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七章(二)

下午的簡報讓她有點怯場。

從來沒被這樣注目過,她打開powerpoint,突然大腦當機了,愣了幾秒鐘。她好急,好急好急…但是腦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說什麼。

主任…會不會把她趕下來?她想起第一次的簡報…那次也是這樣愣在台上,氣急敗壞的主任把她趕下來,從此理直氣壯的把她的企劃案都掛別人的名字,連讓她再試一次的機會都沒有。

【Google★廣告贊助】

膽怯的看著台下,大家卻耐著性子微笑著等她,連主任都很寬容的笑笑。以前那種格格不入的違和感不見了,她,終於被認同。

這種感覺很微妙。一脫離「恐龍」的行列,她也被認同是個人類了。

不是不感傷,但是她寧定了一下,溫柔的說,「抱歉,我有點怯場。」她微微笑了一下,突然腦子清晰起來。

她朗朗的說著發想和概念,很有條理的。這是場成功的簡報,連他們的大老闆都很滿意。「很不錯,葉小姐。」大老闆友善的拍拍她的肩膀,「生動有趣,我對妳很期待。」

夜兒羞澀的笑了笑,突然有流淚的衝動。

她,依舊是那個「葉夜兒」。只是一些外觀的改變…她渴求許久的認同就這樣簡單的降臨了。她再也不會奢求什麼了…

夜兒用一種滄桑的目光,重新看待這個世界。人類的社會標準是很奧妙的,各式各樣的「異」都會引起排擠。肢體有殘缺、種族歧視,隨著時代不同的審美觀…各種體型上的不同。通通會引起人類對相異的排斥。

所以並不是針對她、或者是「移民」的血統。即使同樣是人類…也可能因為肥胖、禿頭,任何外貌上的不雅觀而引起嘲笑…許多笑話因此而來。

在說這些含著侮辱和人身攻擊的笑話時…大概也沒想過這些外貌下的人,同樣有著活生生、敏感易傷的人心吧?

好比是肥胖吧,尤其是肥胖的女人。男人會嘲笑著喊她們「恐龍」,略微靠近些就認為這些胖女人會黏著不放,就算她的好朋友守軍,也得三申五令他的高標準審美觀才願意和她為友。

似乎只要是胖女人,就不會有「自尊」、「純潔的愛」、「高尚的人格」,像是外觀的體重就能夠斷言她的內在似的。所以她們是貪婪的「恐龍」,會把男人吃得一點都不剩,造成男人的傷害…跟胖女人在一起的男人就是「龍騎士」,是無可奈何,被逼著和胖女人在一起的。

如果想證明自己內在的價值,就非改變外觀不可。不管過程是不是非常痛苦…因為「胖」總是和「懶惰」、「貪吃」,「沒有自制力」劃上等號。

天知道並不是全部如此…就算這樣也並沒有傷害別人,但是胖女人就是得不到尊重,或者是正常的看待。

我,不是恐龍。為了證明這一點…她幾乎把命都賠上了。

越來越明白,絕麗的月氛會憤怒的想離開人世的緣故。

但是夜兒卻…卻非常喜歡人類。因為…她也是一個人類。或許大部分的人有這種不自覺的歧見和排斥…但也不是人人如此。

最少我不是的。

這番認知讓她變得更柔軟、更溫和,也更有諒解和寬大的心胸。她對每個人都一樣的好,不管他是禿是麻是醜是跛,也不管他的性別是什麼。這樣的溫柔讓她的人緣蒸蒸日上,大家都喜歡接近她。

問題是…她的人心越溫暖,渴求血肉的慾望也隨之熾熱。過度壓抑飲食,讓她夜叉的血緣漸漸甦醒,也和她溫暖的人心起了激烈的衝突。

漸漸的,夜兒越來越排斥素食,當她發現不只一次把吃下去的東西全數吐出來,不論葷素,她是有點慌張的。

如果只是單純的厭食症…或許還沒關係。最終不過是讓自己漸漸枯萎死亡,不會傷害任何人。但是她明白,這不是厭食症。

而是…而是她想吃的…想吃的是血淋淋、活生生的血肉。

該怎麼辦好?應該怎麼辦好?她茫然了…

雖然遠志的預言並沒有成真,她卻有強烈的預感。她不過是勉強用意志力將那可怕的一天往後延而已。

但是她卻只能束手無策…的等待那天來臨。

***

預言第一次失效,其實遠志是安慰的。

雖然每次見到夜兒都比上次還心驚,他實在訝異,這個同族的後代居然有這樣頑強的意志力,不斷的抵抗越來越強大的血緣。

她越來越美…但是也越來越妖異。她的妖異已經引來了管理者的注意。這幾天,他發現管理者透過無所不在的電腦在監視整個工業區,他的不安就漸漸升高…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他發現自己對夜兒的關心已經超過同族之誼了。

身為一個神族的後代,其實他是很寂寞的。

家族對這樣的血緣一直都很自傲,自傲到過頭,甚至自命為神的代言人,許多政要也都知道,所以用盡巴結奉承之能事,這個家族歷代都承受過多的特權和富裕。

只有他知道,真正繼承神能的族人越來越少,許多人都已經是普通人了。到了他這代,就剩下他還有若干能力…就因為如此,他從小就被高高在上的供奉著,卻也比任何人都寂寞。

是人類,卻也同時是神族。他幾乎沒有朋友,所有的人不是怕他的異能,就是恭敬的匍匐。人類如此,妖類也如此。

就只有夜兒和那隻半狐妖可以平等的待他吧?

他不希望,夜兒受到一點傷害,他真的不希望。考慮許久,他終於下了決定。約夜兒出來以後,他很欣慰夜兒已經不怕他了…但是卻因為她幾乎壓抑不住的妖氣擔憂不已。

「…夜兒小姐,妳還是不吃葷食嗎?」他語氣溫和的問。

夜兒用餐巾抿了抿嘴,盤裡的食物幾乎都沒碰。她餓,她非常餓…但是什麼都吃不下。「我吃的。」只是都會吐出來而已。

遠志悲憫的看了她一會兒,「…夜兒小姐,請妳答應嫁給我。」

夜兒猛抬頭,心裡卻沒有半點喜悅,反而陣陣的發冷。她最近已經沒辦法握住遠志給她的護身符了…雖然握住的時候渴求血肉的感覺可以緩和許多。她知道不好了…但是沒想到是這樣的不好。

「…崇先生,你要自己代替我的護身符嗎?」她緊握住手,連手指都發白了。

「不是這樣而已!」遠志難得的忘情,「我、我…我不想看到妳有半絲傷害。最少能夠讓妳好些…我對妳…我對妳一直都…」

夜兒低了頭,良久才微微一笑。「崇先生,我的戀愛經驗非常少,但是我還分得出來什麼是愛,什麼不是。」她的笑容帶著落寞,「我想…你太注重你的身分了。就因為如此,你非常的寂寞。崇先生,你是人類。這世界上的人類非常多,你該敞開心扉…而不是去認同一個遙遠的、虛無縹緲的血緣。我明白你看到我時是怎樣的感受…我也真的很高興有你這樣的遠親。」

她的聲音非常溫柔,卻也很疲憊。「但是我不愛你,你也不愛我。我對婚姻的看法是很神聖不可侵犯的…我不希望你這樣犧牲自己。」

「我並不是…」遠志急急的想說明,卻被夜兒打斷了。

「等你瞭解什麼是『愛』的感覺,和為什麼『愛』,我們再談這個吧。」她溫柔的拍拍遠志的手,也下定了決心。「如果你念在同族之誼…請你答應我一個要求。」

她臉上的悲壯和異常的平靜讓遠志心驚起來,「…什麼要求?」

「若是我變成妖異…」她的微笑模糊而感傷,「請你殺了我。」

抬頭望著天空,實在是…後不後悔呢?其實,有一點吧?不過不經過這段,她也不能明白,許多事情比外貌和無謂的認同重要。

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我是人類。」她輕輕的說,「希望到死,都維持著人類的身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