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七章(一)

第七章

她到公司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一走進大門,引起了許多人的注目和善意的竊竊私語。

或許夜兒還有些超重──就嚴苛的社會標準來說。但是她合宜的打扮和精心挑選的衣服起了驚人的作用,讓她看起來豐腴而不臃腫。更讓人悅目的是,她臉上那淡淡的紅暈,和愉悅明亮的神情。

【Google★廣告贊助】

那是有自信卻帶點不確定,甜美卻溫柔的神情。她經過多少血淚交織終於有了這樣中等的姿色,仍然不是美女,卻已經心懷無比的感激和無限痛楚後的絲微滄桑。

這種光采讓她的容貌雖不甚美,卻頗耐人尋味。再加上與之前相貌的重大反差,不免引來許多溢美與驚艷的眼光。

面對許多的關心和善意的詢問,她羞澀的低頭笑笑,這時候才有人注意到她溫柔的耐性,和甜美如絲綢般的聲音。

就像美女有許多面相,而她的整體組合,無疑的可以算是個中等美女了。

「現在的女人,已經不太會臉紅了。」一個男同事有些目眩神迷的望著夜兒遠去的背影。

「現在的臉紅都是腮紅畫出來的啦。」另一個男同事滿眼激賞,「這個倒是貨真價實的。滿不錯的…聽說她不但會寫小說,還煮得一手好菜哩。上次公司露營不是?都是她包辦的,吃過的人贊不絕口…」

「她會打圍巾。」和守軍同部門的同事笑了起來,「喏,守軍今天戴的那條就是了…」

一片驚嘆,什麼年代了,女人連白米飯都不會煮,還圍巾勒!「…老天,她被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沒啦,守軍眼界那麼高,不是絕頂美女他不要啊…我倒是比較甲意這種賢慧的中等美女。超級美女難養啊,還是宜室宜家的比較好…說起來,守軍算是笨的了…」

且不論這些摩拳擦掌的男同事,夜兒心情愉快的走向企劃部,姐妹們都訝異的叫了起來,圍著她問東問西。她耐性的一一回答,就專注的開始工作,不一會兒就把簡報的工作弄好了,就跟她之前一樣。

但是那個無良主任張著嘴望了她好一會兒,突然客氣無比的請她下午務必要負責簡報,還把她叫到主任辦公室,慰勉懺悔了老半天。

只是少了一些體重而已…我仍然是我。但是…待遇多麼不同。她有些感慨,卻也多了些恐懼。

若是體重回升呢?她又要過那種不被認同,總是被嘲笑的日子嗎?但是這個體質…是要怎麼維持呢?

中午吃飯是最痛苦難熬的時光,但是紛紛打內線進來的邀約…飄飄然的虛榮心略略撫慰了對血肉的渴望。

「很爽吧?」守軍冷冰冰的說,讓沈思的她嚇了一大跳。「現在可是人人搶手的美女了…」

他不爽,非常非常不爽。突然覺得夜兒減肥是個天大的錯誤。夜兒只要保持那種胖胖的、圓呼呼的,威猛到沒人敢接近的外表就好了。這樣夜兒只會是他一個人的…不管什麼時候,他都可以高高興興、大大方方的走到夜兒的房間,甚至夜兒的心裡。

夜兒的好,就只有他知道、他明白,那樣就好了。現在想起來…以前那種威猛雄壯的外表有什麼不好?看著就讓人安心,笑起來也有種奇怪的甜美。最少她活得歡歡喜喜的,不像現在,粧點精緻的臉龐總是會掠過一絲深刻的痛苦。

他討厭、非常討厭夜兒臉色蒼白的面對幾盤菜葉子,苦笑著吞下去的表情。越吃素就越煩躁。那不是他的生活方式,也不該是夜兒的。

人生這麼短,值得歡快的事情這麼少,也就只剩下食慾是可以快樂滿足的。為了幾斤過重的體重(好吧,幾十公斤),非得活得這麼蒼白嗎?

「妳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守軍越想越氣,「減出肝病來了,到底還想怎樣?哪天連命都減沒了!我就算一輩子沒有人愛,也不想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妳到底是哪根筋不對?我說對不起行不行?我太淺薄、太重表相了!拜託妳不要再傷害自己…」

夜兒低頭撥著盤裡的生菜沙拉…說來可笑,全公司的帥哥都約她吃飯,她還是寧可跟守軍一起出來吃素食,一面聽他碎念。「…你說的,我都明白。我也知道你是關心我…」

她苦笑,「但是,就是有些人必須付出更多努力。我的體質就是這樣…」

「許多體型上的問題都是遺傳所致!遺傳,懂不懂啊?!」守軍大叫,「妳用啥跟DNA抵抗啊?就憑餓成這樣?妳知不知道就算吃過了飯,妳肚子餓的聲音一里外都聽得到?我可以拜託妳吃飽一頓嗎?一頓就好了!算我求妳好嗎?被追求很爽?是很爽啊!但是那些男人知道妳受什麼苦嗎?他們不知道,不知道啊!」

「…你之前,也是不知道啊。」她依舊是溫柔的笑著,只是滲入了更多的苦澀。

「所以我才說對不起。」守軍的聲音低了下來,「別這樣…我知道妳也不是很希罕多少人追妳…妳又何必…」

「守軍,你是個好人。」夜兒吐了吐舌頭,故做輕鬆的,「來,我們吃飯吧,別說這些了…」

「…如果妳怕沒人娶妳,」守軍停了好一會兒,終於下定決心,「我們多年老朋友了,這點犧牲還做不到嗎?反正我永遠追不上我喜歡的那種美女…而且人家都說,理想和事實上會喜歡的是兩種典型…如果、如果妳沒人娶…」

他突然吞吐的很厲害,「我、我我我,我…我娶妳嘛!」話一說出口,突然覺得喘過一口大氣。咦?為什麼我這麼高興?為什麼我高興得簡直要飛?我…我大概…大概很久很久以前,就、就就就…

守軍激動的像是機關槍,「我娶妳嘛妳不用擔心就算是變成以前的樣子甚至更胖一點我也可以接受的嘛重要的是別弄壞身體高高興興吃飯啊妳肚子餓的時候我都好難過…」差點忘了換氣,他喘了幾下,「不要發好人牌給我,我是很認真的!」

夜兒張著圓潤的嘴看他,守軍覺得自己心跳居然劇烈的不規律。

我是豬!我根本就是條笨到腦震盪的豬!跟她認識這麼久,為什麼都沒發現自己的心情?哪個白癡男人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一個女人磨時間啊?他追誰都不太起勁,倒像是在起鬨。再美的女人都沒辦法讓他保持長久的興趣…對方要分手,他一直都很灑脫。

只有夜兒。就是夜兒跟他絕交,他會傷心的吃不下睡不著。

我根本就是蠢到喜馬拉雅山的豬啊!

「…我真的滿高興的耶。」夜兒很感動的說,「我不能只發好人牌給你,該發無敵霹靂絕對極限好人破天令給你了。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願意做這麼大的犧牲…」

她的眼睛水汪汪的,泛著晶瑩的淚光,「守軍,我真的好感動。但是不用擔心啦,我並不想嫁…」夜叉的血緣到她這兒就好了,她不希望一代代傳下相同的傷痕,「我會珍惜自己的身體,不會讓你擔心的。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

…誰來把這個好人破天令拿走?守軍一陣暈眩,覺得這個破天令把他打入地下三尺,簡直可以直接放墓碑了…

「夜兒,妳聽我說…」他還想做最後的努力。

「我是滿想聽你說的。」她看了看表,「但是我快趕不上上班囉。你趕緊吃一吃,也去上班吧。不要摸魚摸太久喔。」

感動過度的她搶著把帳單付了,就像火燒輪子一般跨上腳踏車,飛騎而去。

守軍的手顫抖的伸在半空中,眼角掛著一滴英雄淚。

喂!妳把好人破天令扔到我頭上就跑了?好歹也讓我追妳一下啊~喂~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