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四章(二)

「這家妳知道吧?」月氛洋洋得意的說,「這家可有名了,只要吃藥就成了,用不著節食喔。」

這次她們開了更久的車,不但塞車塞到暈車,連排隊掛號都掛了快三個鐘頭,才得到醫生的五秒鐘。

醫生頭也不抬,刷刷刷的寫處方,隨口問了幾個問題,手下倒是沒停過的。夜兒還沒回答完,醫生開了金口,「下一位。」

【Google★廣告贊助】

她滿腹狐疑的去拿藥,拿到的時候,到抽了一口冷氣…

那包藥比家庭號的仙貝還大包。玲琅滿目的各色藥丸,一餐要吃的量,在手掌上堆出一座驚人的小山…

醫生是不是故意開這麼多藥的?吃完這些藥,誰還有辦法吃飯啊?

「這是餐前吃的。」月氛很專業的閱讀了使用說明,「另外這些是餐後吃的。」

夜兒慘白了臉孔。餐後的比餐前的小山還高…

一個禮拜的藥,花掉了夜兒三千塊大洋。有沒有效果呢?

有的。一個禮拜她就瘦了兩公斤,而且這是正常飲食的結果。但是附帶的後遺症也相同驚人。

她再也沒有辦法一夜睡到天亮了…因為每隔兩個小時她就得跳下床去上廁所。這種情形在白天變本加厲,她懷疑減掉的體重搞不好是脫水的結果…

此外,她還揮汗如雨,心跳奔騰宛如自強號。偷偷量了一下,每分鐘正好一百四十下,大約是正常人的兩倍吧?

能夠正常吃飯應該很開心吧?才不哩。

餐前吃的藥讓她倒盡胃口,等能吃飯的時候只覺得每口食物都有藥味。吃過飯還要再吃藥,等打嗝的時候,那濃重的苦味真是讓她覺得人生無趣。

吃了一個月,將體重降破七十大關,第一次瘦到六十九公斤。這位減肥名醫附帶給她的禮物是…

向來健康的夜兒因為黃疸住院,她的肝差點報銷。

默默躺在醫院裡,夜兒無語問蒼天。月氛默默的陪著她,滿懷歉疚的。「…夜兒,妳看起來像十八銅人。」

因為黃疸全身黃澄澄的夜兒沒好氣的瞪她一眼。這隻死狐狸連安慰人都不會。「妳要不要說我是打造金身的菩薩?」

「妳看過菩薩有這麼發達的肌肉嗎?」月氛很直的指出不合理處。

夜兒氣得肝都痛了。

她是在公司倒下的,同事們七手八腳的將她抬來最近的醫院,月氛自告奮勇的留下來照顧她,看起來…讓月氛照顧真是天大的錯誤。

「妳不要生我的氣麼…」月氛魅惑的小臉可憐兮兮的,「我也不知道那個醫生的藥這麼猛…我也不知道妳這樣的纖細。那麼多女人都吃他的藥,也沒聽說過吃死人…」

要不要讓大象吃這些藥看看?保證不到一個禮拜,連大象都嗚呼哀哉。撐得到一個月,夜兒覺得自己已經是超人了。

但是看她滿臉愧疚,夜兒也不忍了,「…我沒怪妳。說不定我只是操勞過度,不是藥的關係…」

話還沒說完,病房的門猛然的打開,夜兒的媽像是一陣龍捲風般刮進來。饒是月氛身手敏捷,不然讓這房門刮中,不死也半條命。

「夜兒!我的小夜兒…」高大魁梧的夜兒媽一把抱住夜兒,眼淚開始嘩啦啦的掉,「怎麼了?哎呀,妳怎麼瘦成這樣?叫妳回家妳也不回來!可憐…一定在外面吃得很差吧?媽媽煮紅燒蹄膀給妳吃…」

媽媽?月氛有些膽寒的站遠點。不說她還不知道,以為是夜兒的爸爸呢…她不禁有些同情,遺傳這玩意兒真是蠻橫不講道理,半點不由人啊…

夜兒倒是笑得有點僵,到底是誰通知她媽媽的?「沒、沒啦,我最近操勞過度…休養一陣子就好了,不是什麼大病啦…」

夜兒媽端詳夜兒好一會兒,狐疑的問,「傻女兒,妳該不會是在減肥吧?」

呃?娘怎麼會看出來的?她遲疑了好一會兒,從小到大從來沒對媽媽撒過謊…她硬著頭皮,很輕很輕的點了點頭。

「妳在搞什麼?!」夜兒媽的怒吼弄得整個醫院都為之震動,護士慌張的跑進來,「請保持安靜…」看著宛如鐵塔、怒氣暴燃的夜兒媽,護士小姐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沒、沒事…我幫你們把房門關起來…」

夜兒媽像是要殺人似的瞪著床上侷促不安的夜兒,越想越心痛,「妳居然減肥減到把身體搞壞了!!妳不知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損傷孝之始也?!讓妳念那麼多書是念到哪去了?!瞧瞧妳!本來圓呼呼的那麼可愛,現在瘦得跟瘦皮猴一樣…妳怎麼對得起我?吭?妳怎麼對得起我呀~」

一直沈默的夜兒終於爆炸了,「我只是不想被嘲笑而已!媽媽,妳又不知道我在外面被人家怎麼譏笑的…」

「誰?是誰敢嘲笑我可愛的夜兒!?」夜兒媽握起缽大的拳頭,在旁邊的月氛要極力壓抑才能避免奪門而出的衝動。

幸好夜兒的脾氣不像她娘…

「又不是、又不是媽媽大聲點別人就會停止嘲笑我。」夜兒哭了起來,「我只是希望像普通女人那樣,不要被指指點點,老是被說是恐龍啊。我不是恐龍我不是恐龍…我只是個長得比較沒那麼好看的女人啊…我只是不想被人家用鄙夷的眼光看,我只是希望這樣而已…」

「妳長得跟我一模一樣!」夜兒媽叫了起來,「難道妳也要說我是恐龍嗎?」

夜兒哭了好一會兒,蒙著臉,眼淚從指縫點點滴滴的落在床單上。「…沒有一個兒女,沒有任何兒女覺得媽媽醜的!但是…但是別人的眼光是不一樣的啊…」

夜兒媽瞪著自己女兒,原本高揚的氣勢卻衰頹了下來。她像是老了很多歲,疲憊的抹抹臉,「是嗎…?原來妳是這樣想的…」

「大姐?」一起在工地做事的王叔叔滿頭是汗的進了病房,「哎哎,大姐,妳跑那麼快,我又不知道病房號碼…小夜,好些了沒有?幹嘛都在哭?身體不舒服嗎?」

王叔叔有些緊張的趨前摸了摸夜兒的額頭,「沒發燒…如果不舒服,叫護士小姐來好嗎…?」

「老王,走了。」夜兒媽將安全帽戴低一點,「我們還有活要幹呢。那種糟蹋自己身體的孩子,不是我的女兒。」

「欸?!」王叔叔滿頭問號,看看哭泣的夜兒,又看看大踏步走出去的夜兒媽,「哎哎,妳媽媽這麼辛苦,別讓她生氣了…把身體養好,知道嗎?…大姐,等等我呀!妳不會開車,準備去哪?大姐…」

他氣喘吁吁的追了出去,發現這個被工人們戲稱為「鐵娘子」的堅強寡婦居然站在醫院外面流淚。

他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脫下工程帽拿著,手也不知道該擺哪。哎,他出門怎麼不帶個手帕呢?摸來摸去,就只有腰上那條擦汗的毛巾,雖說還沒用過,但是…

「大姐…」他頗窘的遞過毛巾,「將就一下…」

夜兒媽吸了吸鼻子,「老王,讓你看笑話了…」她嗚咽了會兒,「等我回去賠你條新的。」她把臉埋在毛巾裡,嗚嗚的哭了起來。

「大姐,什麼話…一條毛巾而已,真是…」他慌張得要命,小心的輕扶著夜兒媽的後背,「來,我們回去吧…哪有母女不吵架的?夜兒也難受呢。是怎麼了…?哎,我這個雞婆改不了,等妳想說的時候再說吧…」

「夜兒說,別人笑她是什麼恐龍,所以減肥減得像是個皮包骨…連肝都壞了!她是恐龍,那我這個媽是什麼?不就是生恐龍蛋的大恐龍嘛?嗚嗚嗚…人家說,兒不嫌母醜,夜兒大了,卻嫌我難看了…嗚…」

老王聽她這麼講,很憤慨的說,「這什麼話?我非罵罵小夜不可…」他長年陽光下勞動,釐黑的臉龐突然冒出一抹淺紅,就是耳朵明顯些,「大姐…我、我…我們都覺得,」他咽了口口水,「大姐是非常神氣好看的女人。」

夜兒媽滿臉眼淚的抬頭看王叔叔,突然破涕而笑,「老王,你真是尋我開心來著。我這樣相貌,自己知道的。也就我家老葉還知道我是個好女人罷了。不過也真的謝謝你…」

王叔叔望著她好一會兒,輕咳一聲,「…老葉也過世這些年了…大姐,妳也想想自己的後半輩子。」

夜兒媽嘿嘿地笑,「別開玩笑了,老王。你看我哪點比男人差?哪需要男人過下半輩子…」

他倒是落寞了。小夜兒不知道,她眼中的恐龍媽媽,可是眾多追求者的。別看她有缽大的拳頭,虎背熊腰,比男人還有男子氣概。但這個夜兒媽雖然只有國小畢業,卻有一肚子好學問,寫得一手好顏體,任是哪個包商監工也別想唬弄她。工地累得死大男人,她一個女人什麼都扛,什麼都做,腦筋精細的比得上王熙鳳,偏待自己手下人好,赤膽忠肝的,有富正義感,好打抱不平。

卻又有細膩的一面。從小夜兒的衣服都是她親手做的,又會煮菜,又善理家,多少善打算的包商工頭巴不得娶她回去當老闆娘,她就是抱著夜兒不肯放。

跟在她手下多年…大姐有多好,他最清楚了。

若不是老葉早了他一步,他也…

「老王,你還發什麼愣?上工要遲了。」夜兒娘推了推他,「煩你啦。也操心我們母女多年。女兒大了,有自己想法。早晚她會明白,皮相啊…看久了都一樣的。」

「曖,希望她早點明白。女人不是靠張臉皮的啊。」王叔叔發動了車子。

他可是好些年前就明白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