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三章(五)

我讓感傷盡快過去,跟酒保東扯西扯,一面看著廣大的pub。這家pub起碼有好幾百人,大得像個運動場,真是一眼看不完。似乎還有些關著門的房間,我若自己去察看,等我找到,阿光也早成了白骨一堆,只能安排下葬了。

這很麻煩,我又不喜歡勞動到警察先生。

雖然有些冒險,但我決定用我最擅長的手段解決。

【Google★廣告贊助】

「酒保小姐,怎麼稱呼妳?」這次我注意不要笑,別人笑是友善的表示,我笑連吸血鬼都發抖,情何以堪。

她燦爛的一笑,「叫我邦妮就好。」

噗,忍笑真難過。一隻吸血鬼的名字居然是兔子。

「邦妮,」我強忍住笑意,「讓我為妳說個故事。」

事實證明,吸血鬼也聽故事的,搞不好還特別容易中招。我說了個吸血鬼和人類戀愛的故事,她聽得頻頻拭淚。

「然後呢?」她擤了擤鼻涕。

「然後呀…邦妮,妳先告訴我,」我穿插在故事裡詢問,「pub裡頭有人類嗎?」

「有啊,」她迷迷糊糊的回答,「有個自殺的女鬼將他拐進來,聽說是他以前的女朋友。他們在那邊的房間裡…」她指了指吧台不遠處的門,「別管他們了,後來呢?」

我盡心盡力的說完這個故事,她伏案痛泣,連我悄悄離開都沒發現。一轉頭,發現小司張著嘴,不但陷入嚴重著迷狀態,臉頰上還掛著兩行清淚。

…真是夠了。

「你哭什麼?」我沒好氣的說,「那是我拿來拐人的,根本沒那回事。你哭啥?」

小司這才清醒過來,卻哽咽的泣不成聲。

…我為什麼要選他當我跟班啊?

悶悶的推開門,我受到一種強烈的驚嚇。過去的經歷洶湧而至,讓我突然失去了聲音。

阿光雙眼無神的坐在地上,懷裡依偎著一個腐爛得非常厲害的女鬼。看到我們闖入,她爛得連眼皮都沒有的眼珠子,忿恨的瞪著我們。

氣味、眼神、場景,我幾乎沒辦法動彈。

我以為我已經遺忘惡夢,我以為。我經歷了這麼多慘酷和恐怖,我以為我早就可以將任何事情一笑置之。

我真的這樣以為。

但那最初的經歷,最初的、將我逼瘋、讓我噬母的女鬼,將容貌轉印在我身上的女鬼,甚至將怨恨留在我身上的女鬼…我只是掩蓋,從來沒有忘記那種最初的驚悚。

第一次,我想轉身就逃。我害怕,說真話,我雙腿都在發抖。明明我知道,這不是同一個女鬼,不是。

但我沒辦法壓抑記憶裡的驚恐,相同的場景、類似的主角…同樣雪白的房間,同樣的青年和同樣的女鬼。

摀住嘴,我開始嚴重的反胃。

「姚夜書,你怎麼了?」小司一臉古怪的望著我。

甚至有個類似的陰差。我稍微寧定了些,稍微。「沒…」

我話還沒說完,那女鬼發出尖銳的嚎叫,拋下了阿光,撲向我。我明明知道她只是透體而過,並沒有開腸破肚,我知道。

但極度森冷的鬼氣侵入我的身體,簡直讓我凍僵。這不是尋常的鬼氣…我心頭一閃。她接觸了我,我也「閱讀」了她。

她是妖異而不是厲鬼。

「妳做什麼?!」小司暴吼,將手底的鎮魂牌打了下去。

即使她是妖異,主要意識還是由厲鬼組成。陰差神格雖然不高,但萬物相生相剋,特別剋制鬼魄。

若不是小司插手,我體內的微塵就被奪走了。

她被打得慘哭嚎叫,「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她整個人爛糊糊的融化掉了,像是一團髒兮兮的果凍。我看著這個變形蟲似的妖異,驚覺她打算幹什麼之前,將呆滯的阿光拖到一邊,她撲了個空,融化掉了一張桌子。

我相信吸血鬼老闆應該負擔得起這種損失。但我不希望太大的騷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小司,解決她。」最初的驚駭過去,我現在可以冷靜思考了,「她現在是妖異!」

我相信小司大吃一驚,因為他跳起來了。

妖異,這種最低等的雜鬼。為了生存的慾望,什麼都吃,生物、無生物,通通一吃了事。但妖異一直很難成大患,一般妖異因為吞吃太多生靈,各個生靈的魂魄會互相搶奪主宰權,等搶奪有個結果,又往往吞吃了更強大的生靈,週而復始。只有極其少數的妖異可以擁有一貫的主宰權,但數量稀少到只有個位數。

這就是妖異難成大患的主因。我猜想她的屍體或者是魂魄讓妖異吞吃了,但強烈的執念讓她搶到主導權。我不能明白的是,她看起來新死不久,是怎麼可以統合這隻妖異…?

我「閱讀」她,在混亂中,只有一粒閃亮的微塵漂浮在亂七八糟如暴風的思念之上。

這跟從馬桶裡頭撈出飯糰一樣討厭…更討厭的是,我還得吃下那顆飯糰。

但情形不容我遲疑,小司應付鬼魂是很專門,但一個聰明強大的妖異真的不是他的專長。在他被殺之前我得趕緊去做這件討厭的事情。

我徒手插進妖異軟爛如泥漿的身體,強忍住噁心的感覺,挖出那粒微塵。

她發出驚人的嚎叫,反過來要包覆住我。我一面乾嘔,一面將那粒閃亮嚥下去。

大約一個禮拜內,我只能靠點滴過日子了。

失去微塵,龐大的妖異立刻崩潰。這證明了我的猜想。她一個新死不久的鬼魂,是仰賴微塵搶到主導權,就像我仰賴微塵保持清明不完全瘋狂一樣。

阿光驚醒過來,瞪著我,又瞪著地上崩潰的妖異。看起來似乎受到過度的刺激。

情急之下,我喊他的名字,「唐松智!我為你說個故事!」

渾渾噩噩的人類立刻陷入被束縛的狀態。

「你現在只是在做個巨大的惡夢。」我放柔聲音,雖然我知道這鬼怪窩被妖異的慘叫鬧翻過來了,「只要跟著我跑,就可以離開惡夢,明白嗎?」

阿光呆呆的點點頭。

「這只是夢,真的就是夢而已。」我一再強調。

不救就不要救,救了就要救到底。我可不希望煞費苦心,結果救出來的人精神失常。

楊大夫已經太忙了,我覺得不該增加他的工作負擔。

握著門把,我身心沁滿了汗。這可是我從來沒幹過的事情。卡莉的玩具箱那次不算,那次算是誤打誤撞。

霍然打開門,在青面獠牙、窮凶惡極的妖怪厲鬼面前,我大叫,「停住!我為你們說個故事!」

我沒有把握。

但我該說老天爺賞飯吃,還是說大家很捧場?他們停滯住了,臉孔帶著不確定的狂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