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三章(六)

這可是好幾百個妖怪和厲鬼豎尖耳朵聽我說故事,講個不好就完蛋了。我若不替自己煩惱,也該替身後那個無路用的陰差和更沒出息的凡人煩惱。

但眾生百百種,性情各異,要說到人人滿意又很困難。

不過,每個人只要聽到跟自己有關的事情,都會不由自主的注意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有這麼一家奇特的pub,位在正鬼門的中心。來往的都是被道士的奇門遁甲困在此處的眾生,即使如此,仍舊笙歌不絕。」

我觀察著他們的反應,無一例外的,陷入更深的著迷狀態。

我賭運真的好,瞎掰的能力也真是絕無僅有。揩了揩額頭的汗,不禁有些自豪。在這麼緊迫的時間內,我居然拿了今晚發生的事情說故事,也算是有急智了。

一面說,一面帶著小司和阿光往出口處慢慢移動。幾百隻妖怪厲鬼,若動作太大驚醒他們,一人一爪,我們三個剛好粉碎,想拼圖都拼不起來。

所以我動作很慢,尤其在幾百雙顏色不一的注視下,壓力真的非常大。尤其是我轉哪個方向,他們亦步亦趨的隨著我轉,隨著我走。

我想我後背一定溼漉漉的。

在這種巨大壓力下,我發怒了。為什麼我又陷入這種險境?我發誓,若能過得這一關,我絕對不再多管閒事…不對,我再也不跟任何人說話,省得認識以後造成更多亂七八糟的麻煩!

…說起來,這是我第幾百次的發誓了?我真的很悶,也很氣自己。

距離門口大約十五步的距離,我退得稍微快了點,隊伍最後面的妖怪還是厲鬼沒聽到我的聲音,立刻大怒的衝到隊伍前,我發出一身冷汗,「然後他們圍在門口,準備把這些不知死活的入侵者吃個乾乾淨淨,那些入侵者當中的一個開口,『站住!我為你們說個故事!』」

那些清醒過來的妖怪又陷入著迷狀態,但我全身都溼了。當真是汗透重甲。

雖然我想尖叫著逃出去,但這時候急不得。問題是,生死關頭,我居然還不願意說些廢話拖時間,我討厭我的堅持和我天殺的多管閒事。

故事到了盡頭,我的大腦突然一片空白。完蛋了!我沒預料到這邊。既然我說得是真實發生的故事,當「真實」還沒有發生,我的「故事」就沒有進度。

幾秒尷尬的空白,我們離門口只有三步。妖怪厲鬼眼中的狂熱漸漸褪去,殺意倒是浮了起來。

這真是最糟糕的狀態。

「…門打開了!」我脫口而出,「在令人睜不開眼睛的光亮中,出現一道危險的身影。那是一個退魔師,接受了校方的委託,來加強鬼穴的封印。」

我定住了所有的妖魔鬼怪,而門真的打開了,一個滿臉鬍子的男人和我面面相覷。

趕緊將小司和阿光推出大門,我也趕緊躲到那男人的身後。那個男人很快的恢復過來,對著鬼穴高聲誦唱著聽不懂的經文,在極度刺眼的光線和梵唱中,鬼穴的眾生發出尖銳的慘叫,再次被鎮壓封閉。

冷風吹過,我顫抖了一下。冷汗加冷風,回去非感冒不可。

我猜想,那個滿臉鬍子的男人就是什麼退魔師吧?

正想道謝,他卻抓起桃木劍往我天靈蓋敲下去,要不是小司動作快,搞不好我的腦漿就出來相見歡了。

因為他砸到旁邊的劍勢,砸壞了三塊紅地磚。

我趕緊逃遠一點,他不依不饒的揪著小司,用劍指著我,「大膽妖孽!居然想要倖免?納命來~」

…我有那麼不像人嗎?

但我看著四分五裂的地磚,覺得不要跟他硬碰硬比較好,我趕緊喊住他,「等等,你是退魔師吧?」

「正是!」他氣勢十足的挺胸,「任何妖孽都逃不過我的掌心。」

「好,你知道退魔師的天敵是什麼嗎?」

「我沒有天敵。」他正氣凜然的說。

「有的,」我搖著食指,「聽好,退魔師的天敵就是…退『退魔師』師。」

這是個古老的笑話,但我想這樣滿懷正義感的退魔師應該沒聽過。而且,陸判官說我抄電話簿都可以迷惑眾生,那老笑話應該也可以吧?

他很捧場的大笑特笑,笑到抓不住小司。

我趕緊加重劑量,「所以,退『退魔師』師的天敵,就是退『退“退魔師“師』師囉…」

他開始在地上打滾,笑得聲嘶力竭。

…這樣也行?我摸了摸完整無缺的天靈蓋,嘆了口氣。

我轉頭對阿光說,「故事到尾聲了。你回到房間躺下,天亮的時候只記得做了場惡夢,但忘記了做了什麼惡夢…」雖然不喜歡這樣做,但我實在受夠了,「並且忘記我和小司。」

他用夢遊的神情看了我好一會兒,茫然而溫馴的走了幾步,又回頭。

慘。難道我的故事失效?

「謝、謝謝…」

該死的,別謝我。每次有人說謝謝,我就得拿命去拼。「…快去睡吧。」

笑到嘶鳴的退魔師恨恨的抬起頭,無力的指著我,「你、你…」

我累了。深深的嘆口氣。折騰了一整夜,我真的累死了。這樣跑跑跳跳,我的背包居然還在。我將出版社送來的樣書隨便的抽了一本,扔在他面前,「看罷。」

退魔師有些腿軟的爬起來,破口大罵,「我為什麼要看…」他低頭,就著路燈看到翻開的書頁,然後就蹲在那兒不動了。

我猜這個退魔師有濃重的眾生血緣吧?後來他成了我死忠的讀者,還曾經熱心的想「清君側」,被楊大夫攆出醫院。

眾生眾生,不知道是他們禍祟我,還是我降災給他們。

這倒是很值得深思的事情。咯咯咯咯。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