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二章(二)

一個死掉的女人,在棺材生下了孩子。

這件事情發生在五零年代的南古都,一時轟動,和當時引起莫大恐慌的殭尸並列為年度兩大奇聞。當新聞熱潮過去,大部分的人都漸漸淡忘,死去的殭尸已然安息,但活著的人卻不能劃下休止符。

最少那個誕生在棺材裡的嬰兒人生才剛開始。

【Google★廣告贊助】

這嬰兒的外觀一如凡人,但奇異之處卻要等到他學走路才會顯露出來。他的誕生令許多人恐怖,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如影隨形了他短短的一生。

他叫吳問之,是他們街坊唯一不怕這孩子的講經師父取的。當初吳父悲痛莫名,哀哀欲絕,也是這位講經師父將睜大眼睛看人,卻不哭泣的嬰兒抱出棺材。

問之的母親死於難產。這個棺材店的老闆娘過世,像是將年輕老闆的心魂都帶走了。他一下子失去妻子和將要出生的孩子,短短幾天就有老態。

但一個月後,他夢見死去的妻子說再也沒有奶水了,要他將兒子帶回去。

他像是發了瘋般,不顧鄉親的勸阻,拿了鐵鍬就去挖墳。他這一挖,就挖出了轟動鄉野的奇談,和他應死卻活生生的兒子。

那嬰孩躺在乾枯母親的懷裡,沒有哭,但也沒有笑。

這個幾乎不太哭笑的嬰兒招不到奶娘,是他年少卻出現白髮的爹,一瓢一瓢的餵米湯長大的。等他會走路,街坊鄰居更畏懼恐怖…

這小小孩子站起來,地上的影子淡到幾乎看不見。

有人說,這不是人的孩子,而是嬰兒讓「魔神仔」附身了。也有人說,那不是魔神仔,瞧那恐怖的影子…絕對是鬼。更有人說,他是天魔降世,還沒出娘胎,就勀死了母親。勀不死老爹,是因為這百年棺材店鎮住了,店主才能保平安。

種種斐短流長,不一而足。

但棺材店老闆沈默的將孩子帶大,這孩子也跟凡人沒什麼兩樣的長大、上學。街坊的孩子聽多了各式各樣的流言,更不敢跟他靠近。既沒有人和他玩在一起,連欺負他的人都沒有。

唯一敢跟他交談親近的只有兩個人:他的生父和第一個抱他、為他取名的講經師父。但年逾古稀的講經師父在他五歲時過世,還是有人交頭接耳的說…

是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孩子勀死的。當初就跟師父提過別太接近,老人家不聽就是不聽…嘖嘖…

這孩子也怪,在這種壓力甚大的流言中泰然自若,跟他老爹一樣沈默寡言,每天上學放學,雖然不算是聰穎過人,倒是很用功。老師對這奇怪的孩子也頗感不自在,但他既然這樣安分守己,也就刻意忽視他,好敉平心中那份不舒服。

但問之畢竟是個人類。不管他的出生多奇特,影子是濃是淡,他畢竟是個普通的孩子。他並不喜歡獨來獨往,他也有同儕認同的渴求。

但他沈默的老爹,只要求他要有骨氣。「別人不來就你,你也不用去就別人。當好你自己,日子久了,大家就明白你是個怎樣的人。至要緊的是當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

他很聽話。在沈默嚴肅的父親和和藹可親的講經師父雙重薰陶下,他的確是個正直的好孩子。他也將對「友情」的渴求,深深的壓抑在心底。

但他三年級那一年,轉來了一個小女生。這個小女生,卻讓他原本不平凡的人生選擇了更為奇特的方向。

***

那是個蒼白瘦弱的小女生,父親是沿街開車修紗窗紗門玻璃、賣掃把雜貨的小販。像這樣無根無砥,外縣市來的人家,通常都會受到一種輕微的排斥。這小女生功課不太好,運動神經也不太行,老師不太注意她,同學也不怎麼瞧得起她。

或許是同樣的排斥,或許是同樣的孤寂。說不上從什麼時候起,這個叫做林春琇的小女生,和問之親近起來。

這對旁人來說,不過是個童年玩伴,但對問之,春琇是他這輩子僅次於父親、最重要的人。

隨著老是逃債流浪的父親遊走四方的春琇,比同齡的孩子早熟許多,也見多識廣。所以問之神祕恐怖的誕生,她只是感興趣的問,「那你還記得媽媽怎麼餵你的嗎?」

問之第一次被人這樣直接的問,有幾分尷尬。「…誰會記得?」

「也是。」春琇遺憾的搖搖頭,「若還記得就好了…我也不記得媽媽的長相。」

或許為了她這份泰然自若,問之第一次放鬆下來,不為了神祕難解的身世而緊繃。他後來甚至告訴春琇,連父親都沒說過的祕密。

他看得到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