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六章(一)

第六章

宿舍怎麼這麼吵啊?

夜兒不安的回頭看看,但是崇遠志已經笑著打開車門,她有些受寵若驚的坐進了豪華的轎車。

她…還沒這樣被禮遇過呢。

【Google★廣告贊助】

「崇先生,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她戰戰兢兢的問,跟移民後代相處,她還是相當不自在。不管這個移民後代是多麼迷人、多麼英俊,對她這個「人類」來說,還是相當可怕的。

遠志帶著驚異的眼光看著她,夜兒小姐…看起來和以前大不相同。但是身為神族的後代,原本就不是那麼的注重皮相。他比較感受得到的是,夜兒的夜叉本能又更濃重了些…

這讓她更魅惑(單指對移民而言),卻也更危險。

夜叉族原本就好戰嗜血,真的讓她恢復了本性…

那隻半狐妖提出來的警告讓他不安,而最近他「看」到的景象又更讓他擔心。

「…夜兒小姐,妳比以前更美了。」他深思許久,給了這樣不算答案的答案。

夜兒臉孔微紅,卻咬著嘴唇。她雖然無法窺看人心,但是對遠志卻略有感應。她突然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她並不知道,夜叉族算是叛逃屈服於神的魔族。魔族懼神是天性,就算是從神多年,又和人類通婚數十代,血緣異常淡薄,這種奇怪的遺傳還是深深的銘記在她的潛意識中。

「…我什麼都沒做。」她聲音很小的說。

「我會保護妳的。」察覺了她的驚懼,遠志不忍的保證,「呃,我們是同族嘛。」

夜兒狐疑的看看他,還是溫順的跟他去吃飯。去的餐廳很豪華也很知名,她也明白這樣的美味千載難逢…

但是,牛排館?!

「…崇先生,我吃素。」她非常窘,暗暗的對著滿盤香噴噴的牛排咽口水。

「夜兒小姐,請聽我一言。」遠志這樣的誠懇,任誰也不會懷疑他的善意,「妳真的不能再吃素了。一來是妳大病一場,意志已經薄弱許多,二來…妳恐怕已經…」他不知道怎麼說,「那個人類運氣好,妳的運氣…也很好。」

夜兒呆了呆,心虛的低下頭。不知道崇遠志是怎麼知道的…但是那天…她咬了守軍。雖然當時還沒感覺,過段時日後,突然冷汗直流。

很險…真的很險。若是她意識一直模糊下去…她很可能將守軍吃得乾乾淨淨…甚至不知道會做出多可怕的事情。

「…我是人類。」向來怯懦,甚至害怕遠志的她突然低吼出來,「我是人類,才不會做出什麼奇怪恐怖的事情。我是人類呀~」

「遺傳是很神秘,也很無奈的事情。」遠志靜靜的說,「我們誰也沒辦法選擇自己降生的血緣。」

她不甘心的淚水不斷的滴在膝蓋上。「我是人類…只是遠古有個祖母是半夜叉…就這樣而已啊!為什麼?為什麼嘛…我減肥也減得非常痛苦,我也不喜歡這種體質,我是什麼都不喜歡的…我只想當個普通的女人、普通的人類啊…我不是恐龍不是夜叉也不是妖怪不是神族…我只是個普通人類…」

遠志沈默了很久,無聲的嘆息。

「夜兒小姐,小時候我也有這樣的疑慮。」他的目光遙遠,「人類啊…本來就排拒所有『相異』。自古以來,混血兒的日子都不好過,並不只有我們神族後代如此。又何只是混血兒?瘖啞聾殘、面貌有瑕疵的,甚至只要不符合時代的一般標準…跟我們的遭遇又有什麼不同?換個角度來看,我們還有能力對抗這些歧見,這些世人眼中的人類相異呢?」

他的語氣落寞,充滿悲憫。夜兒的眼淚不知不覺的停止了,覺得眼前這位聖潔的男人發出純淨的光芒。

像是可以洗滌一切似的。

「我沒有能力對抗。」夜兒沮喪極了。

「妳有的。」遠志誠懇的握住她的手,「妳的心靈比誰都堅強美麗。」

這讓她窘到差點鑽到桌子底下,想要把自己的手拔回來,無奈像是被鐵鉗銬住了。僵持了好一會兒,遠志才大夢初醒的放了手。

她死死的盯著餐巾,聲如蚊鳴的說,「…我知道了。我會嘗試葷食…」

遠志鬆了口氣,「此外,這個月內,妳盡量不要去公司。」

他凝重的語氣讓夜兒坐立難安。「崇先生…你看到什麼?」她害怕,真的非常害怕。

遠志為難起來,他躊躇了很久,「這個月,妳到公司會發生某些災難。」如果可以說得更具體就好了…問題是,他的血緣也很淡薄。除了少數的神族有開天眼的神通外,還未必看得很清楚,更何況他一個混血數十代的後人?

他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覺到,卻也說不準。

「總之,這很重要。請妳不要忘記。」他凝重的又叮嚀了一次。

夜兒眨了眨眼睛,她很相信遠志…也很相信他說的預言。這個月本來就是留職停薪,她應該不會到公司去。

「我會牢牢記在心裡的。」她很慎重的保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