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一)

「這是一個關於主人和寵物的溫馨(?)小故事。

但主從地位恐怕不是那麼的固定。」

月芽兒啃著筆,覺得這個開頭看起來很有十八禁的味道,想要參加阿達歐萌派文學獎似乎沒什麼希望。

【Google★廣告贊助】

她往後一躺,深深的嘆了口氣。這個似乎很十八禁的開頭,卻是她的血淚控訴。提心弔膽的朝後看,她的「寵物」梅里睡得很熟,偶爾會動動耳朵,看起來沒發現她在幹嘛。

真的被發現就毀了。

一切的災難,都是從梣谷開始的。這讓她好一陣子只要想到梣谷就會臉色大變。

遙想當年,她還是個丁丁小獵。

(當然現在還是丁丁,只是從小獵變成大獵,但笨手笨腳始終如一)

當年還是少女的她,滿懷信心的到了梣谷。但你知道夜精靈的地盤的,號稱「千迴百轉亦不悔,常使路痴淚滿襟」。她這個天生三殘人士外加路痴,真的常常哭著找不到路,等找到了已經升上好幾級了。

就在某天,她還在找那個該死的月井在哪,她看到一隻很大很大的狼。

那隻狼骨架雖大,卻瘦得肋骨跑出來,正在虎視眈眈的看著她。本來想繞道而行…但剛剛她在旅館那邊,又手殘的把小豬牽進獸欄,卻忘記牽出她的小熊。

看起來這隻狼也快餓死了,不如把牠抓了餵一餵,叫牠暫時頂一頂,她有隻大狼可以幫她坦怪,大狼也不至於餓死。身為一個愛好動物的獵人,看起來是兩全其美的好主意。

她笨手笨腳的對著大狼放愛心,原以為大狼會衝過來咬她…沒想到,牠只是微偏著頭,不是很有耐性的看著她。倒是月芽兒自己笨手笨腳的中斷了幾次施法。

等她手忙腳亂的抓到那隻大狼,那隻大狼已經打起瞌睡了。

「我還真沒見過這麼笨的獵人哪。」

唔?月芽兒四下張望,卻看不到半個人影。

「妳該不會第一次抓寵吧?還是之前的寵都可憐妳才跟妳的?」

…有鬼嗎?月芽兒抱著自己的弓,臉孔蒼白的後退。為什麼只聽到聲音卻沒看到人?她很怕鬼的。

「抓了寵妳不餵還在等什麼啊?!」看不到人影的「鬼」暴吼,「妳想把老子餓死啊?!」

她哇呀一聲大叫,轉頭就跑,卻馬上被撲倒。正嚇得差點昏倒,卻看到撲倒她的是那隻雪白的大狼。牠毫不客氣的拱開月芽兒的背包,拖出裡面的肉開始吃,一面抱怨,「妳到底有沒有練烹飪啊?嚼嚼嚼…不會煮飯還叫做女人嗎?嚼嚼嚼…生肉很難吃欸!嚼嚼嚼…」

…我剛抓的寵物會說話!

她兩眼一翻,馬上暈了過去。

大狼看了她半天,「假死也沒用的。喂,妳真的是獵人嗎?膽子沒有老鼠大當什麼獵人?喂~我還有點餓,我要吃啊!難道妳要我吃掉妳嗎?喂~」

***

我一定是在做夢對吧?月芽兒甦醒過來,無神的瞪著碧藍的天空。

一定是迷路迷太久,她中暑了。所以才會有幻聽跟幻覺,只要適時的補充水分就會好了…

她坐起來,一張大特寫的狼臉在她面前,讓她淒慘的尖叫起來。

「…妳知不知道老子聽覺很敏感?」那隻狼又跳又叫,「妳想吼聾我呀?!」

…這隻狼真的會說話!

快丟掉快丟掉…但她發現居然丟不掉牠。

「想丟掉我?」大狼冷笑兩聲,「沒門兒!妳決定抓我的時候,就中了咀咒了。」

「…什麼咀咒?」她的聲音顫抖,幾乎掉下眼淚。

「『為寵物鞠躬盡瘁』的咀咒。」大狼很嚴肅的說。

「真的嗎?」她大驚。

「騙妳的。」

「…………」她一弓射殺這隻王八蛋來不來得及?

「握手!」大狼嚴厲的喊,讓她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伸出手跟大狼的前足交握,「不錯,很服從命令。」

…不是這樣的吧?「喂,我是獵人欸!你是我抓的寵…」

「小細節不用計較了。」大狼伸了懶腰。「走吧,打獵去,我還好餓。」

「…等等!應該是你聽我的,為什麼變成我聽你的?喂!」

「請叫我梅里先生。」大狼頭也不回,「機靈點,走這麼慢!」

「我叫月芽兒…」她加緊腳步跟上去。

這情形似乎有些奇怪…但容易緊張的她沒有多想。

等她發現的時候,主人的地位早就淪落到地平線以下了。


這是寫娛樂放輕鬆的小說…剛完稿歡呼!但為什麼我又爬回來挖坑呢…
※啾仔註:這時蝴蝶歿世錄II剛寫完,人狼記突然又冒出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