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八章(二)

等遠志趕來時,他感到濃重的悲哀和憤怒。

救護車和救火車都來了,整個脂艷容鬧哄哄的。但是人群卻退出一個大圈,指指點點的,惡意的竊竊私語恐懼的蔓延著。

指指點點的,對著拼出自己的命救人的夜兒。她依舊衣不蔽體的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Google★廣告贊助】

「你們,」他冷冰冰的擠開人群,冷眼看著像是在參觀馬戲團的人們,「你們就看著她躺在這兒,沒人送她去醫院?」

「她是妖怪!」有人叫了出來,嗡嗡的嚷叫傳了起來,「好可怕,好噁心喔…」「搞不好是她把車弄翻的…」「真恐怖,沒想到她是妖怪…」「我早就覺得她怪怪的…」

「你們才是妖怪。」遠志脫下自己的外套,裹住夜兒,抱了起來,「你們才是披著人皮的妖怪。你們的心,才令人作嘔。」

他的聲音不大,不知道為什麼,每個在場的人卻都聽見了。想要反駁,卻覺得心虛,反而一一低下了頭。

遠志從來沒有這麼討厭人類過。

將滿身血污的夜兒抱進車裡,他終於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

第二天,月氛就聽說了昨天的意外。

她接到同事寫給她的e-mail,愣了好一會兒,馬上打電話回去問。等聽到同事們搶著告訴她的事實時,她的憤怒爆炸了。

「你說,她躺在地上快十分鐘,才讓崇遠志送去醫院?!」她甜美的聲音都變了。

「她是妖怪啊!月氛,妳沒看到不曉得,恐怖啊~不是特效喔!她真的變成像是鬼怪一樣,一下子就把車頭抬起來了!誰敢靠近她啊?搞不好讓她一口吃了!我早就覺得她怪怪的,果然是恐龍,真的會吃人的…」

「真正會吃人的是我。」她的聲音森冷了,「我才是妖怪,看我把你們這些無恥的人類吃得一個都不剩!」她摔了電話,憤怒的想要打殺眼前每一個愚蠢的人類。

「我要回國。」她直接衝到主管那兒丟假單。

「不行。」主管愛上這個神秘的美女,巴不得把她留在美國,「小月月,妳還得在這兒呆上一段時間呢…」

「那好,我辭職。」她把假單搶回來,「違約金什麼的,請寄到我台灣的家裡。」

她的憤怒已經到了頂點,這個無聊的人類最好別再觸怒她。她連行李都不收拾了,就抓了錢包直接到機場,焦躁無奈的等待飛機。

等她盡快趕回國,距離意外已經三天了。

她強忍住淚,先跟崇遠志取得連絡,就筆直往醫院去。夜兒媽打開房門,正好跟她面面相覷。

「…我來看夜兒。」她勉強壓抑住哭音。

夜兒媽憂愁的看了她一眼,「…幸好妳今天來,不然夜兒要出院了。」她靜默了一會兒,像是鐵塔般的堅強女人居然哭了,「…出意外到現在,妳是第二個來看她的人。」

月氛幾乎掌不住,還是勉強把哭聲壓在嗓眼裡。走進病房,夜兒躺在雪白的床單裡,顯得分外的瘦小。

她的額頭和皮膚都還有裂開的傷痕,那是變身後的後遺症。但是本來圓呼呼的夜兒…現在卻像是枯萎了一樣,毫無生氣的躺著。

「幹嘛一副要死的樣子?」月氛的聲音變了,她還是盡力歡快點,「還變得回來算妳運氣!就跟妳說過了…妳不可以吃素。說也說不聽,現在…現在…」

她真的忍不住,哭了出來,「現在又何必管那些無恥又無聊的人類?以後看妳敢不敢?!妳就是夜叉,就是妖異!為了救那些低等的人類,妳看看妳把自己弄成什麼樣子…」

「…我是夜叉,這沒錯。」夜兒緩緩睜開眼睛,她連眼角的破裂了,看起來像個飽受折磨的娃娃,「但我也是人…我沒有後悔,真的,我沒有後悔…」她哭了起來,好不容易結痂的眼角被淚水沖開,混著血,在臉上蜿蜒著淚。

她和月氛抱頭痛哭,心裡雖是一片空虛,卻也清明無比。一生都為了「認同」而苦痛,直到如此大難,她才明白了自己的定位。

她,再也不想否定自己。

不管別人怎麼看待,她就是她,不管是夜叉,還是人類,她都當得無愧於心,夜裡可以安眠。

她終於掙脫了這個無謂的枷鎖了。

***

夜兒媽決定帶著夜兒離開都城,多年經營的小包事業轉給夥伴。

「我做夠了。」夜兒媽聳聳肩,「做了這麼多年,我也算存了筆錢。」她心裡有點作痛,那本來是要給夜兒當嫁妝的。但是發生這樣的事情…夜兒在都城是生活不下去的。竊竊私語的恐懼會終身尾隨在她身後。

「反正我們在玉里還有塊地,開始養老也不錯。」

王叔叔卻沒有接下夜兒媽的事業,反而默默的先到玉里買地蓋屋,「…我想也該養老了。夜兒都這麼大了…大姊,我還是跟著妳的。」

「老王,你不用這樣。」夜兒媽有點不安。

「…我習慣跟著大姊了。」王叔叔釐黑的臉發紅,「當鄰居也不壞,別這樣,大姊,我吃慣大姊作的菜了。」

夜兒對夜兒媽的決定沒有反對。她只是默默的收拾行李。她的身體恢復的很快,急急的離開醫院也是因為這樣…太不自然了,醫生有些起疑了。

離開都城是個不錯的選擇…雖然她還抱著小小的希望。

但是一天天的等下去,越等就越失望,而失望漸漸累積成絕望。

守軍不會來了。

即使搬家的最後一天,她還是頻頻回頭。直到貨車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上車,她才死心的坐入王叔叔的車。

讓一切都有個結束吧。

其實,她該感恩不是嗎?她變身過了,卻還變得回來。掙開心鎖後,她也終於可以恢復飲食,對於血肉的渴望漸漸的淡了…雖然體重也跟著回升。

這一切,她都可以接受。

最重要的是,她還活著,還能感受清風拂面,還可以跟親愛的母親在一起,她也不是失去所有的朋友…月氛和遠志一直都是她的朋友。

她擁有的,比皮相的美麗還多很多很多。

再望一眼都城,他們的車,漸漸駛離。這美麗又污穢的城市,還是蒙著一層迷離的黃霧,撒遍動人的燈火宛如寶石。

以後她再想起這個都城,心裡流盪的卻不是怨恨。而是思念、纏綿,和一絲絲的惆悵。

當然,還有一些坦然。

遠去玉里以後,閒不住的夜兒媽和王叔叔除了照顧自己的田地和菜園外,又買了鐵牛和插秧機,到處幫人幹活。這個少有年輕女子的鄉下,倒是相當歡迎夜兒。她讓鎮公所雇用了,雖然是臨時僱員,卻管了鎮裡唯一的圖書館。

日子靜靜的流逝,偶爾遠志和月氛會來看她,就算是生活裡面少有的大事了。但是她是多麼珍惜這樣的平淡。

她恢復了未減肥時的體重和外貌…不過,她現在會稍微打扮化粧一下,為的是禮貌,而不是美貌。

遠志又來看她時,覺得很欣慰。或許她已經不復減肥成功後的美麗,但是另一種沈穩而知足的靜謐,讓她顯得像是溫潤的珍珠。

看她溫柔的在田埂緩行,享受著流盪的清風夕陽,他不禁覺得夜兒離開那個污穢的城市是對的。城市太擁擠,連心都困守到狹隘污濁了。

「遠志。」夜兒終於發現了他,微笑的招手。她把頭髮挽成一個髻,插著一根典雅的木釵,圓圓的臉柔和許多,穿著有中國風的衣裳。長裙緩緩的飄動,和陌間的草花相映碧綠。

「怎麼沒先說?我好去接你。」她笑著迎向他,握了握他的手。

「計程車也很方便的。」遠志對她笑笑,「…有人託我拿這個給你。」遞了個信封給她。

夜兒疑惑的打開信,名字很陌生,她沒見過。「這是誰?」

「讓妳救了性命的司機。」遠志摸摸鼻子,有點想笑,「他傷得很重,住院住了很久…等能起床就到處找妳。不知道誰跟他說的,找到我那兒去,千求萬懇的要我告訴他『仙女小姐』的地址。我不告訴他,他就拜託我轉這封信。」

坦白說,字很醜,文筆也真的爛得出奇。但是這個質樸的人類卻在期期艾艾的字裡行間,想盡辦法要告訴夜兒他所有的感激。

「…仙女小姐,沒有妳救我,我沒有女兒出生。她也叫葉兒喔。要不是老婆說人還沒怎樣不可以亂拜,我真想早晚三柱香謝謝妳…妳一定是觀世音派來救苦救難的,仙女小姐,我謝謝妳謝謝妳,謝謝謝謝…」

夜兒鼻頭有些發酸,勉強忍住,「這沒什麼,叫他不用多禮。」

「我可以看嗎?」遠志問。

夜兒遞給他,他默默的看完,「…突然覺得,人類沒有那麼令人討厭了。」

「怎麼這麼說?世界上的人類本來就有各式各樣的。」她倒了杯茶給遠志,「我還是很喜歡人類,很喜歡很喜歡。」

遠志望著她好一會兒,躊躇著要不要告訴她。畢竟…他還是有私心的。但是…他不管多麼喜歡這個善良的夜叉,卻脫離不了「朋友」的身分。

如果她能幸福…那就好了。

「…還有一個人,想要知道妳的消息。」他把信遞給夜兒。

「還有誰?」夜兒細心的把信收起來。

「袁守軍。」

這個名字讓夜兒僵住了,她臉孔馬上變得蒼白,眼睛轉向別處。「…留下來吃飯吧。我先去做飯…」

「他找妳很久了。」

夜兒沈默好一會兒,「…等我一下,六點我們就開飯。啊,我媽媽回來了…媽,遠志來了…」

看著夜兒像是逃走似的跑掉,遠志反而覺得蕭索起來。

仗還沒打,他已經輸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