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第五章(四)

我帶著娜雅在這個城市遊走,設法找到倖存者。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個中都因為猖獗的殭尸瘟疫,所有的居民都撤離了。政府用了科技和神祕雙重的力量,封閉了這個都市,等待成為殭尸的患者自然死亡消滅。

這些都是我「死亡」時發生的事情,所以復活後我並不知情,娜雅也一樣。

【Google★廣告贊助】

我們相依著,設法找到人類的同伴,並且清理都市。更多的時候,設法火葬人工殭尸,將犧牲者的殘骨埋進大地。

當然我們什麼也沒找到。我是還好,畢竟我能吃的食物種類比較多,但娜雅卻日漸蒼白消瘦。

覺醒成殭尸的她,只能吃生肉和血。我們都避而不談,卻彼此明白,真正讓她飽足的是人類的肉和血。

但取回記憶的娜雅,卻拒絕吃屍體,原因卻不是腐敗。她身為人的意識那麼強烈,強烈到讓她對維生所必需的「食物」徹底反感。她用非常堅強的意志力壓抑著,甚至嘗試吃麵包或者是餅乾,但總是引起強烈的嘔吐。

我割破手腕,想讓她喝一點血,但她嚴厲的拒絕。後來發現她偷偷地捕食老鼠,這讓我很傷心。

我不願意侵害她的隱私,擅自閱讀她的人生。但我隱隱有預感,她這樣過度的壓抑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我只能不斷的說故事,她也努力的傾聽。最少她聽故事的時候會陷入一種著迷狀態,暫時性的遺忘火焚似的飢餓。

但我的預感,果然成真。

她熬了兩個禮拜,終於崩潰了。她的獠牙尖銳而閃亮,表情扭曲恐怖。因為發生得太突然,等我意識到她的異樣時,她已經咬破我的頸動脈了。

咆哮的同時,她同時無意識的啜泣。我漸漸昏沈,卻明白不能就這樣昏過去。

這是我世上唯一的夥伴,靈魂依舊是人類的殭尸。我是很樂意讓她吃飽,但等她清醒的時候怎麼辦?

傷害已經太多,我不想讓她受到更多無法彌補的傷害。

「娜雅,讓我為妳說個故事。」我虛弱的、低低的對她說。

她停下動作,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她想逃跑,我卻用力抱住她,「別離開我,聽我說故事。」

「只要妳沒把我吃個乾乾淨淨,我就會復活。」我低聲說著,「所以妳別動,聽我說故事。」

我該說什麼?

「其實,我並不叫這名字,甚至我不姓姚。姚夜書是我的筆名,而需要筆名的,也就只有靠寫東西維生的人。」

我說了一個關於發瘋小說家的故事,他吃了屍體,還吞噬了生母的心臟。為了怕他早死,讀者甚至逼他血淋淋的吃了肉芝。

狂愛寫作一生,甘願成為寫作的囚徒、奴隸。最大的希望只是能夠永遠說著故事。

不知道我說了多久的故事,這個寫盡我一生的故事。我只知道日昇月落,身邊一直有個垂淚的殭尸在聽。

一直說到,我們獲救。

我掙扎著,卻還是被戴上氧氣罩。我拉著娜雅的手不肯放,拼命在她手心寫字。一定要說完,我要說完我的故事。只要有人聽,我就要說下去,寫下去。

直到黑暗吞沒我為止。

***

後來,我們讓紅十字會救回去了。娜雅被送到隔離室,我卻被送到太平間。幾天後,我在冰櫃裡頭又敲又打吵鬧不休,把管理員嚇個半死。

嗯,我又死了一次。我只能說死亡的滋味真難受,卻不想告訴你詳情。

我接受了詳細的檢查,苛細到令人抓狂的地步。我相信可能的話,他們會想把我以平方公分為單位,切成五釐米厚度,千刀萬剮的放在顯微鏡下仔細分析。

幸好劫後餘生的楊大夫解救了我。

「…你還活著?」他完全不敢相信。

「你不也還活著?」我對他翻了翻白眼。

「…姚,肉芝沒有那麼神奇。」他滿眼不可思議,「多少吃過仙丹的散仙高人都死於這次大難。」

「因為他們沒有寫不完的故事。」我回他。

他將我安排在紅十字會的療養院,設備齊備,而且他保證這裡絕對堅固安全,夠讓我寫到下個末日。

…首先我得活得了那麼久才行。

娜雅通過了那些煩死人的測驗。後來成了紅十字會的訓練師。她畢竟本領高強,能力卓越,成為訓練師並不意外。許多紅十字會傑出的幹員都是她的學生。

她會來看看我,貼在我胸口聽心跳,我也會抱著她。謠言說我們是一對,這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

總之,你很難界定我們的關係。

她救過我也殺死過我,喝過我的血。我抱過她,憐愛的說故事給她聽。在這稱為「歿世」的時代,我們是最親密的人,這沒錯。但不是狹義的「情人」可以界定。

唯一確定的是,我依舊說著故事,她依舊會來聽我的故事。

但我不知道,我可以寫到什麼時候。我只知道,即使末日也無法阻止我,繼續寫。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瘋狂。咯咯咯咯。

(全文完)

接著看
姚夜書第一部姚夜書第二部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