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四章(三)

我相信他吃了不少苦頭,雖然我的讀者紛紛掛彩。

奇怪的是,他說什麼都不肯來找我。寫了這麼一個這麼有個性的主角,是幸還不幸啊?

我乾脆去找他,結果令我啼笑皆非。

【Google★廣告贊助】

他居然問我是不是愛上他。真是本年度最大笑話。我勸他看我的小說,但他的求生本能非常強烈,斷然拒絕。不管怎麼威脅利誘,他就是不為所動。

我感到一點挫折,但也覺得非常有趣。

小司看我整他整得很不忍心,偷偷跑去跟他談了一次。我知道他會爆料啦…會爆些什麼料我也心知肚明。但我沒有阻止他,甚至裝作不知情。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看似偶然,卻是絕對的必然;但有些事情看似必然,卻不是那麼絕對。我對這本末日小說有著高度興趣,因為真正的結局我還不知道。

而關鍵,就在我現世遇見的這個主角身上。

就在小司和他詳談之後,他鐵青著臉來找我,正好我在吃飯。

難得學生餐廳的葷素是分開煮的,這麼多年,我的飲食障礙還是存在。一盤青菜和半碗白米飯、一杯果汁,就是午餐了,而且通常吃不完。

若不是維生,我是寧可不吃的。

他拉長了臉,將重大傷病手冊推過來。雖然延遲這麼久,總算是等到他主動來找我了。

「哎呀,我還以為弄丟了呢。」我還是稍微假裝了一下。

「不就是你故意弄丟給我看的嗎?」他看起來頗煩躁。「你到底有什麼用意?你還有什麼心願未了?」

「心願?」這天外飛來一筆,讓我有點摸不著頭緒,「人活在世上總是會有許多心願的。」

「但是你陽壽已盡。」

小司連這都爆料了,嘖嘖。回去看我怎麼整他。

「但是我小說還沒寫完呀。」我胡亂吃了一點青菜就吃不下了。我真的該去練辟榖,只是我練來幹嘛?「而且陽壽已盡的又不是我而已。大妖飛頭蠻…」我笑著,觀察著他的反應,「她的陽壽早盡了不是?」

這果然激起他的狂怒,一把拽住我的手腕,有夠痛…但他的反應讓我笑個不停。他真是個有趣的人。

「我不會給你機會害小曼姐。」如果可以,他會巴不得衝上來咬我兩口。

「為什麼我會害她呢?」我悠閒的看著他,「因為我是瘋子?但我還是個普通人類,也不怎麼想要承擔人命的沈重。我和大妖飛頭蠻有什麼不同?同樣都陽壽已盡,還賴在人世不走。為什麼你認為她的命比較重,我的命就如羽毛?」

忍不住,我輕輕摸著他的臉龐,「我和你,可都是人類哦。」

他一把推開我,很明顯的起了雞皮疙瘩。

「看看我的小說吧。」我掏出準備很久很久的原稿,「看了我就不煩你。」

遲疑了一會兒,這次他接過了原稿。

那天晚上,我回到宿舍,深思了很久很久。我知道,我面臨了一個抉擇。

我被女鬼逼瘋的時候,仰賴微塵保持了部份清明,所以沒有全面性崩潰,但這微塵並不是我的。

這故事是我寫的,我當然知道,君心歷經許多磨難之後,正在奔走著尋找微塵,希望讓大妖飛頭蠻的魂魄完全。

我可能很喜歡惡整筆下的主角,但我對他們都抱持著特殊的情感。可以說,我愛他們,每一個人。

我不喜歡寫徹底的悲劇,總是在無可轉圜中保留一些些希望,維護一種底線的正義。因為我愛他們,我希望他們能夠堅強的活在虛擬的小說世界,就算是假的。

但現在,反假為真,我在現世遇到我的主角們,我知道他們在做些什麼努力,但我若為了自己扣留這粒微塵(或說三粒微塵),他們做再多的努力,大妖殷曼的魂魄註定會有缺陷。

我沒當過父母,但現在卻有父母的心情。說不定,我早就決定這樣做了。

看似偶然,卻是一種必然。

第二天,君心像是要殺人一樣,帶著兩個黑眼圈來找我。此時此刻,我的心情很平靜。

「後來呢?」他的聲音不知道是憤怒的顫抖,還是恐懼的顫抖,或許兩者都有。

「我不知道。還沒發生不是嗎?」

「這明明是我和小曼姐的故事!」他怒吼了。

深深吸一口氣,我注視著我的主角。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