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八章(一)

第八章

差十幾分鐘就要下班了,但是天氣非常的悶,烏雲密佈了一天,遠處有隆隆的雷,卻一滴雨也下不來。

很悶,非常悶。

夜兒一直在恍神,她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太好,一直緊緊的握著護身符不放。不要是今天不要是今天…她不斷頑強的掙扎,不要是今天…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她的五感卻越來越強烈,她聽得非常遠、看得也非常遠…已經超過她的極限了。喉頭緊縮,肺部乾渴的每呼吸一口氣,都像是吸入一口炭火。

她對洶湧的嘲雜和不斷湧入的感受無能為力,她甚至聽得到兩尺外的所有心跳和血管竄流的生命力。

甜美的血、甜美的,生氣蓬勃的肉。

她沒辦法再壓抑下去了。

用力的咬住下嘴唇,更用力的握住護身符。我是人類…我是人類。我不能這樣就被打敗了…我是人類。

「夜兒,妳臉色很差。」同事看了看她,「妳先下班好了,我幫妳打卡。」

她滿懷感激的站起來,昏眩的。她得快快離開這個充滿人的空間,她快控制不住了…

正在疾步走時,她不知道為了什麼停下腳步。有種細微的、像是拍翅的聲音吸引了她。她睜圓眼睛…

不是沒有看過異象,但是從來沒有看得這麼清楚過。無數拍著模糊黑翅的「生物」,一起飛向一輛開進公司的大卡車,她知道那是化學原料,準備送到工廠的。

但是那輛車幾乎形體都不見了,只看得到無數模糊的翅影。

「不要!」她尖叫了起來,幾乎是同時,那輛大卡車毫無緣故的失控,筆直的撞向堅固的牆壁,然後後彈,翻覆,一切都像是電影慢動作一樣。

「不要不要~」

她衝向前,卻被路過的守軍一把纂住,「夜兒,別過去!」他也心驚肉跳,這些物料有部份要送到實驗室,所以他才出來接貨的,「油箱漏油了,會爆炸啊~警衛!警衛!」

「他還活著啊!司機還活著啊!」夜兒尖叫,甩開守軍,她不畏開始瀰漫令人頭昏腦脹的化學原料,衝到狼藉一片的車禍現場。

「…妳怎麼知道?」守軍呆掉了,他看著夜兒像是道閃電飛馳而去,為什麼這樣嘈雜喧鬧的環境裡,她會肯定司機還活著?

在哪裡?你在哪裡?她從來沒有看過生命在她面前流逝,恐懼不斷的升高,你到底在哪裡?黑翅奪走了你嗎?

為什麼我來不及阻止?為什麼?我明明就看得到啊!

「救命啊…救救我…」滿臉是血和淚的司機被車頭壓住了腿,微弱的呼喊,「我還不想死啊…」

夜兒扶起他的頭,心跳像是擂鼓似的在她胸膛兇猛。車頭太重了…沒有吊車是抬不起來的。但是沒有時間,沒有時間了!

「我不想死…」司機絕望的拉住她的袖子,「小姐求求妳…家裡我還有老婆小孩啊~」

大家都不想死,大家都想活下去…他,他也是我的同族,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類啊!

「…我是人類。」夜兒的淚緩緩的滑下臉頰,「不管是什麼形體,我都是人類…我會救你,我一定要,一定要救你…」

如果我轉頭離去,誰也不會怪我。但是我從此就拋棄人類的身分了。

夜兒發出悲哀的怒吼,第一次呼喚自己遙遠的血緣。她用力扳住火燙的車頭,一面發出讓玻璃咯咯作響,令人發冷的長嘯,一面恐怖的變化形體。

她美麗的套裝在怒賁的肌肉下破裂了,額頭冒出長長的角,破皮的地方不斷流血,指甲化成長長的爪子,身上也出現了大片大片的毛皮。現在的她已經完全不像是個人了,而是個悲傷的夜叉,不斷的流出血淚,發出如雷的吼聲,驅趕著不祥的黑翅。

那憤怒猙獰的相貌,像是天上的鬼神一樣。

「走開!通通走開!」她對著無形的黑翅大叫,「通通給我滾!」

好餓…我好餓…在明與不明之間,她的意識也昏沈了。她只感到無限的飢餓感爆炸開來,攻擊著初變化而飢餓欲狂的夜叉身體。

「我不想死啊!」司機的哭叫讓她的神智恢復了一下,油箱漏出來的油已經快要抵達燃點…但是只是變化形體,她就快要無力動作了。

「我一定救你。」她絕望而平靜的說,雖然她聽到無數厭惡恐懼的低語和尖叫。真是個最糟的時間,不是嗎?為什麼在下班時間發生呢?多少人看到她的樣子…

她脆弱的心終於碎了。「我一定救你。」她張開滿是獠牙的嘴,惡狠狠的咬向…

咬向自己的手臂,甘甜的血奔流入喉,鮮美的肉像是毒品般緩和了所有的痛楚,全身洶湧著快要爆裂的力氣。

大暍一聲,她將幾噸重的車頭抬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她聽見自己的手臂和腿骨發出細微的破裂聲。

她繼承了夜叉的血緣,卻沒有繼承夜叉堅毅的肉體。長期的飢餓已經磨盡了她身體最後的精力,衰弱的像個嬰兒。這猛然的巨擔像是折斷火柴棒似的弄斷了她的骨骼。

來不及了嗎?連這個人都救不到嗎?

「夜兒快走!」守軍衝了過來,一把拖起奄奄一息的司機,「快爆炸了,快走啊!」

她獰惡的的臉短短的微笑了一下,拼起最後一絲力氣,攬住守軍和司機。快來不及了,黑翅越來越多,她趕不走,她趕不走啊…

轟然一聲大爆,整輛車炸了個粉碎。她護著這兩個人,被氣流衝了出去,後背傷痕累累的插滿了玻璃碎屑和鐵片。

她是救了這個人。也算…對得起自己的人類身分。

意識一直很清醒,只是再也動彈不得。她感到很安慰…同事很快的救走了這兩個人…但是也很悲哀。

因為他們只救「人」,卻沒有人靠近她一點點,就任她趴在地上,衣不蔽體的,幾乎將身體的血都流盡。

不過…守軍還是叫了我的名字呢。而且…就算到這個時刻,我還是人類,我是個…可以安心闔眼的人類。

我真的是個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