩童成為少女的模樣。還帶著稚嫩的氣息,卻有種明朗溫柔的芬芳。

現在她會吸引來的不只是怪叔叔了,還有些血氣方剛的少年郎。更糟糕的是,這死小鬼開始看愛情小說,滿腦子羅曼蒂克。

他有種內憂外患的感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