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九章(三)

…為什麼語音信箱會有人回答?「喂喂,妳是黎月氛嗎?」守軍用力抓著手機大叫。

「梨?我呸,那種甜斷腸子的水果能吃嗎?」信號非常微弱而嘈雜,像是收訊不良似的,但是憤怒的語氣卻傳達的很清楚,「我才不是什麼梨!」

守軍呆了一會兒,低頭確定號碼,沒錯啊。「…小姐,妳這兒是…」他念了一串號碼,「我打錯了嗎?」

【Google★廣告贊助】

「應該沒有吧。」聲音馬上轉歡快,「好人破天令?夜兒發超級好人牌給你是嗎?」

…她認識夜兒!只要認識就行了!「小姐,妳認識夜兒,妳知道她的行蹤嗎?」守軍的掌心不斷的沁出汗。

「知道啊~」手機那頭咯咯嬌笑,「五分鐘前她跟我吃過飯了。」

守軍猛然站起來,一陣暈眩,險些一頭撞到牆壁上,「…她在哪?她到底在哪?!我我我…我想找她,我要找她!」

信號斷了。

「媽的!他媽的!」守軍暴跳如雷,「靠妖啊,什麼時候不好斷,這個時候斷?!」他開始吐出一串髒話,流利的程度令人歎為觀止。

這努力撥號想要打過去,偏偏一直電話中。他心焦如焚,把手機的祖宗十八代一層層的問候上去。

(這位先生,手機最好有十八代祖宗啦…)

正滿肚子火氣,房內的室內電話居然響了,他沒好氣的拿起來,「喂!」

「你媽媽沒教你不可以罵髒話嗎?」嬌俏的聲音訊號依舊很差,但是卻差點讓守軍的下巴掉下來。

是…是她。是那個批評梨子甜斷腸子的神秘小姐!

「妳怎麼…妳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我剛剛是撥手機的欸?!」

「因為我神通廣大。」那聲音非常的神氣,「要查到你的電話不過是小事一樁。只不過我經過層層轉接,所以訊號差而已。你都不知道跳過多少芭樂樹才接到這兒。沒事住那麼遠幹嘛?我轉接的好辛苦…」

芭樂樹?這是啥?頭昏腦脹的守軍緊張兮兮的抓著話筒,「小姐,都不重要啦!夜兒呢?!」

「就跟你說她剛跟我吃過飯,回去啦。明天她還會來的…」

守軍開始欲哭無淚,「…那麼小姐,我請問妳在哪?」

「廢話,」嬌俏的聲音似乎覺得他很笨,「當然是我家啊。」

…救命啊,哪來的外星人啊~溝通這樣的困難…

「請問…」守軍開始帶著哭聲,「請問妳在哪個縣市?」

「你問這個啊?早說咩。」嬌俏的聲音歡快的回答,「花蓮縣啊。」

…花蓮縣這麼大,妳是要我去哪裡海底撈針…

「住址!我要住址!」他終於快發瘋了。

「嘻嘻,不告訴你。」嬌俏的聲音笑起來,「好女孩不可以隨便給人家住址的。」

…讓我死吧~別阻止我,讓我死吧~「小姐~」他吼了起來。

「好啦,知道了。不就是要夜兒的住址嗎?」嬌俏的聲音充滿企盼,「只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告訴你夜兒的住址。」

感謝上蒼,外星人偶爾也會開竅…不要說一個,一百個也回答,「只要妳給我夜兒的住址!」

「問你唷,你覺得什麼水果跟愛情可以搭上邊?」

水果?愛情?哪來的外星人…「…水蜜桃吧。」

「還有呢?」話筒那邊的聲音一沈。

「櫻桃?香蕉?蘋果?…」守軍急得要抓狂,他連珠炮似的唸出所有的水果,「小黃瓜?!」

「小黃瓜是水果嗎?!」換神秘的小姐氣得抓狂,「而且,小黃瓜跟愛情有個鳥關係?!」

「『愛情動作片』不都這樣演?用小黃瓜代替鳥啊!」守軍對著話筒大吼,他已經急到語無倫次了。

「…夜兒那麼聰明,怎麼會愛上你這沒腦的傢伙?」神秘的小姐發怒了,「答錯了,再見!」

夜兒愛我?他愣了一下,「喂喂喂,妳別掛電話,別以為妳是女人我不敢扁妳,香蕉妳個芭樂…」

「香蕉就不用了…你不是知道答案嗎?」神秘的小姐突然心情好轉,「雖然笨,還算有那一滴腦漿啦。我告訴你夜兒白天應該在哪。」她嘻嘻一笑,「你到玉里鎮上唯一的圖書館找…還有啊…想扁我?來啊!最好是扁得到啦~」一陣狂笑,電話斷線了。

…非好好說說夜兒不可,哪兒找來這種外星人當朋友?!

他氣急敗壞的開始穿衣服整理行李,心裡卻冒出一個疑問。

什麼水果跟愛情有關係啊?為什麼他莫名其妙的答對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算了,別試圖瞭解外星人的思考模式。最重要的是…他有夜兒的下落了…

「妳一定要把好人牌收回去。」他喃喃自語,堅毅的提起行李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