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三)

不過胡老爹搞得鬼還滿有效的,真令人意外。

鐵鍊聲在醫院焦躁的拖動,轉來轉去就轉不到我這兒。後來我才知道醫院裡頭眾鬼團結一致,眾手遮天,把那個來拘魂的陰差氣壞了。

那個陰差連城隍都沒告,直接去找角頭土地告誦了。當然地基主絞著手指挨了一頓官腔。

【Google★廣告贊助】

起初我不知道她幹嘛讓我燒化一本書給她,她在我電腦邊看不夠?

沒想到這小妮子扯了一頁當伴手送給老土地,結果土地公公看完那頁,著魔似的逼著地基主交出整本…然後跟她要了我整套的書,說,化給他的話,他就閉關修煉去。

只是誰也不知道他閉什麼關修些什麼了。

她得意洋洋的回報,到處找著我堆了一箱又一箱的書,又催我快去燒化了給土地…我真的狂笑很久。

據說呢,陰差去找老土地碰了個軟釘子。人家閉關修煉,好去拖出來?氣得直跳的陰差乾脆一狀告到城隍廟,哪知道人小鬼大的地基主早早去送禮了,他老人家收了我的書,居然裝聾作啞,要陰差加把勁兒。

我真的會活活笑死。我還以為用錢可以打點,沒想到我寫的書也可以。這算是搞笑版的官場現形記麼?

那個倒楣的陰差在醫院轉了七天,灰頭土臉的帶走了名單上的人,就缺了我。回去有沒有挨板子,這我就不知道了。

***

「奇怪,奇怪…」地基主神色有異的走回來。我埋首打字,沒時間理睬她。她也是發著呆,乖乖的坐在我桌邊沒講話。

等我打了個段落,停手喝水,她還在發呆。

「怎了?」今天初二,屬地基主的陰將都去城隍那兒謝賞。她吃了酒菜回來,做什麼魂不守舍?

「今天呢,城隍爺爺招我去說話。」她眼神透著古怪害怕,「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要書沒有。」我哪來那麼多出版書?「若要稿子,我印出來化給他就是了,有什麼關係?」

「這不打緊,他不耐煩我手腳慢,自己去弄了部電腦。」她漫不經心的回答,「城隍爺爺問我你身體怎麼樣,還問我你小時候的事情。你不跟我說過,你小時候見過陰差?」

我點了點頭。有時候被催故事煩了,我會說些小故事給他們聽。

「他跟我說,叫你好好把這件事情放心裡琢磨。也讓我們別再搞鬼,讓陰差來。」她的眼神透著害怕,「說事情鬧太大,陸判官不會饒我們。」

陸判官?不是閻王?我覺得似乎有些什麼頭緒,但是又還理不出來。

「他還說了什麼呢?」我知道城隍是在暗示我什麼,但是我需要更多的資料。

「沒了呀…」她困惑,「哦,他後來就跟其他官員閒談,講現在的新規矩。陰差不能跟人交談,也就只能講制式的幾句話兒。說是嚴防舞弊什麼的,我也沒聽懂。」

「他沒讓妳退下嗎?」我有點訝異。哪怕已經是民主時代,二十一世紀了,陰府的體制還是嚴得緊,看神格說話的。地基主算榮譽職,勉強掛個「神」名兒,其實也跟鬼魅差不多。

「呃?」她愣了一下,也對呢,奇怪的緊。城隍爺爺和其他神官神將說話,她一個低微的地基主哪有聽的份?「沒呢,古怪。」

我琢磨了一下。笑了起來。

「幫我謝謝城隍爺。」我將原本進行的故事先暫停,開了新檔案,「我寫個極短篇謝他。跟他說我明白了,也讓胡老爹來解了這兒的鬼畫符吧。」

「…你在說什麼呀?」張了一會兒的嘴,她叫了起來。

「我說,陰差再來別攔著。」我啪啦啦的打字,「讓他來。」

醫院這幾天亂成一團,到處有人喊著見鬼。我知道是那些厲鬼兒心裡生氣,到處惹亂,卻不想去安撫他們。

地基主垂頭喪氣,像是守喪似的守著我,真是又氣又好笑。

但我也沒說什麼,照樣過我的日子。連鐵鍊聲拖進我房間,她埋首啜泣,我也沒抬一抬眉毛。

「沈印生!速速隨我前往!」如雷的吆喝在我小小的陰暗房間響起。

這是我第三次見到陰差。兒時一次,被女鬼纏的時候一次,這是第三次。他沒像傳說中帶著高高的帽子,一身的黑,倒有幾分瀟灑的感覺。拖著鐵鍊,拿著一個令牌。現在我知道那不是扇子了。

心平氣和的看著他,我說,「陸判官要拘我去專門替他寫小說麼?」

原本煞氣十足的臉,嘩然的比雪白還白,倒退了兩步。哎呀,我猜對了嗎?忍不住咯咯笑了出來。

城隍爺,真是謝你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