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五章(一)

第五章

聽說夜兒生病了?

守軍傻愣愣的握著試管,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自從夜兒跟他絕交以後,吃不下也睡不著,成天就是坐立難安。

嗤,不過是個又肥又醜的女人罷了,而且還跩得很,連要跟她和好…她居然騎著腳踏車甩尾過彎的跑了。

【Google★廣告贊助】

就算她瘦了些、會化粧了,還是改不了又胖又醜的事實啦!別以為男人全瞎了眼,會愛上這種沒人要的貨色…

「欸,你去看過夜兒沒有?」同實驗室的男同事在閒聊,守軍聽到「夜兒」,立刻豎尖耳朵。

「我去了。聽說是減肥減出毛病來…不過,她真的瘦了好些呢。看起來真的順眼多了…告訴你喔,聽說葉夜兒的小說在聯合副刊刊登了!看不出來,她還是個才女啊…」

「你消息太慢了啦。」另一個同事笑出聲音,「她大學就出過書了,算是小有名氣呢。聯副跟她邀稿邀很久啊,何止那一篇,多得很。我算是她的讀者…就可惜外貌差了些…」

「哪有差到哪?」男同事笑著,「我看也還好。你沒去探病不知道,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連臉蛋都尖了。現在才發現,她還滿耐看的。才女果然是有氣質的…」

…你們這些色狼,離夜兒遠一些!守軍指關節發白,差點把試管給捏破了。他的小組長端詳了一下,「…守軍,你握著的是鹽酸。破了可是很淒慘的。」

守軍不自然的咳了兩聲,低頭繼續做他的實驗,訕訕的轉移話題,「組長,幾時要結婚啊?」

這位非常中性的美女組長梁良就要跟隔壁的大雪山帥哥組長結婚了,兩方的愛慕者早就摩拳擦掌準備好好鬧洞房。

梁良摸了摸下巴,嘆了口氣,「聽說是下個禮拜三。」她有預感,那一天一定會非常難熬。

守軍笑了笑,帶著激賞的眼光看著即將嫁作人婦的梁良。

當時他到彩妝組,就對他們的美女組長驚為天人。只可惜那時梁良已經有交往的對象了。他後來專找美女,實在是忘不掉第一次見到梁良時的衝擊。

但是要有梁良的外貌已經是很困難的事情了,要有相同體貼細膩的內在…那更是緣木求魚。

…但是這種體貼細膩的內在似乎很熟悉…他又開始對著顯微鏡發愣。

「裡頭開花了?」梁良伸長脖子,又嘆口氣,「守軍,最近你很心不在焉。」

「呃…不不不,不可能的,我絕對沒有想到是夜兒!」他語無倫次的叫了起來,臉孔跟著慘白。

夜兒跟梁良一點都不像,完全不像!人家是陽光美人,夜兒是啥?這簡直是雲泥之別…

「夜兒?」梁良忍住笑,她向來喜歡觀察別人,這是科學家獨有的細緻,「聽說你跟夜兒鬧翻了?」

「…我跟她交情普普,哪有什麼鬧不鬧翻?」守軍的表情有點不自然。

「原來你們沒啥交情啊。」梁良點點頭,「所以你也沒去醫院看她囉。」

「…她那麼壯,死不了。」守軍裝得很忙,擺弄得試管嘩啦啦直響。

「守軍啊…」梁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個不錯的人,可惜就是有點固執、粗心大葉,也不太清楚自己在想些什麼、要什麼。你最近失魂落魄又是為了什麼呢?自己想想吧…」

要、要想些啥?我、我哪有失魂落魄?不就是吃飯的時候沒伴嗎?男同事的舌頭都跟牛一樣,只要能吃下去,就算是豬食也覺得好吃。女同事就不用說了,哪個不是麻雀胃?幾根菜梗子就算飽了,跟他們吃飯…一點都不痛快。

就是跟夜兒吃飯暢快些。吃完還可以聊聊天,菜色如何啦、裝潢如何氣氛如何,甚至可以聊聊電影、小說,和人生。就算聊軍事,夜兒也可以聽得懂,還有讀到見解呢,更不用說願意靜靜的聽他吐苦水…

哼,我才沒有想念她呢!我一點點都沒有、一點點都沒有想念她!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