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四部(三)

拜網路之賜,我開始搜尋醫院附近的靈異事件,範圍擴大到各大BBS的鬼版。並且開始過濾,哪些是鬼讀者出來上鏡頭,哪些是跟那灘污血有關的新聞。此外我也認真的尋找倀鬼的資料。

很可惜倀鬼的資料真是少得可憐。只有一句成語證明他們的存在,「為虎作倀」。但是多如繁星的網路資料,還是找到一些,更有趣的是,我是在大陸的網站上找到的。

【Google★廣告贊助】

地基主鬧小性子,一直留在我這裡的小司就慘遭酷刑逼問。他不甚情願證實了我某些疑問。

整理一下,醫院附近第一起的靈異事件,引起一樁不大不小的車禍。一個下班的醫生,碾到某樣東西,擦撞了路邊的電線桿。他要下車察看的時候,車窗出現一隻慘白的手骨,在他的車窗上拍著,留下幾個血手印。他暈了過去。

這個醫生的位置,在距離醫院大約一公里的山路往省道的方向。第二個犧牲者又近了一點,這次比較尷尬,是對偷情的護士和醫生,他們的車停在路邊,也被印了幾個手掌印,衣衫不整的嚇昏過去。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如此一個禮拜了。這次,到了大門口。

我仔細想了很久很久。「…小司。」

他像是貓一樣,躬了起來,只差沒有發出「哈∼」的恐嚇。「幹嘛?你要幹嘛?你想對一個列冊的陰差幹嘛?」

沒理他的過敏,「陸判官說,我就算抄電話簿,也可以迷惑眾生。真的嗎?」

他瞪了一會兒,氣餒下來。「…你就算讀現金帳,我也覺得是很棒的故事。你的作品是眾生的罌粟。禍害,禍害…」

嗯。我也明白我是禍害。

「魂兮歸來,去君之恆幹。何為四方些,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魂兮歸來。」我喃喃的對著窗外念著。

小司張大眼睛,「…『招魂』?你…喂!你不要亂招!你要招誰出來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故事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啊?…」

我是發瘋的禍害,當然知道啊。

「南方不可以止些,雕題黑齒。得人肉以祀以其骨為醢些,蝮蛇蓁蓁。

封狐千里些,雄虺九首。往來鯈忽,吞人以益其心些 。歸來兮,不可以久淫些… 」

天空這樣悲戚的寶藍。死去無法復生、肉其白骨皆是虛幻。獻祭任何人,都沒辦法得回妳年輕無辜的生命啊…

「魂兮歸來。」

狂亂的風壓彎了樹的背,像是呼嘯的哭泣。在虛妄的招魂中,眾鬼放聲大哭,淒然如暴雨的悲鳴。

交融一氣。

小司恐懼的看我很久,大叫一聲,摀著耳朵逃走了。

我念了七天,這個醫院簡直變成墓地,每天都有護士辭職,整個醫院天翻地覆,充滿鬼哭。不過哭歸哭,其實真能忍耐這種哭聲的,倒沒有幾個。還跟我嘔氣的地基主蒼白著臉孔爬出來,求我不要念了。

「拜託,我會哭瞎。」她腫著核桃似的眼睛哀求。

睇了她一眼,在晚霞滿天的黃昏,我開始「招魂」,她也很捧場的放聲大哭,然後設法躲進地底下。

第七天,醫院裡的鬼魂跑了個精光。只能遠遠的聽著我的「招魂」,然後悲泣。啪的一聲,整個醫院突然停電,此起彼落的驚叫聲突然寂靜下來。我現在只能祈禱醫院裡沒有人有心臟疾病。

因為,有某樣東西在黑暗中爬行,我可以想像,她身後拖著長長的血跡。蠕動著,痛苦的膝行。我似乎可以聽到她爬動的窸窣聲,沈重的啪、啪、啪。咽喉滾著血的呼嚕,而且越來越近。

我聽見,爬上樓梯重重的聲響。水滴聲。嗆咳。拖著沈重,慢慢接近我的門。

蹦。房門重重的撞擊,發出令人牙酸的吱嘎聲。像是鐵製的大門也承受不了這種猛烈的力道。蹦。

天,完全的暗下來了。黑得如此迅速,如此不自然。一顆星星也沒有的深邃夜空,細得像是傷痕的下弦月,卻照亮了黝暗的囚房。

蹦!又是一下撞擊,整個門都在劇烈顫抖。我並沒有鎖門,只要壓下門把,應該就可以進來。但是外面的「人」卻沒有如我希望的壓下門把。

第三次。整個門發出淒慘的呻吟。鐵門上面傳來抓爬聲,無聲的、無聲的憤怒。

我打開門。

只覺得眼前一花,已經被撲倒在地。幸好我將手臂橫在咽喉,所以銳利的牙齒只咬住我的前臂,並沒有撕開頸動脈。

「鍾曉齡,不要動。」黑暗中只有我的聲音,「我為妳說一個故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