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楔子

其實,我並不叫這名字,甚至我不姓姚。

姚夜書是我的筆名,而需要筆名的,也就只有靠寫東西維生的人。

是的,我是小說家,當然你沒聽過我的名字。因為我是個三流小說家,還是半紅不黑、銷售量一直沒有長進的那種。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事實讓我的編輯、出版社,甚至我自己都很難接受。我擁有自己的部落格,在作家族群裡頭自稱作家的人成千成百,但我一直都高居點閱率第一。我的讀者非常多,海內外都有,但是我的出版數字非常淒慘。

編輯也不懂,他堅持我的作品很好,但是銷售數字能這麼糟糕,算是一種奇蹟。

因為出版社老闆也喜歡我的作品,所以就算銷售數字奇慘無比,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幫我出書,也才讓我能有碗飯可以吃。

當然有人推測我因此感到懷才不遇,鬱鬱寡歡,才會發生那些事情。

但是我很認真、也很誠摯的告訴你,我對這些並沒有什麼不滿。甚至我可以告訴你,這樣的結果是應該的。

我是個波瀾不驚的人,從小到大都過得很平凡。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是書裡頭讀到的,複製過後的情緒消化得多完整,能感動人的部份畢竟很有限。

被我吸引來的讀者,自然只是純粹的被我的才氣所吸引,但是才氣並不是一個偉大作家的唯一要素。

我太正常,太平凡了。網路上的要求低,我才能夠有片天空。不然那些充滿愛、希望與勇氣的作品,年紀大一點的孩子就會馬上拋棄了。

當然,我的讀者很多,甚至會互相爭風吃醋。我甚至有過一個讀者當我的女朋友,即使時間很短,卻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交女朋友。

分手不為什麼,只是很偶爾的讓我發現她的炫耀文。拿我當名牌包包還是鞋子一樣炫耀,有網友諷刺她只是為了我的名氣才當我的女朋友,她很乾脆大方的承認了。

我的確是個宅男,長得其貌不揚,而且有點胖,走在路上沒有人會看我一眼。但即使是宅男,我也有自尊,甚至有種精神上的絕對潔癖。

很乾脆的,我和她分手了。我知道她又哭又鬧,到處說我負心。但是她也只能說我負心,因為她爬到我的床上時,我並沒有碰她。她會哭鬧,只是為了面子掛不住。

我沈默了,不再和任何讀者有交流。我覺得讀者是種奇怪、可愛卻也可怕的生物。說不定在黑暗螢幕另一頭的是個變態呢,他們能夠這樣掏心掏肺的愛著一個陌生人。

更讓我心冷的是,比我寫得更爛的作家,也擁有這樣火熱的崇拜。

只要會敲鍵盤就有崇拜者,我的心涼得要結冰了。

所以我沈默的寫小說,沈默的當我默默無名的小作家,沈默的封閉自己。我漸漸的越來越像個修士,安靜的蝸居在租來的住處。

只是人生總有種種變化。我也沒有想到,這樣的變化,會出現在我身上,甚至變成現在的我。

第一個變化是,住了好幾年的房子,被房東收回去了。

第二個變化是…

我遇到了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