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九章(一)

第九章

午休時間到了。夜兒輕輕的站起來…雖然圖書館沒有半個人,但她還是輕手輕腳的,把手上幾本書歸位,緩緩踱出圖書館,輕輕的把門關好,鎖上。

這個農業為主、人口外流嚴重的小鎮,除了學生,是很少有人會來借書的。現在孩子可以做的事情太多,大部分的時間都讓教科書弄得窒息,少有的休閒娛樂看看漫畫打打電動就不夠了,不太有人會來到這個偏僻的小圖書館。

但是最近…卻常有年輕的農夫往這兒跑。她有些無奈的笑笑。

【Google★廣告贊助】

她不是不能諒解…這些少數留在小鎮的年輕人,想要討老婆真是越來越難了…她不過是個管圖書館的臨時僱員,長得又不怎麼樣,但是在質樸的農家人看來,她這個大學畢業,管著一屋子書,好像「很有學問」的年輕女孩,已經是很好的啦。

夜兒圓呼呼的身材,在老人家眼裡正是當媳婦的上好人選,「屁股大卡會生」,他們老是喜孜孜的對她笑,「臉大四正才有福氣」,這也是他們善良的評語。

重要的是,這樣大城市來的女孩,卻一點驕氣也沒有,一有空閒,就幫著夜兒媽到處幹活,什麼苦都能吃,用大灶煮飯也是一學就上手,總是笑咪咪、客客氣氣的,讓人看了不得不生愛。

出得廳堂、入得廚房,這樣的媳婦兒哪找?老人家催促著,年輕人也羞澀的愛慕她的溫柔穩重又懂事,當然沒事就往圖書館跑,巴望著多跟她說句話。

這些夜兒不是不知道,雖然有些啼笑皆非。相隔百里,其風各異。她在都城被嘲笑侮辱,在這小鎮卻受盡尊重愛護,甚至是她不想要的愛慕…

她並不是討厭這些年輕人,也很樂意在小鎮一直生活下去…但是說什麼都不想結婚了。

並不是怨懟父母,也不是自慚形穢。她已經找到自己的定位,不再介懷別人的目光。只是…夜叉的血統到她這兒就該停止了。她不捨得她的女兒,和女兒的女兒…承受她走過的苦楚。

她愛孩子的,非常非常愛。就因為很愛,所以才不忍心她們來受苦。

這個小鎮…只是抗拒世界潮流的避風港、桃花源。離開了這裡…妳讓這些女孩兒怎麼過日子?

她不願意結婚生子。或許是這樣的心情…所以遠志告訴她,守軍拼了命的在找她,她只能選擇躲避、當作沒聽見。

守軍只是習慣她的存在而已,畢竟他是個這樣善良長情的人,就算看到夜兒的變身也喊了她的名字。但是守軍是該繼續追他的美女,開開心心的…總有一天會讓他追到才貌兼具的可愛女人,成家立業,生下幾個孩子…

而不是來找她。

「妳躲得開一時,能躲過自己的心一輩子嗎?」遠志要回去前,憂愁的看著她。

對於這個宛如兄長的族人,她是充滿溫暖的感激的。夜兒卻什麼都沒說,只是輕輕擁抱他,「…路上小心,不要使用太多能力了,身體要緊。」

她沒辦法回答、也不想回答。

但是…她的確躲不開自己的心,也管不住。即使這樣騎著腳踏車漫行時,她卻遏止不住的思念那個嘴巴很毒、線條很粗的男人。

鎮上都是認識的人,大家都友善的打招呼。瓦斯店的老闆熱情的喊住她,塞了一盒喜餅給她,「幫我帶回去給妳媽媽啦!我家小女兒要結婚了!」

她笑笑的接過喜餅,那個臉上佈滿青春痘瘢痕的準新娘羞澀的笑了笑。夜兒知道她準備嫁給誰,那是個很好的人,很勤懇的種了兩甲地和一座山。他們是在皮膚科認識的,那個準新郎也有滿臉的青春痘瘢痕。

小鎮沒有任何祕密…她提著喜餅,不知道為什麼心情有點沈甸甸。

青春痘…似乎不是什麼嚴重的毛病。但是他們兩個長到像是被毀容似的,滿臉都是紅艷的瘢痕。為什麼他們這麼勇敢,還想要結婚呢?萬一遺傳到孩子怎麼辦?

她不懂。

習慣性的穿過整個小鎮,一直騎到堤防。翻過堤防,整個秀姑巒溪娟秀的在她腳下潺潺而過。

這是她每天的固定行程。她愛這泓清亮的溪水,更愛站在溪邊望著自己倒影的芭樂叢。總是有酸甜的芳香飄揚著,累累的結著熟黃的芭樂。午休一到,她會騎十五分鐘的腳踏車到這兒吃便當,凝視著溪水潺潺,歲月就這樣安靜的過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