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六章(二)

她的確是想聽從遠志的建議,開始吃葷食的。

但是這該死的體質…不管她吃的葷食有多麼少,就是會讓體重頑強的回升。她也瞭解遠志的忠告了…吃葷食會變胖,瘦不下去,但是不吃…她嗜血的願望會越來越明顯。

這點讓她很害怕。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就變成惡性循環了。吃葷食,變胖,她就開始讓自己吐出來,體重略減,但是煩躁就會纏上來;然後她進食壓抑血肉的慾望,再催吐…

天天黏在她身邊的守軍沒發現,甚至有天眼的遠志也沒發現,她只跟打國際長途電話的月氛抱怨。

「…妳這是自殺。」月氛悶悶不樂,「我就說我會想出辦法的。」

「別擔心,」夜兒虛弱的笑笑,「我還好的。五十就好…我只要減到五十幾就好…我一定會保持這樣的體重的…妳知道嗎?有人跟我搭訕欸。以前嘲笑我的人,現在看到我都是驚艷的眼光…」

「為了那種虛榮值得這樣傷害自己嗎?」月氛顧不得昂貴的電話費,氣得大叫起來。

「妳一生都那麼美麗,妳怎麼知道我的感受?」夜兒也氣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最好我不知道!」月氛的聲音幾乎震破話筒,「妳以為只有『恐龍』這種標籤會傷害妳?妳知道別人怎麼叫我的?妳知道從小別人怎麼看我的?從我小三就被叫『狐狸精』!那些男人巴上來是我喜歡的嗎?別人的老公別人的男朋友找我要是什麼意思?我一生都讓女人忌妒怨恨,但是我做了什麼?我不過就是在那兒而已!這些卑賤的人類…我才看不上眼,誰也看不上眼!」

長年的怨恨一但宣洩,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妳那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只希望能夠安安靜靜的度日,一個人也別來注意我!但是這該死的人間…哪裡有這種地方?吭?妳告訴我哪裡有這種地方啊~」

抱著話筒的夜兒獃住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她從來沒有想到,當個絕世美女也會有深重的心障。

「…所以妳想去青丘之國?」

「那才是狐狸精該去的地方不是嗎?」月氛火氣很大,「我去那兒才對不是嗎?」

夜兒的臉頰緩緩的流下眼淚。女人…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容貌是生下來就註定的。太醜惹人嘲笑,太美也惹人妒恨。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要怎樣才可以當個適當的女人?她也茫然了…

「對不起。」她啜泣起來。為月氛哭、為自己哭,為天下的女人同聲一哭。

「哭什麼哭?!沒出息!拿出妳夜叉的氣魄來!」月氛忿忿的抹去頰上的淚,「妖就妖,魔就魔,誰希罕人類的認同!?」

「…月氛,等妳回國,我幫妳打開通道。」夜兒下定決心。

換月氛獃住了,她哽住了一會兒,「…我的法術很爛。」

「…去那裡妳才會快樂的話…我願意賭看看。」夜兒很真摯的說,「我的朋友不多,但都很真心。妳是我的好朋友,我願意試試看。」

月氛連再見都沒說,就把電話掛了。她呆呆的坐著,坐了很久很久。

那個半夜叉…說她是我的朋友。

倔強的她,居然想哭,很想哭。

「唷,妳也會哭啊。」月氛的母親打著呵欠走出來,玲瓏有致的身材在性感睡衣底下忽隱忽現。「我還以為妳是鋼鐵打造的,從來不哭哩。」

「…妳幹嘛也來美國?」月氛心情很壞,她這個風騷的娘不好好待在國內,不知道跑來美國做啥,來就來吧,卻天天跟她搶床、搶被子,還跟她搶洗手間和化妝品。

「美國這裡也需要道士啊。」月氛媽姿態撩人的伸懶腰,「順便來探望我唯一的小女兒嘛~」

「妳到底要誘惑誰啊?」月氛俯著胳臂上的雞皮疙瘩,「別用那種噁心的甜聲說話,這屋子裡沒有公的!」

「嘖,妳的浪漫不耐症還沒有痊癒唷?」月氛媽半閉一隻眼睛,「小月氛,去談場戀愛吧…幹嘛天天想那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她甜蜜蜜的嗲聲讓月氛想就地找掩體。受不了,她真的受不了這個比純狐妖更嬌媚百倍的媽了…

「求妳不要用那種聲音說話~」她吼了起來,「妳就不怕又有哪個瘋女人跑來家裡潑硫酸嗎?~」

「我替美國政府做事。」她半躺在沙發上,幸好附近沒半個男人,不然又有好戲看了,「有人保護我的人身安全啦。」

她對這個法力和魅惑力同樣高深的媽實在毫無辦法。「…為什麼我學不會法術?為什麼?」月氛氣餒又不甘,「那最少我可以把這種該死的氣質掩蓋些…」

「掩蓋幹嘛?」她的母親不太樂意,「掩蓋就沒有小花可以啃了。」

…媽,不是每個人都像妳這樣熱愛栽培桃花,甚至弄出整個桃花源的…她不要這種背著桃花樹的宿命,她完全不要啊~

「再說,不會法術也不錯,起碼不會像我這樣勞碌。」她嬌豔的臉龐顧鏡自憐,「瞧瞧,不過是隻爛殭尸,害我熬夜得好憔悴…」

…您,真適合當個狐狸精啊…

月氛真想倒地不起。

不過,這個時候母親來訪,或許…是好事吧?

「媽,妳記得…記得先祖留下來的法術書嗎?」她愁眉不展的問。

「當然,不就是我把這當生日禮物送妳的嗎?」月氛媽親熱的拍拍沙發,「怎麼了?我甜蜜的小月氛…妳當傳家寶就好了,千萬別練了…妳沒那天份的。」

這不用妳提醒…月氛覺得很沒力,「…當中有進出青丘之國的記載…」

「妳還在想這件事?」月氛媽嘆了口氣,「人間有什麼不好的呢?打開通道需要高強的法術和半神人當鑰匙…而且未必能成功。」她想想女兒驚人的缺乏天賦,忍不住嘆氣,「女兒,妳是人類,不是別人叫妳什麼就是什麼…」

要是以前,她一定會因為這樣跟母親吵起來,但是她心裡有更深的憂慮了。「媽,那麼,當作鑰匙的半神人呢?他們打開通道以後,會…?」

「當然會死啊。」母親很理所當然的回答,「有幾分腦子的半神人都不會答應妳的。女兒,我不是看輕妳…妳除了相貌還有些先祖的遺傳,已經是個徹徹底底的人類了。妳拿啥跟半神人爭鬥?別傻了,忘記這件事情吧…」

她沈默不語。

腦子不斷的流轉著和夜兒相處的點點滴滴,突然愴然了。

她,還沒跟女孩子相處的這麼自在,這麼快樂過。夜兒她說…說她們是朋友呢…

月氛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