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 第五部(二)

好心的工作人員幫我叫來倒楣的計程車司機。然後這個都市不幸感冒的人又多了一個。

其實說感冒不太正確,正確的說法是,「風邪」。不過醫生不會在意當中的差別。

在久違的繁華逛了逛,我買了想買的書,搭著空曠的捷運到淡水。不是假日,街道空曠。我隨便挑了一家咖啡廳,婉拒了優雅的廳內,我選了可以照到陽光的陽台。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裡面有冷氣…」服務生大為訝異,畢竟在盛暑的正中午,硬要待在室外的客人頗奇怪吧?

「我抽煙。」亮了亮預備好的香煙,服務生才恍然大悟,馬上體貼的送上煙灰缸。

其實這煙是我拿來當幌子的。對別人來說,八月的陽光可能很毒辣。但是對我這樣被鬼氣浸潤遍了的人,如此的陽光才可以晒暖我傷痕累累的靈魂。

而且,海風這樣的清新,在這樣的晴朗中閱讀,真的是一大享受。

喝著咖啡,閱讀「龍槍傳奇」,安靜的午後,只有獵獵的風呼嘯,吹著口哨。沈浸在閱讀中,我也是純粹的三重苦狀態:無視、無聞、無言。零零落落的客人,有人進來有人出去,我完全沒有察覺。

「你…你是夜書吧?」驚喜交織的聲音,帶著一點點的顫抖。

聽到了自己的名字,我才茫然的抬起頭。聲音的主人已經拉開我身邊的椅子,坐了下來。「你…你變得我快不認得了!當初我就叫你減肥麼…減完變成帥哥了!」

我還沒有完全清醒,直直的望著喋喋不休的女孩。很可愛,很甜,個子小小的,完全是我過去喜歡的那種典型。

不過是過去了。現在想起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這種泡泡糖似的女孩。

她曾經是我的女朋友,雖然時間很短。分手的時候我多麼痛苦…但是現在我卻想不起她的名字。看到她也沒有高興的感覺,反而有點不悅--打擾我看書。

「嗨。」我淡淡的笑,瞥見映在落地窗的面容,不禁苦笑了一下。長久的厭食和鬼氣的侵蝕,我的面容顯得秀氣而軟弱。自己覺得不男不女,卻可以吸引世人的眼光。

這個世界的審美觀真的病了。

我若還是過去那個粗笨、微胖的模樣,她大概會裝著不認識趕緊跑了吧。

「我就說嘛,網站的消息不可靠!」她還是那樣沒大腦的樣子,「都是亂講的!他們神經兮兮的跟我講,我就說哪有可能?我可是很了解你的…」

「是真的。」我漠然的說,低頭翻書頁。

她尷尬的住嘴,小心翼翼的打量我。「…夜書,是我害你的嗎?…」

抬頭看她,除了懊惱內疚外,還有一點點竊喜。真是無言。有個男人愛她愛到發瘋,大概是種光榮?而且還是個網路知名作家呢。

我相信她愛過我,就跟愛她的LV包包一樣。

「不是。」我對著她盡量陽光的一笑,不過鬼火效果比較強。

真有點本能的人類大約跑光了吧。但是她雖然開始發抖,卻滿眼興奮黏得更緊一點。「那…你的故事是不是…是不是真的?你真的有…陰陽眼?」

無聲的嘆口氣。就算怕,也覺得刺激。摀著眼睛看恐怖片,尖叫得最大聲的最愛聽鬼故事。她怕我,但也覺得很特別。

越危險越有趣,這樣嗎?

試著把我自己的手臂拔回來,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整個人僵硬了。

「有什麼?你看到了什麼?」她尖聲叫起來。

「什麼也沒有。」我的目光回到書頁。

「不!你一定看到什麼?!」她拼命抖,「是不是有什麼…有什麼纏著我?」

「沒有。」我抬頭望望天空,有點雲了,陽光弱了些。我身邊的溫度又開始降低,「不過妳若不離開的話…」

她跳了起來,像是看到鬼一樣狂奔而去。

…其實我只是幫她拍頭皮屑,需要這麼害怕?

看完了那本書,雲多了起來,看看錶,快三點了。再拖下去不是辦法,還是去赴約吧。結了帳走出大門,一個女孩緊跟著我走出去。

她滿臉的害怕,緊緊的握著裙子,「請、請問…你真的有陰陽眼嗎?」

回眼看她,她抖得更厲害。我相信她是害怕的,不管我裝得多正常,但是我也沒辦法把鬼氣收乾淨。正常人會盡量迴避我這樣陰陽怪氣的人,靠近我都會覺得冷。

「我、我不是…我不是故意偷聽。」她的眼淚快奪眶而出,「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該跟誰求救…我沒有發瘋,請你相信我…」

她一定遇到很嚴重的事情,嚴重到求助無門,才會去跟一個可怕的人說話吧?

「妳的眼睛沒有狂氣。」我沒有笑,這是地基主的建議。她說我不笑看起來比較友善,「有什麼困擾呢?」

她明顯鬆了口氣,「請問、請問…真的有…」聲音越來越小,帶著嗚咽,「真的有嬰靈嗎…?」

我皺起眉,看到她腳邊有著隱約的黑影。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