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一部(四)

啖食母親的屍身,是很大的罪孽。罪孽大到陰曹地府不能不管。但是在神智昏亂的時候,陰差找不到罪魂。

直到罪魂清醒,陰差才找到了路,來到這個雪白而陰森的小房間。

「啖食母親屍身的罪魂是哪一個?」陰差的聲音宛如雷鳴,「速速隨我前往!」我停住。就如我說的故事一樣,陰差來到這個陰森的雪白房間,如雷的問了同樣的話。

【Google★廣告贊助】

我微笑著,指著還趴在我懷裡的女鬼,「就是她。」

「然後,」我越來越開心,朗聲笑出來,「陰差將妳帶走了。」

錯愕的女鬼被陰差一把抓住,慘叫著消失在虛空。但是她慘叫著的是,「我還想知道後面!後面怎麼樣了~別抓我,別抓我~我要知道後面怎麼了…」

我不斷的笑,越笑越大聲,完全符合我現在的身分,一個瘋子。雖然我笑到最後掉下眼淚,甚至嗚咽了起來,我還是停不住我的笑。

媽媽,對不起。妳重病在床想念的還是我,但是我的心裡,只有寫小說而已。甚至現在,我都盤算著要怎麼把喪母之痛和瘋狂時的苦楚,寫進小說裡。

遠在女鬼附身之前,我就已經瘋了。

終身背負的罪孽,怎麼懲罰也懲罰不完。

我早就已經瘋了。

我不斷的流淚,但是我還在笑。若我真的感到痛苦,那是因為…我居然不為母親過世而痛苦。

身為人的我已經消失,只剩下姚夜書。

***

「夜書啊,醫生說你的情況很有進步,要讓你出院。」我的編輯來探望我,小心翼翼的,「你就當作是重感冒,別想太多。你的書現在銷售量很好呢,你終於轉運啦,過去就當作是惡夢吧。老闆說,他會幫你打理住處,只要你好好寫…」

「我寫,但是我不要出院。」我咯咯的笑,「這裡幽靜。」

編輯有點為難。但是我想,挖墳吃屍體造成絕大轟動的詭異小說作家,應該是棵閃亮亮的搖錢樹。他不會放棄我,老闆也不會。

他們都中了我的毒,小說的毒。

像是屍毒一般黏膩噁心,卻難以治癒。

我不知道他們怎麼辦到的,我當然也不知道老闆花了多少錢。我在醫院裡有了一部筆記型電腦,甚至有條網路線,還有個個人房。

我繼續寫故事。不只寫給人類看,也寫給鬼魅、妖怪,還有一些我弄不清楚種類的眾生看。

當我寫得很歡暢的時候,我會在房間裡發出笑聲。

據毛骨悚然的護士說,很像鬼的哭聲。

我想也是。

(第一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