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五章(三)

「好啦好啦,我是難人,可以吧?」守軍陪笑,打量了黃疸還沒褪盡的夜兒一下,「…夜兒,妳像廟裡的金身羅漢。」

「你給我閉嘴!」夜兒覺得很沒力,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啊~

守軍訕訕的摸摸鼻子,夜兒悶著東忙西忙,看到她捧了一大盤的苜蓿芽出來,他實在忍不住了,「哇靠,好端端的吃這個…妳也加入俱樂部囉?」

【Google★廣告贊助】

夜兒瞪了他一眼,「沒辦法,我已經不能吃藥減肥了啊。」她雖然不想被貼上恐龍標籤,但也還很珍惜生命,「就只能乖乖吃素…」

默默的吃了幾口,看守軍欲言又止,雖然知道他開口絕對沒好話,還是敵不過好奇心,「…什麼俱樂部?」

「我不敢講。」守軍低著頭,「妳又會生氣了。」

真是討厭這些不乾不脆的男人。不敢講就別說個開頭啊…「你說吧,我不生氣就是了。到底是啥?」

踢出去就是了,何必生氣?

守軍為難的看看她,又看看那盤苜蓿芽。可憐兮兮的說,「就是…『啡~』俱樂部。」

這句逼真的馬鳴聲讓夜兒把嘴裡的苜蓿芽噴出來,嗆到大咳不止,笑到氣都喘不過來了…

笑著笑著,她突然哭了起來。

「會變成這樣…還不都是你們害的?都是你們這些討厭的臭男人~嗚嗚…」她哇哇大哭,卻沒把守軍踢出房門。

守軍搔搔頭,有點想離開讓她冷靜一下。不過他豐富的追花瓶…不不不,追美女經驗告訴他,現在走出房門就一切前功盡棄。

「是是是,」他陪笑,「都是豬頭男人不好…別哭了好嗎?」默默遞上抽取式面紙和冰開水,「等妳哭完,我們可不可以去吃飯?妳繼續吃苜蓿芽…我會忍不住在旁邊配音。」

「好啊,」夜兒擤擤鼻子,「出去吃就出去吃。」

等到了餐廳,守軍就後悔了。媽啊,素食餐廳?!饒了他吧~

他苦著臉嚼著偽裝成肉、魚類的假貨,心裡無限哀悼。這根本違反人類雜食的本能嘛!他又還沒六根清淨,又不準備出家,為什麼…

「好吃嗎?」夜兒臉色慘澹的問他。

很想說難吃死了。但是若這樣才能跟夜兒一起吃飯…「還可以。」

他非常沈重的嘆口氣。

***

夜兒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當她和守軍一起吃飯的時候,就算啃馬飼料…呃…苜蓿芽的時候,她強烈想吃肉的慾望可以減輕不少。

或許是看著有人同樣苦著臉,所以略感安慰吧?

不過守軍的確是個好人。她瘦下來以後,常常煩惱不知道該穿什麼。月氛又被派出國進修,她又不好意思天天去煩企劃部的姐妹。自從她病倒以後,企劃部幾乎忙翻了過去。拜他閱遍美女的豐富經驗,不管是穿衣或化粧,都有個很高明的顧問可以詢問。

肝病這毛病很麻煩,需要靜養和營養。營養已經沒辦法顧及周全,靜養就更重要了。公司很慷慨的放她一個月的留職停薪,但是她卻無聊到想撞牆。若不是守軍天天來陪她,她不會因為減肥而死,會因為無聊而亡。

真不懂,他怎麼那麼閒,天天苦著臉來陪她吃素。

「…我又瘦了五公斤。」她有些心驚的看著埋頭苦幹的守軍,「你跟著我吃素,怎麼不見你少一毫克?」

「…妳管我。」守軍不高興的瞪她,「吃素容易餓啊。欸,都吃素了,妳多吃一碗飯好不好?」

「現代女人哪個可以吃飽的?」夜兒更不開心的瞪回去,「你以為每個女人都吃不胖?除了少數的麗質天生,哪個窈窕身材不是餓個半死來的?只會追美女…不知道美女的背後是多少血淚的努力而成嗎?」

守軍唯唯諾諾,他的確是一點都不知道。天天陪著夜兒外出,他越來越膽戰心驚。原來女人花在減肥和美麗需要這麼多的時間啊…

夜兒已經把運動量減半了,卻還是讓他覺得不可思議。每天跟她出去騎腳踏車,回來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快陣亡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他沒想過化妝品和衣服這樣的貴,夜兒總是默默的買下來,從來不讓他付帳。

老天…那些價格讓他倒抽一口冷氣。難怪美女能凹就盡量凹,能噱就盡量噱…實在是她們花在美麗的金錢已經太恐怖了,想要享受她們的美麗,真的男人得乖乖貢獻一些啊…

既然夜兒不讓他掏鈔票,他只好盡量貢獻自己的建議。體重到六十五的夜兒的確還不符合社會的審美觀,但和以前已經是判若兩人了。等她穿上連身腰線優美的長洋裝,修整整齊的濃眉在淡淡粧點的臉上精神的上揚,原本礙眼的厚唇上了暗色唇膏,顯得豐滿誘惑…

守軍呆呆的望著她。

「不好看?」她不太有信心的問。

「…領口太低了。」他搞不清楚自己幹嘛生氣,「女孩子家穿這麼低領的衣服幹嘛?很危險妳知不知道?去換掉!妳喔…」

夜兒翻翻白眼,沒好氣的回他,「先生,這是你建議我買的。」

守軍一時語塞。對吼…是他建議的…

「我那時候眼睛一定有毛病。」他還想硬凹,「真的,這件領口太低了,妳肉夠多了,用不著這樣賣肉嘛…」

夜兒用看神經病的眼光打量他,「不跟你說了。神經的要命…」她咕噥著,一面穿上涼鞋。

「欸?妳要去哪?」對呀,沒事夜兒幹嘛打扮?守軍突然緊張起來。

「跟朋友吃飯。」夜兒心裡是有點忐忑的,但是…人家一直對她沒惡意不是嗎?拒絕那麼多次…總是不好意思一直拒絕下去。

而且,他又說有重要的事情。

「朋友?哪個朋友?」守軍叫了起來,「是男的對吧?妳不要以為妳是天仙美女了,還早得很呢!略微平頭整臉就想出去風騷…喂!夜兒,妳到底有沒有聽我說呀~」

「聽到了。」夜兒狠狠地瞪他一眼,「你快去約你那群美女吧,別整天淨黏著我。」然後就揚長而去。

守軍張著嘴,站在原地好一會兒。

靠~我在幹嘛啊我?幫別人培訓女朋友?我神經病?我神經病啊~

怒氣沖天的跑回去,忿忿的拿出手機,想著該約哪個美女出門…數十個號碼選來選去,居然選不出半個。

他想約的是…想約的是…

他真正想約的是葉夜兒啊!

「靠~為什麼這種事情會發生?為什麼啊~」他的慘叫幾乎穿透了整個員工宿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