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一章(六)

因為她控制大地的異能,所以我離醫院很遠,離都會公園倒是很近。

即使離都會公園很近,還是在荒郊野外。雖然雙手已經鬆綁,但我被埋得很緊,直到胸口。

我轉院之後似乎不斷的失蹤。我想醫護人員都受不了我了,我也受不了自己。之所以活埋了一個多禮拜沒死,我猜是鍾靈的微塵飄到我口裡的關係。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沒死,但非常狼狽。我眼皮和嘴唇的傷口都化膿了,蒼蠅不斷的繞著我嗡嗡的飛。天氣炎熱,鍾靈的屍體很快的腐敗,原本的花容月貌整個浮腫、滲出屍水。

我就這樣毫無辦法的瞪著鍾靈的屍體,偶爾短短的打個瞌睡。

奇怪,我應該可以看到鬼神或妖魔、人魂,最少也可以捎個信什麼的,偏偏我什麼都沒看到。百無聊賴,只有日漸腐敗的屍體陪著我,這實在不是什麼賞心悅目的景象。

但我真的太無聊了,講了一整個禮拜的故事,給死掉的鍾靈聽。

沒辦法,我想說故事,誰來聽都好。就算是具屍體,而且腐爛的厲害。不過經過這幾天的觀察,我大約可以將屍體類的故事寫得極好,誰能像我這麼近距離的實體觀察呢?

大損失之後總會有些小收穫的。

十天後,臉孔鐵青的楊大夫終於找到我了。他瞪著我,又瞪著湯湯水水的屍體。他到的時候,我剛好在說故事給鍾靈聽。

「等我說完吧。」我朝他點點頭,「你邊挖,我邊說。」

楊大夫好久不說也不動,我沒理他,繼續說我的故事。

後來他非常粗魯的、像是拔蘿蔔一樣把我拔出來。

「很痛欸。」我抱怨。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生氣。他氣得好幾天不跟我講話。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為什麼我被半埋在深山卻什麼眾生都看不到。鍾靈死是死了,卻想聽我繼續說故事。她又是個強大的巫女,死掉的怨氣弄得方圓十里內眾生走避。

結果弄到楊大夫也找不到我。

要不是我快掛點,她不會跑去楊大夫那兒顯靈,告訴他我在哪。

「…我不該隔絕這醫院所有的眾生。」他憤怒的拿下我病房門上的羽毛,「我總覺得你跟眾生混得太熟,早晚會出事,結果你這什麼都不會的凡人,還是去瞎攪和!你到底懂不懂分際?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底限?

「你差點讓鍾靈的死靈扣留了!總有一天,你會被眾生讀者吃個乾乾淨淨,你懂不懂?」

「或許。」我漫應著,一面努力把這些天收集來的資料打進電腦裡,「滿有可能的。」

他好一會兒不說話,我沒轉頭,所以不知道他的表情。

「夜書,你不要把別人的災難投射到自己身上。你永遠救不了過去的自己。」

我停止打字。所以說,神明真是些討厭的傢伙。

「那你呢?六翼天使?你難道沒有這樣?」我反刺他一下。

他的臉色難看起來,忿忿的摔門出去。

這個慈悲的死神,比人類還人類。

我看著窗前的晴天娃娃。鍾靈爛成那樣,只能就地火化了。但她頭髮倒還很完整。不顧楊大夫的反對,我將她的頭髮帶回來,做成一個奇怪的晴天娃娃,可以凝視著窗外。

這大概是她的心願吧。

終於可以飛了。

「千人的眼光注視我代替你幼稚的熱情, 千人的靈魂在釜中能燒出什麼樣的新奇。

邀我共舞前,請先準備好一千人份的首級。」

我喃喃著,用這電玩的主題曲,代替訃文。

窗外的飛頭妖無憂無慮的飛舞,捕食昆蟲。給妳吧,妳要的首級。妳可以一直注視著他們,同時妳也在飛。

「咯咯咯咯咯咯…」在暗夜裡,我笑了起來。

(第一章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