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二章(一)

第二章 棺生子

「一個死掉的女人在棺材裡生下了孩子。」

我瞪著這行字發呆。這是我自己打在word上面的,但我居然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打這行字。

明明我該寫的功課不是這個,在纏綿快一整年的失蹤和傷病中,我的進度已經落後到不能再落後,編輯已經打過幾次電話要來我這兒上吊了。

【Google★廣告贊助】

「但我們這兒能上吊的地方已經客滿,你能不能選其他地方?」不堪其擾,我厭煩的說。

編輯放聲大哭給我聽。

我知道他壓力很大,但男子漢大丈夫,說哭就哭,成什麼體統,你又不是劉備。最後我受不了,答應他月底一定交稿。我打定主意,什麼閒事都絕對不要管了,專心寫完進度要緊。

所以我正屈在電腦前面拼命,忍耐著各式各樣死的活的讀者在我房間裡穿門踏戶。

我這才知道,當初我能過著清靜日子,訪客不會打擾我,是因為楊大夫在我身上放了個隔絕用的聖術,門首上懸著他的羽毛。但是鍾靈的事情讓他毅然決然的撤掉這些防護。

「我不可能二十四小時跟著你,你這麻煩製造者。」他的臉色很難看,「若是早晚會被讀者吞吃了,多來幾個說不定還有恐怖平衡。」

我悲傷的望他一眼,卻沒有話可以反駁。一來是我趕稿已經快死了,二來我不太想得罪這位神聖到會發光的大夫。

他默許我出去亂走,只要找得到「替身」。雖然我趕稿趕到連吃飯睡覺都沒有時間,但又不是永遠會這麼趕。畢竟我只積欠了五本書,又不是五百本。

而且,雖然不願意,我還是得承認他說得對。靠我自己真的太軟弱,我不怕眾生,但隨便有個三斤蠻力的人類都可以要我的命。

真的要了命還沒什麼,我比較怕被弄個支離粉碎,或者是在焚化爐中醒來,那就不是肉芝什麼的長生不老藥救得起來的。

但他一拿掉禁制,我的清靜就完蛋大吉了。

我不知道都城療養院和分院的讀者做了什麼宣傳。總之,我到本院的消息還真是大轟動。這個比百年大墓還陰的本院眾生,幾乎都湧進來參觀,尤其是鬼魂,真是塞到爆滿。

他們倒是客氣,頂多伸長脖子看我打些什麼,然後屏息靜氣,萬一有人不小心發出讚嘆,噓聲大起,其聲勢之浩大,和閱兵時的答數有拼。

「小聲些,吵什麼吵?讓姚大好好兒的寫作!你們這起欠砍頭的!」「安靜點兒!給姚先生些清靜成不成?」「吵三小?閃啦,林北都看不到了…」

……………

要不是我趕稿趕到頭都抬不起,我非把他們通通轟出去不可。

結果我去中庭散步,聽到有人哀傷的對護士傾訴,「我都沒朋友,不要說人了,連鬼都討厭我…」

我翻了翻白眼。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沒朋友才好,清靜。讓鬼爭著當朋友很好?我可不可以不要?

在這種鑼鼓喧天、吵得要死的環境下,我堅忍的寫到最後一章。但我卻天外飛來一筆「棺生子」。

當然這樣的開頭很有吸引力,我也有些想續下去。但我截稿在即,沒有時間寫此娛樂營生。

我將這段刪除,開始苦思後續發展。等我意識到了,發現我又將這段一字不漏的打上去。

重複了幾次,我煩了。大部分的人生都不能主動閱讀,但有些故事,死都要給你知道。這種來自虛空的「記錄」,通常很不講理。

「…你到底想說什麼?」我喃喃的對著空白的word說。

然後我的十指,不太聽話的,運指如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