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 第二章(一)

第二章 遇難呈祥 陳恩公羞說己身名

依舊騎著蒼青大健騾,但是無雙把白披風施捨給路邊的乞丐。實在她不想到了客棧就在洗那件白披風。說到這裡,她不得不佩服那位女俠的恆心和耐性。白披風多不禁髒,路上風塵無須說,跟別人動手拼生死總不可能還顧得到衣潔裙白。要這麼光鮮亮麗,纖塵不染的出場,私底下不知道是不是洗衣服洗到深夜。

旅行就夠累的了,她不想每天都洗衣服洗到三更半夜。

話說她離了少林寺,大師們對這個純樸有鄉姑氣的爽颯姑娘頗有好感,臨行前塞了一堆乾糧點心路上吃;她留在少林寺近半月,每天都有大師偷偷招手叫她,這個偷教一路拳譜,那個偷傳一套刀法。

少林弟子多半帶藝入門,務求武藝上的精進。當然啦,少林絕學不可相傳,但是投身少林之前的舊武藝總沒這問題吧?甚至寺裡專管醫藥的大師傳了她套開鎖絕活,順便把一本厚厚的毒經送給了她。

「……啊?」開鎖只需要巧勁,這倒是一點都難不倒她。不過這本百毒經是怎麼回事?!

「貧僧入少林前的營生,就不消問了。」這個宛如彌勒佛的大和尚有些感傷,「入了少林,之前種種宛如前生死,幾乎都讓我毀乾淨了。這本百毒經卻怎麼也捨不得毀去,給了妳倒好。不是要妳去造毒害人……瞧妳也不是這樣歹毒的姑娘家,而是給妳瞧了,知道怎麼防範解毒。江湖險惡,妳一個姑娘家,萬般要小心……」

若是他女兒沒被仇家所殺,該有無雙這麼大了--說不定也和無雙一樣可愛聰明。當初若聽老婆的話,放下恩怨,回老家種地,老婆大概陪著他一起老,女兒也還在身邊。

如今家破人亡,遁入空門,實在是咎由自取。

「江湖是很危險的,功夫再高也不中用。」他殷殷囑咐著,「找得到妳哥固然好,找不到就快些回去。再也沒有什麼比平安生活更好的了。」

無雙很感激的朝著他磕頭,慎重的送了他一個親手作的荷包,讓他啼笑皆非。但這荷包……繡著有些俗艷卻精緻的「花開富貴」。

女兒若還活著,說不定也作著這樣細緻的女紅,種地的他,說不定還會拿著荷包四處誇耀女兒的好手藝呢……他的眼眶不禁紅了起來。

各懷著感傷的心思,看著嬌小的無雙揮了揮手,獨自走出山門。

「掌門師兄,」掌管醫藥的大師吞吞吐吐,「無雙姑娘幫了咱們這麼大的忙,我們是不是該派個人護送她?這江湖……」

「她不願意。」少林掌門笑了笑,有些鬱鬱的,「不過我給了她『少林令』,一路上的豪傑,應當會賣我們少林寺一個面子吧。」

大師吃了一驚,旋即放下了心。想來把她當自己子女看的,也不只他一個而已。

「釋嚴,」掌門大師問了,「可查到毒藥的來源?」

「是。」掌管醫藥的釋嚴大師恭恭敬敬的回答,「應是淮幫的軍師鐵扇書生善使的『蝕骨軟筋散』。」

「慈惠,淮幫可有回音?」掌門大師又淡淡的問。

「啟稟掌門師伯,」慈惠躬身,「淮幫幫主將來少林致歉,並且辯陳鐵扇書生棄職逃逸已久,他將力擒上門請罪。」

「呵,斷尾求生?」掌門大師笑了笑,「遣弟子下山拿了鐵扇書生和慈佑。不然他們倆人小命不保。」

他環顧這群少林弟子,突然有些感慨。論武功的確少有敵手,論機智……

很遺憾,非常遺憾。為什麼無雙是姑娘呢?他深深的感到後繼無人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