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二章(三)

身為一個「棺生子」,他的確生來擁有某些異能。

他能看到鬼魂,不管好或壞。身為棺材店的孩子,他對許多符咒、祓禊儀式、甚至收驚之類的民俗法術都有接觸。這不知道算是本能還是天賦,幾乎用看得就看會了。

鬼魂不知道是不是會畏懼這種奇怪的衝突,對他總是忌憚而躲避。

【Google★廣告贊助】

應死而活生生的人,跨越幽冥的棺生子,似乎天生就帶著勀鬼的天賦。

「…妳覺得我在說謊騙人嗎?」說完了祕密,問之頗感不安。

「你從來不說謊的。」春琇很堅定,「我相信你。」

他們堅定而單純的友情,維繫到小學畢業,一起上了國中,還是沒有什麼改變。但他們成了少年少女,都進入了青春期。原本蒼白瘦弱的春琇變得嬌美可愛,問之也長高許多。

國三這一年,在這個聯考還沒廢除的年代,他們一起用功,期勉可以一起考上高中。

但這一年的暑假,發生了幾件事。問之從來沒有上過他辛苦考上的省中。

上了國三,或許是因為青春期的旺盛,問之的能力突然大幅躍進。他不再只看到鬼,也看得到神。

最初是地基主,然後是土地公、城隍。這些神明大感訝異,裝作不知情,然後偷偷的回望他。

然後他撞見了籠罩死亡神威的陰差。

說是他撞見,不如說他被誤認。那陰差朝他肩膀一拍,「哪來的?你是哪個頭兒手下?怎麼派這麼生嫩的後生…」

他們倆驚愕的對望,陰差黝黑的臉漸漸透出紅暈,「…該死。好端端的活人,怎麼有陰差的氣?」

後來陰差知道他是棺生子,恍然大悟。「唷,這倒是很希罕。將來死了要不要到陰差衙門報到?你這骨格天賦,擺明了是當陰差的料。」

他覺得好笑。原本以為陰差都是些可怕的神明,沒想到卻這樣黑色幽默。

這個陰差九老哥又跟同僚說了這樣個奇特的孩子,來南都城出任務,多半會來找他扯淡幾句,意外的多了大票忘年之交,看他讀書辛苦,還有人提議幫他作弊。

雖然他婉拒了,但也覺得這票陰差大哥很是可愛。

他笑著跟春琇說了這件事情,春琇覺得很有趣,卻忍不住咳了兩聲。她上了國三以後,總是感冒不愈,一直輕咳。好不容易好了,然後又感冒。但看醫生花錢,她的賭鬼老爸連讓她上學吃飯都不太應付得上,她自己上藥房買藥都已經是太重的負擔了。

但畢竟年輕,她也沒留心,不過是輕微的咳嗽而已,國三功課重,她沒心思去想太多。或許是這樣專注,讓她的病情一直控制住,等高中聯考考完,一放鬆下來,她也病倒了。

等她被診斷出是閉鎖性肺結核,轉到府城醫院時,已經太遲。

這對問之是晴天霹靂。他和春琇相處六年,早就認她是親人。好不容易雙雙考上高中,都約好要半工半讀上大學了,熬過另一個六年,他們就可以獨立,春琇可以擺脫貧困,他可以離開這個令人尷尬的身世。

在這個時候,醫生卻說春琇快死了。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家,看到沈默的父親在抽煙。真奇怪,父親從來不在棺材店抽煙,他對工作向來謹慎,說滿是木材的環境,一點兒星火就可以釀成大災。

他開口正想詢問,卻聽到來家裡幫忙多年的林嫂幽怨的問,「…我肚裡的孩子怎麼辦?你倒是說個話呀。若你拿不定主意,我就把孩子拿掉…」

林嫂寡居多年,一直在他家幫忙的。

「我吳某人的孩子為什麼要拿掉!?」父親發怒了。「結婚不就好了?跟妳提那麼多次,妳就是不肯!現在倒問我怎麼辦,我才想問妳怎麼辦呢!」

「來這兒幫忙處理家務是一回事,住在這兒又是另一回事!」林嫂也揚高聲音,「我可不要跟個沒影的孩子住在一塊兒!」

「他是我兒子!」

「我肚子裡的就不是你的骨肉?」林嫂流淚了,「又不是要你拋棄他,可我就是怕!我怕他那雙發青光的眼睛!他也這麼大了,都要上高中了,難道不能自理生活?你又不是沒有其他房子,讓他過去住不就完了?我、我…我被他勀死沒關係,我肚裡的孩子呢?與其讓他勀死,不如拿掉乾淨!」

父親卻沒有答腔,只是悶悶的抽著煙。

我走不進家門。問之想著。我走不進去了。他躡手躡腳的,悄悄的離開。

我成了父親的尷尬和難處,而春琇躺在醫院裡昏迷,快要死了。

仰望無盡的星空。頭一回,他像個孩子一樣流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