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四章(一)

第四章

萬歲~月氛在心裡歡呼了起來,終於讓夜叉答應跟她交換條件了。

她強自壓抑興奮,臉上還是淡淡的。「任何條件都可以?」

【Google★廣告贊助】

「只要是我能力所及…」夜兒昏昏的回答,突然警醒了,「我不做損傷人命的事情。」

月氛嗤之以鼻,「就算拜託妳做妳也做不來好不好?放心,不管是管理者的法律,還是人間的法律,都不會相違背的…」怕她改變主意,連忙說,「等我先幫妳變美了再說吧。先到我的住處吧。」

夜兒雖然覺得恐懼…但還是順從的跟著她。

這種心靈和肉體雙重飢餓的日子,她實在過不下去了!

懷著忐忑的心情,她到了月氛的住處。月氛不住在員工宿舍,反而住在附近的一個小別墅。想想看,雖然是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烏龜不靠岸的都城南方,好歹也是地價貴死人的都城內欸!她一個年輕女孩子居然住得起這麼一個小巧玲瓏頂天立地的透天厝…

「妳是不是以為,這棟房子是我靠美色騙來的?」月氛沒好氣,「這是我姑媽留給我的。不要什麼事情都往下流想!」

可憐夜兒餓得幾乎抓狂,怎麼有心思去想太多?「…我沒想到那兒去。我只想說妳是有錢人家的小姐而已。」她可憐兮兮的說。

月氛的氣稍平,她向來不喜歡帶人來家裡…就是厭惡別人那種有色眼光。看到夜兒那種天真帶著稀奇的眼光四下轉頭,像是小孩兒到了遊樂場,她忍不住發笑,居然有點喜歡這個貌不驚人的夜叉了。

「喜歡嗎?」看夜兒像是長了根,著迷的看著廣大的書牆,對她的好感又更深了些。

「…很喜歡,太喜歡了…」夜兒喃喃著,天,上哪兒找來這麼多關於神話與妖怪的書?還有幾本是線裝書…她著迷的瀏覽著,完全忘記肚子餓。

月氛引她到小客廳,意外的,原本以為會金碧輝煌、要不就夢幻浪漫好搭配美女氣質的小別墅,居然佈置的雅緻而富書卷氣。幾乎觸目所見都是書,而且是看過、仔細整理的藏書。

這屋子充滿了淡淡的狐氣。狐氣混著書香…居然非常和諧。她對月氛這個半狐妖登時改觀不少。

喜歡看書的人不會是壞人。她突然放鬆了下來。

月氛倒了杯茶給她,笑咪咪的。「其實呢,人類的眼睛是很容易欺瞞的。何必花那麼多力氣減肥美容?只要一點點小小的幻術…就可以讓他們把妳看成大美女。這個幻術麼…當然是我們狐族的專長。」

啊?這不是很奇怪嗎?「…這是欺騙吧…?」

「不然呢?」月氛眨眨靈動的眼睛,「妳想繼續餓肚子?」

夜兒心有餘悸的拼命搖頭。

「那好。」月氛輕咳一聲,「放輕鬆,很快就好了…」她取出幾張黃紙,串在桃木劍上。登時黃紙在桃木劍上燃燒了起來,她將帶著火光的劍在夜兒身上比劃著,口裡念念有詞。

「疾!」她嬌叱,轟的一聲,夜兒坐著的沙發燒了起來。

夜兒嚇得一竄,連連尖叫,月氛也嚇呆了,清醒過來趕緊拿起花瓶的水潑熄了燃燒中的沙發。

「不可能…難道是我念錯符咒?」月氛很不甘心,取出一本泛黃的線裝書,仔細的默念了一會兒,「沒錯呀,再來…」

「等等,等等~」夜兒的慘叫還沒停止,只見火光一閃,幸好她運動神經極度發達,緊急跳了開來,但是身後的茶几馬上烈火熊熊。

「妳真的是要讓我變美嗎?」夜兒左竄右逃,「妳確定不是要謀殺我嗎?!啊啊啊~別又來了~」

結果小客廳差點燒了個精光,端賴前人留下的結界,只燒了所有的傢具,結構體還安然無恙。

兩個女孩在焦黑的現場面面相覷,夜兒看到月氛又舉起桃木劍,慘叫起來,「我跟妳無冤無仇啊~」

「跑什麼跑?」月氛氣急敗壞的罵,「我是要讓妳變漂亮欸!」提著劍追著她滿屋子轉。

「在我變漂亮之前,我就燒死了啦!~」夜兒真是欲哭無淚,「妳到底用過這個幻術沒有?」

「沒有。」月氛很理直氣壯,「但是曾曾曾…曾祖母的書是不會騙我的。」

夜兒奔到書牆前,死死抵著不放,「快住手!不然連書都會燒光光…妳這是什麼三腳貓的法術?我不要當白老鼠啦~」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哀告,月氛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的住手,「…奇怪,怎麼會沒效果呢?」

…因為妳的法術太太太差勁了啊…

「…妳真的是狐妖嗎?妳真的是嗎?」她從來沒見過法術這麼差勁的狐狸精啊~

「我當然是啦。」月氛垂下雙肩,「人家只是欠訓練…」

…等妳訓練有素,豈不是把都城燒個精光?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妳還是別訓練吧。」

「妳怎麼跟我媽說得一樣?」月氛很不服氣,「不學就不會,學了當然要練習啊。」

…令堂大人真是洞燭機先…

「我還是回去餓肚子吧。」夜兒無力的癱在書牆上。餓肚子起碼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讓月氛繼續「練習」下去…她的生命很危險。「…我還是謝謝妳做的努力…」

她要失去這個好機會了嗎?月氛獃住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笨笨的半神人…大部分的半神人都非常聰明,毫無弱點,就像那個該死的崇遠志。這隻半夜叉…若讓夜兒恢復了獵食本性,除了都城的管理者,誰也控制不了她吧?

那月氛多年來的夙願怎麼辦?她想回家鄉,她想回青丘之國啊。

「不行!」月氛叫了起來,倔強的她居然哭了,「變美就可以了吧…?我讓妳變美,拜託妳讓我回青丘之國!妳不可以放棄,妳也絕對不能放棄我…」

青丘之國?「…那不是九尾狐的家鄉嗎?」夜兒瞪大眼睛。雖然她一向堅持人類的身分,但是總是對神話有著高度興趣。「妳是九尾狐的後人?但是…半妖能夠回青丘嗎…?」

「本來是不能。」月氛有些氣餒,「但是!但是只要半神人幫我打開道路,我就可以回到青丘之國了!」她美麗的眼睛仍舊含淚,「我討厭人間!我不想再待在人間了…請妳為我打開道路吧…」

善良的夜兒是很想幫她這個忙…但是想到她三腳貓的法術實在膽寒。「…妳該不會…該不會也是看妳曾曾曾…曾祖母的書吧?」

一看月氛遲疑的點頭,夜兒準備立刻奪門而逃,「…謝謝再連絡…」

「等等啦,等等啦!」月氛朝她後腰一抱,差點讓夜兒親吻了地球,「妳明明答應我的!只要我讓妳變美,妳就答應幫我的~」

我是答應了…夜兒欲哭無淚,「拜託妳要殺我就一刀痛快,我不要活活燒死…」

月氛好說歹說,才讓夜兒相信她不會再使用法術。

「既然妖怪的方法行不通,」月氛握緊拳頭,「那我們就用人間的方法吧!」

不知道為什麼,夜兒看到她堅毅的美麗面容,只覺得好害怕,卻一點信心也生不出來啊…

***

第二天下班,月氛拖著夜兒開了很久的車(大半的時間都在塞車,妳要瞭解這個鳥不生蛋的工業區,塞車是絕對的常態),開到夜兒快要暈車了,才終於到了一家很適合拍鬼片的中醫診所。

看著快掉下來的招牌,和烏黑亮麗的掛號台,夜兒不太有信心的問,「…這家診所真的行嗎…?」

「當然。」月氛神氣的一挺胸,「妳可別小看我,我是博學多聞的狐妖呢。這家可是許多討論區都極力推薦,連電視都來採訪過了!只要讓醫師扎一扎耳針,妳很快就會瘦下來了。完全不用放棄肉食喔。」

真的有這麼神奇嗎…?夜兒忐忑不安的掛了號,進了診療室。老中醫倒是仙風道骨的,一部美髯雪白,只是有點重聽,夜兒快喊破喉嚨了,他才半明不白的點點頭。

「妳這個…這個症頭很嚴重啊…」老中醫把完脈,有些漏風的說,「交給我吧…」

他示意夜兒躺到病床上,然後拿出一根很長很長的銀針…原本怕痛的夜兒嚇得臉色發白。真的要把那根尺許長的針扎在耳朵上?她想逃跑,卻被孔武有力的助手按住…

一聲聲慘絕人寰的慘叫從診療室傳出來,外面正在翻報紙的月氛心不在焉的安慰了一下,「就當作是看牙醫好了,痛一下下就過去了。」

「好痛啊~不是只要扎耳朵就好了嗎?為什麼…哎啊~你扎我的胳肢窩幹嘛?好痛、好痛啊~救命啊~」

聽起來像是很痛的樣子…月氛進去看了看,「…那當作生孩子好了。痛一下就過去了。」

「我沒生過該死的孩子啊!」夜兒吼了起來,「天啊,為什麼連我的鼻子也要扎?嗚…又酸又痛…」

等她滿臉眼淚鼻涕的從病床上爬起來的時候,覺得自己像個針插…她發誓,寧可餓死,也絕對不再來了。

月氛看著她,噗嗤笑了出來,「剛剛妳好像刺蝟喔。」

夜兒哀怨的看了一眼這隻可惡的半狐妖,「我不要再來了啦!」

「怎麼可以?」月氛很有決心,「醫生說,以後要天天來,大約半個月就有成效了…」

夜兒馬上奪門而逃。

但是她還是不敵月氛的堅強意志,每天都哀怨萬分的讓她架到診所當針插。甚至自任營養師,拖著夜兒到她家吃飯,醫生開出來宛如天書的各種食物相刑相剋表,難得月氛搞得清楚。

只可惜…月氛的手藝實在是…跟她的法術有得拼。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她可以吃肉了,雖然每天只能吃那薄薄不超過五釐米、五公分見方的白煮肉,夜兒已經感動到要痛哭流涕了。

看中醫的這段時間,月氛不讓夜兒量體重。她堅持要等療程結束才可以驗收成果。

辛苦終於要揭曉了…兩個人緊張萬分的盯著體重計…

七十七公斤。

心情立刻跌到谷底,原本已經掉到七十五公斤了,現在卻倒頭胖了兩公斤!

「妳偷吃東西!」月氛氣急敗壞的嚷,她的減肥菜單完美無缺,已經把熱量壓低到一千兩百卡了…就算針灸無效,也不可能胖得了!

「我沒有!」夜兒憤慨的抬頭,「我才不是那種沒有決心的人!」

瞪了她一會兒,月氛氣餒了,「…妳這是什麼身體?什麼身體!這樣還胖得起來?妳一定沒有做運動!」

沒有?沒有?!夜兒真的想哭了,她每天花三個小時運動…妳沒看到我這樣有稜有角的肌肉嗎?

聽了夜兒的運動量,又看了看她可以選健美小姐的肌肉,月氛也沈默不語了。

「…我還是恢復素食吧…」雖然傷心,但是往好處想,她就不用幫月氛打開那個毫無保障的門。要知道…扎得像刺蝟不會死人,但是月氛的法術絕對會死人的。

「讓我再試試看。」月氛振作精神,「我還是有辦法的…讓我再試一次!」

夜兒恐懼的看著她,現在她明白了…為什麼世人都害怕妖怪。現在她也好害怕,非常害怕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