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三部 楔子

轉院的時候,我正發著高燒。

鬱結事件重創了我的健康,甚至讓我的體質起了更深重的變化。我變得更接近鬼而不像是個人了。

熬著高燒的痛苦,我在楊大夫的攙扶下,上了救護車。

【Google★廣告贊助】

至於分院的壯士們,在楊大夫的強力「勸阻」下留在分院,阿梅雖然不甘心,但也沒膽子跟過來,畢竟對手是個六翼天使,即使是遭貶,神威依舊猖獗旺盛。

之後的事情我是輾轉聽說的。這群壯士們後來去依附了一所義民廟,因為太靈驗,整個香火旺盛。這讓我想起一首叫做「廟會」的歌。

「范謝將軍站兩旁,叱吒想當年。戰天神護鄉民,魂魄在人間。」

在異鄉而為異鬼,卻存魂魄守護異鄉的百姓。相較於殘酷的卡莉女神,這些異鬼壯士,更有神明的味道。

至於阿梅,她回去守自己的墳,沒聽說她惹了什麼事情,楊大夫也裝作不知道有這麼一個殘害人命的厲鬼。

其實,在楊大夫抱持這種姑息態度時,我就該覺悟到,他並不是個除惡務盡的神明…我是說,前任神明。

所以本院是這種樣子,也不應該覺得奇怪。

但發著高燒的我,才走進本院,我就吐了。

一來是身體很虛弱,二來是原本不畏懼鬼氣的我,也被這個鬼氣沖天的療養院衝得頭昏腦脹,暈頭轉向。

這個在民國七十一年奠基的老醫院,已經有二十幾年的歷史了。任何老建築都會累積歲月和年氣,更何況是迎生送死的醫院。這二十幾年來累積的大量死氣,讓這個鬼地方名符其實,到處都是鬼影幢幢。

無力的望了一眼楊大夫。這就是他說的,「比較乾淨的地方」。

百年亂葬崗都沒這麼陰,比較乾淨?

「他們不會惹事。」楊大夫聳聳肩,「驟看是有點亂,但亂中有序。他們有自己的平衡,你不用擔心。」

事實證明,他完全是鬼扯。

等我退燒,稍微癒可,的確不再嘔吐了。我的病房有好奇的「訪客」,但他們多半害羞,也不怎麼打擾我。問題不在這些新鬼老鬼,而出在病友身上。

楊大夫在這裡駐診。他經手的病人通常不只有精神病患,還有一些因果病或疑難雜症。

就在我終於退燒的那個夜晚,我六樓的病房窗戶外,飄著一顆人頭。

他將臉壓扁在玻璃窗上,兩眼無神的瞪著我。

我的確被驚嚇到了。即使是我,突然醒來轉頭看著窗戶,赫然出現一顆人頭,不管成份多稀薄,我還是個人類。

所以那個瞬間全身發冷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最初的驚駭過去,我仔細端詳著這顆人頭。發現這不是鬼魂。即使只有頭顱,他也淺淺的呼吸,帶著夢遊似的神情。

一隻蛾被病房內的燈光吸引,不斷的撞著窗戶上的玻璃。這引起人頭的注意,伸出長長的舌頭,像是青蛙一樣捕食了那隻蛾,然後嚥了下去。

他繼續注視我,不知道看了多久,才轉頭飄走。我虛軟的掙扎到窗邊,發現路燈下飛舞著蛾之類的小昆蟲,同時也飛舞著一群人頭,看起來是在獵食。

這倒是很奇妙的景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