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一章(五)

鍾靈,是個混血兒。她的外婆來自南美洲,是個真正的希瓦羅族巫女。她祕密的傳承給鍾靈,這個不完全的飛頭妖。

這是她外婆也不知道的祕密,說不定鍾靈自己也不明白。她潛意識有飛頭的慾望,但她卻缺乏能夠飛頭的體質。但因為她是飛頭妖,所以巫術對她來說輕而易舉,她最後還進入了一個專門管理裡世界的大機構「紅十字會」,成績似乎斐然。

【Google★廣告贊助】

但她無法解釋,為什麼她擁有一種黑暗的渴望。她對男人冷淡,也不重視華衣麗妝,聲望和名譽對她來說都是浮雲。

唯一讓她興奮的,只有斬首的畫或影片。當頭顱飛起來的那一刻,她會感到無比興奮,發出自己也感到陌生的呻吟。

她成了很優秀的狩魔獵人,說不定還過度的優秀。但這些妖怪的首級只能讓她興奮幾秒,她真正渴望的是人類的頭顱。

在理智和暗黑渴望中,她苦苦掙扎。最後她不能遏止的偷了醫院的屍體,將頭顱砍下來。

她的行為被發現,然後被紅十字會開除了。

對於自己的行為,她也感到不解和羞愧,但她無法壓抑這種渴望。直到她看到飛頭妖那天,她才明白過來。

她真正想要的不是別人的頭顱,而是她天生就擁有的飛頭渴望。她想飛,但她飛不起來。那些無恥的飛頭妖,卻可以大大方方的在燈光下飛舞頭顱。

因為羨慕而忌妒,因為忌妒而怨恨。她開始殺害飛頭妖,並且將他們製成乾縮人頭,在她的裙裾和脖子上飛舞。這讓她感到安慰,一種瘋狂而惡意的安慰。

他們不是人,對吧?所以殺死他們不用愧疚也不會有人追究,對吧?

直到她流浪到列姑射,欣喜若狂的發現一整個飛頭妖的聚落,卻差點讓干涉的死亡天使擊殺。

「他們是妖怪!又不是人!」奄奄一息的她破口大罵,「你身為天使卻庇護這些危險的妖怪!」

「他們是我的患者。我問診不問患者身分。」那個死亡天使推了推金邊眼鏡,「若說危險,小姐,妳比任何妖怪都危險。」

她逃走,以為自己會死去。但她意外捕食了一隻妖異,從那妖異的身上,得到一粒閃亮的微塵和控制大地的能力。

比以前強,更強。她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讓微塵和自己融合,潛伏回這裡。她靜靜的等待,用無比的耐性。

好不容易等待死亡天使離開,卻有個自不量力的人類阻止她。

那是一個叫做姚夜書的作家。在紅十字會,她就知道這個人,雖然被開除,她還是可以取得姚夜書的資料。

我才不會聽他的任何故事。她冷笑。不輕易殺人,是因為殺人很麻煩,不是因為殺不了他。

誰也別想阻止她處置飛頭妖。她飛不起來,其他人也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

這些就是我閱讀到的故事,她的人生。

我不懂她,就像不懂那些殺人魔。我沒有羨慕過任何人,所以我不懂。但如果,我是說,如果。

如果這樣狂愛寫作的我,有一天,再也寫不出來了。但別人都可以寫,宛如呼吸般寫作…只有我不行。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做。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發現我可以張開眼睛。眼皮和嘴唇的無形之線都消失了。我手上的捆綁也鬆弛,眼前是一片血泊。

鍾靈躺在地上,幾乎身首異處。她一定是不斷的砍著自己脖子,但沒有砍斷。半睜著眼睛,她還沒完全死去,但也無力維持咒術了。

「喂,鍾靈,我為妳說個故事。」雖然無形的線消失了,還是疼痛非常,每說一個字都會牽動傷口。「妳終於可以飛了。」

我為她說了個人類成妖的故事。她褪成雪白的唇彎了彎,目光渙散,呼出最後一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