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一部(二)

如蠶聲沙沙的竊竊私語沒有停止過,但是我相信,那只是精神衰弱。用理性就知道了,牆那邊根本沒人,除了精神衰弱,還能是什麼?

我早晚會去看醫生,但我手下的這本稿子出了點狀況,我還在思考怎麼解決這些不合理,我現在沒有空,最少不能被大夫抓去住院。

【Google★廣告贊助】

發冷發燒的感冒還是沒有完全痊癒,醫生告訴我,這波的流行性感冒要拖上一段時間,我相信了。甚至…我很不好意思的承認,我仔細的觀察自己生病時的種種感受,包括精神衰弱。這些都是寫作的好材料,我不能夠放過。

漸漸的,我養成去頂樓吃早餐的習慣(別人的午餐,呵呵),在日正當中時,我會覺得舒服一點,暖暖的太陽像是可以晒進我發霉的靈魂,很溫柔。

我吃完了三明治,那個塑膠袋突然一飛,我想要抓住。亂丟紙屑不太好吧?我在護欄旁邊抓到它。突然覺得肩膀上什麼東西一滑…

坦白說,我突然看到的時候,還沒辦法分辨那是什麼抓著我的手。直到我被往下一拖,我才正確的看清楚。

因為破破爛爛的衣袖下面,一顆爛西瓜似的腦袋抬頭望著我,大概是嘴巴的地方裂到耳根,幾根很長的頭髮稀稀疏疏的黏在頭皮上,兩個眼窩爛到眼珠都掛不住,掉了出來。

「下來…下來…」她的聲音真的很難聽,像是指甲刮著玻璃。

怕不怕呢?我是個人,當然是嚇個半死。但是你不要忘記,我是個熱愛寫作的作家。我勉強用力撐住,仔細的觀察她的長相,甚至她有幾顆牙都數清楚了。

在這種要命的時候,我腦子裡轉著的除了害怕,居然還盤算著要將她寫進哪本小說,要怎麼描寫她,讓她在那個場景跑出來…

「下來!」她的尖叫非常淒慘,幾乎要把我的耳膜震破了。

「我不要!」我把她看清楚了,用力的把自己的手拔回來,「我還要寫小說呢!」

但是她的力氣這麼大,我急出滿身的汗。我不要死,我還要寫小說呢,我還有那麼多小說要寫…我想起讀者喜歡開的玩笑,別鬧了,我不要被燒催稿單。那些無良的傢伙一定會燒成打的催稿單給我,活著償還稿債就很慘了,死了還要收催稿單,有沒有那麼倒楣?有沒有?

更何況死亡不是一切的結束,你看那個爛兮兮的女鬼就知道了!

不知道從哪兒跑來一團白白的光亮,那個女鬼讓這光亮穿過去,就哀叫著消失了。

用力過猛的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發愣,手臂上有著烏黑的爪痕。

發了一會兒的呆,我跳起來,趕著跑回自己房間。雖然我頭發昏,太陽穴一陣陣的痛,但是我想到那個糾纏不清的小說該怎麼發展了,就算痛死也要先寫出來。

好不容易敲完鍵盤,我的手機響了。

「弟弟呀,我是媽媽…」媽媽在電話那頭哭了起來,「你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好好睡呀?」

我吃了一驚,雖然給過媽媽電話號碼,但是媽媽是文盲,阿拉伯數字一個也不認識,真不知道她為了撥這個電話花了多少時間。

「媽…」吃了這麼多苦頭,我強忍住眼淚不掉下來。

「你爸爸不讓我打電話給你,他還在氣你呢。」媽媽喘了一下,「你要照顧自己,台北壞人多…」

「我知道。」哽咽了一下,狠狠地在肩膀上擦去眼淚。

「媽媽不認識字,你的書都看不懂。」媽媽還在哭,「但是你同學說,你寫的很好看。以後說給媽媽聽好嗎?」

「好…」

「弟弟啊,媽媽真捨不得你。」媽媽越哭越傷心,「你爸爸牛,你也牛。我也不知道寫囡仔冊好不好,沒看到你心肝都要掉了。我好想去看你,好想去照顧你啊…」

「媽,我去接妳來台北!」雖然我賺的錢不多,但是要養活我們母子是沒問題的。

「別傻了,你爸爸哪有可能給我來。」媽媽啜泣,「媽媽的心都跟你一起的,知道嗎?弟弟呀…」

掛了電話,我摀著臉,淚水還是不斷的流下來。從來沒有這麼想念過媽媽…她是溫順的傳統婦女,爸爸就是她的天。不知道為什麼,離家這麼久,我第一次這樣想念她。

很可能是我病得太久,今天又受到很大的驚嚇,所以才想念起她吧?

等我平靜一點,我把思念母親的心情寫進備忘裡。我的確無可救藥,而且根本不像個人。再怎麼憂傷痛苦,我都會化為文字,設法融入小說中。然後就像是封印了這種情緒,不再難過。

為了寫作,我真的失去許多許多。也說不定為了寫作,我早就喪失了人的心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