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九)

帶著巨大銀狼的嬌小羅莉獵人是很引人注目的。雖然她技巧很差,容易慌張,但頻頻受到組隊邀請。

月芽兒當然很高興,但梅里卻扁眼。這群死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只能自棄的嘆息,默默的跟在後面。在外人面前,他幾乎不開口。

【Google★廣告贊助】

畢竟會說話的狼很罕見,自從被兩隻不死族的瘋狂術士追捕想抓去解剖後,他現在聰明很多,能不講話就別講話了。當然也不太有人知道他狼人的身分,偶爾撞見,月芽兒都會說,梅里是她堂哥,興趣是cosplay狼人,居然大家都相信。

…我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怪癖?無力歸無力,他也沒說破。

只是看到這群笨到不會坦、不會補、不會控場的三不會小朋友,他的無力感總是破表。

有幾次地下城軍事任務,是他這位威風凜凜的白狼先生下去坦的,戰士樂得在後面戳…他已經放棄掙扎了。

「小月,妳的狗坦得真好欸!」這些天真的小朋友會這樣誇獎。

…誰是狗?要不要我咬你幾口讓你體驗一下狼牙和狗牙的鋒利度?

「是狼啦。」月芽兒硬著頭皮回答,對著目露兇光的梅里又打躬又作揖。

這些無知和白癡還可以忍受。更難忍受的是,其他隊友往往是四個男生。其他種族還含蓄些,人類可不得了了。

梅里真的很懷疑,是不是有什麼「肉麻話大全」、「第一次耍噁心就上手」的暢銷書可供參考。為什麼這些人類男生說起來流利無比,完全不會有反胃之虞。

比方說,今天就有個年輕人類法師含情脈脈問月芽兒,「妳早上起來,不會覺得腿很酸嗎?」

「…沒有啊?」月芽兒一臉茫然。

「因為妳在我心裡跑來跑去跑了一夜呢。」

…垃圾桶在哪?洗手間在哪?他真的要把午餐都吐出來了。

但月芽兒只是哈哈大笑,卻一點反胃的樣子都沒有。他感到很悶。更悶的是,十分鐘後,月芽兒去買箭,這位多情的法師大人對另一個人類女孩說了同樣的話。

…他的心裡應該可以開運動大會了,一大群女孩跑來跑去。

反正,他可以裝著沒看見,管他開運動會還是競技場,說幾句噁心話不痛不癢,又不會少塊肉。

但要染指他的月芽兒,那就另當別論了。這傢伙居然約月芽兒去城垛賞月。抬頭看不會喔?為什麼要去那種人跡罕至、喊救命也聽不見的地方?

「妳不准去。」梅里蠻橫的說,一點商量的餘地也沒有。

本來沒打算要去的月芽兒不高興了,「為什麼不准?我又不是小孩子!」

…這個年紀是不是會有反抗期?梅里勉強將語氣和緩下來,「因為他不懷好心眼。」

「每個男人在你眼中都馬不懷好心眼。」月芽兒倔強的將頭一扭,「我長大了,自己會處理,你管我?」

啊啦…還真的反抗期欸。「因為每個男人都不懷好心眼。」他試圖講理。

「不要侮辱我的朋友喔,警告你喔!」月芽兒大聲起來,「你幹嘛一直把我當成小孩子?我十七歲了!」

「等你一百七十歲再告訴我你不是小孩子。」梅里也火了,「十七歲?哈!」

他們一路爭吵到旅館,進了房門還在吵。

吵到最後,梅里變身為人形,怒氣十足的吼,「坐下!」

月芽兒被他的大聲量嚇得跳起來,旋即端正跪坐好。「呃…你沒穿衣服。」

「教不會?妳在看哪啊?我又不是德魯伊,變身後還穿著衣服?」他拖了件衣服穿上,端正跪坐在她面前。

仔細想想,這小鬼沒在家鄉好好受到教導,所以什麼都不懂。人計處的和獵人師傅都以為她一百五十歲,讓她十五歲就出去流浪,結果什麼都沒學到。

這個重責大任,就得由他這個監護人兼寵物擔當。

「月芽兒,我不是不讓妳去約會。」他神情凝重,「雖然對妳的年紀來說小了點…」

「反正你只把我當成小孩子…」她喃喃的抱怨。

「別插嘴!」梅里嚴厲的說,「這是很嚴肅的事情。因為妳什麼都不懂!身為妳的長輩,一定要跟妳好好談談。

「妳太小就離家鄉了,不然會有導師或親戚教導妳。我們是夜精靈,跟人類是不同的。人類是匆匆忙忙的種族,終生都為了追求過程的歡愉而活,但我們不是。我們夜精靈生命漫長,卻只會有一個到兩個孩子,對我們來說,這非常珍貴。所以要花很多時間去認識了解對方,確定愛上了他,然後得到兩個家族的祝福…」

梅里的聲音漸漸的低下來,隱隱含著莫名的傷痛。觸及月芽兒關懷疑惑的眼神,他一凜,趕緊將往事踢開。

「…這是嚴肅而莊嚴的神聖事業,從互相傾心到生兒育女都是。這是大部分的夜精靈遵循的本能和傳統,我不否認有些夜精靈跟人類相同追求歡愉,或許妳長大也會如此。我並不是說這樣不對…而是妳要長大到能自己判斷,並且誠實,我對這樣的行為雖然不苟同,但也會尊重妳。」

看著眼前端坐著,認真聽他說話的月芽兒,觸動了他一絲溫柔,聲音不由得溫和下來。「妳喜歡約妳的人孩男孩嗎?」

「…不討厭,但沒有喜歡。」

梅里靜了會兒,「小月,人類和我們想法不同。他們活得匆匆忙忙,壽算短促。但他們繁衍容易,所以不把生育和忠貞當一回事。妳要先了解這點…我們、我們夜精靈大半不能。我們難以動情,真的愛上了就是一生一世…不喜歡卻能貪一夜之歡真的很奇怪…我希望妳先了解這些…」

月芽兒靜靜的聽,專注的。梅里溫柔的聲音和對夜精靈的描述,讓她想到風吹過月井時的輕唱。這個時候,她感覺到自己是個夜精靈,梅里說得這些,她都非常非常認同,並且仔細思考過。

在這兩年之間。

現在的梅里正面對著窗戶跪坐著,所以他的瞳孔,倒映著兩個小小的月亮。狼耳、狼尾,身材矯健修長的男人,卻擁有很優美的脣形。

在她意識到之前,她傾向前,高跪著,用唇碰了碰梅里。但因為不知道怎麼做,所以她舔了舔梅里。

梅里的聲音停下來,他動也不動,面無表情的看著月芽兒。她被看得心慌,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我、我已經十七歲了喔。」她有些緊張的後退一點,「你不可以打我屁股。」

真該死。梅里模模糊糊的想。今天是滿月,狼的本性最高漲的一天。

等月芽兒緊張的舔了舔自己的唇,他似乎聽到理智繃的一聲斷線了。

低低的發出一聲狼嚎,他撲倒了他所監護的蘿莉。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