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十章(一)

第十章

「奇怪?」月氛咕噥著,敲了敲手機。「剛買的啊,怎麼雜訊這麼多?」

剛剛她想撥出去,卻一直聽到嘟嘟嘟的聲音,像是佔線中。搞什麼啊?

月氛媽卻連眼皮都懶得抬,沒好氣的說,「我說女兒,半狐妖要當到像妳這麼沒天分的,還真是難得。」她不禁抱怨了起來,「我們家可是比夜叉那族的血緣濃厚多了,起碼也和真狐妖通婚過幾代。妳除了臉蛋像,裡頭哪點像啊?真可憐喔,我們的天賦到妳這代就完蛋大吉…」

【Google★廣告贊助】

啊?「媽,妳在說啥?」月氛乾脆重新開機,耶!終於可以撥出去了!

月氛媽哀怨的嘆口氣。笨女兒,有「人」利用妳的手機當跳板連繫啦!這麼重的酸甜芳香都感覺不出來,真的沒救了…

妳看人家夜叉家的女兒多麼有天分,平平都是半妖,為什麼我們家的特別沒用…

月氛媽真的好想哭。

***

守軍風塵僕僕的到了玉里,緊張的有點手軟。要怎麼跟她說?一定不可以兇她,她敏感又脆弱,跟外表是天差地遠的…讓她生氣了,再絕交一次…

他真的會受不了的。

忐忑的上了計程車,忐忑的說出目的地,心裡不斷的盤算要怎麼說才好…就說,「妳是我的空氣。」?不行,聽起來太噁了。「妳怎麼不跟我連絡,妳知不知道我好擔心?」不成,太兇了…

「先生,先生。先生!」計程車司機扯開嗓子,「先生啊~到了啦!」

「呃?啊!怎麼就到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守軍慌張的站起來,頭頂狠狠地跟車頂親密接觸。

啊就只有兩公里,你是要我開多久?「…別把我的車頂撞壞啦。一百塊,謝謝。」司機接過鈔票,看到他像是遊魂似的跨出車子就要走,「靠!先生!你是有魂沒體喔?找錢啊~我還要找你九百塊啊!」

守軍愣愣的接過錢,腦子亂成一團,就這樣呆呆的握著九張皺皺的鈔票,像是機器人似的走進圖書館。

櫃台沒人。

他心馬上涼了半截。那個電話裡的瘋女人耍他!他臉色蒼白,恨不得馬上去痛扁那個外星來的瘋女人。

輕輕的腳步聲在他身後響起,他轉過身,看到她…是夜兒。

感謝上天,她恢復原狀了…安閒的推著推車,細心的幫書歸架。依舊是溫柔安適的面容,那他看慣了,雖然不美卻是他最想看見的臉龐。

夜兒抬起眼,驚詫的手一鬆,書本嘩啦啦的掉在地上。她顫抖著嘴唇,上前兩步,卻猛然驚醒,轉身就要跑。

「妳跑?妳敢給我跑!?」預習了半天的演說全忘得乾乾淨淨,守軍怒吼的追上來,「最好妳跑得掉!笨女人!!妳最好丟了好人破天令就逃之夭夭!媽的,生眼睛沒見過妳這麼笨的女人~救人救到命要丟了!妳躲我?喂,我做了什麼讓妳躲我?說啊!妳給我說啊~」

好熟悉,又好懷念的大嗓門…夜兒緊貼著書架,滿肚子的話想說,她好想說,好想說…

「先生,這裡是圖書館,請你小聲點…」

「最好我是先生啦!」守軍粗魯的把她拉過來,開始檢查她的臉和手臂,「傷都好了沒?笨啊!真是笨!就不漂亮了,妳看看妳,看看妳!弄到破相了啊!」心痛無比的撫著她額頭的傷疤,「是哪個醫生縫的傷口?縫得活像蜈蚣!我非告他不可!」

「…守軍,小聲點…這裡是圖書館…」夜兒哽咽起來,嗚嗚的哭出聲音。

搞砸了!媽的笨蛋,真的搞砸了!守軍恨不得打自己幾拳。明明這麼想她,幹嘛出口沒好話?現在把她弄哭了…是怎麼辦啊?該怎麼辦啊?

他狠狠地捶了一下書架,一頭都是汗。

夜兒哭了一會兒,瞥了一眼滿頭是汗,懊惱到要吐血的守軍,她掏出手帕,沒有擦眼淚,卻遞給守軍。「…很熱吧?你、你先擦擦汗…」

守軍突然餒了氣。夜兒…夜兒從來沒真正生過他的氣。「夜兒,我一直在找妳。」

「我知道。」她掏出面紙,努力將眼淚嚥下。

「我對妳…」

「我也知道。」她低聲,肩膀微微顫抖。

「妳不知道啦!」這麼久的焦心和煩憂突然一起崩潰了,守軍突然哇哇大哭,「妳什麼都不知道啦!妳笨死了啦!就是妖怪嘛!有什麼了不起?看久了就沒感覺了啊!沒有妳我會死啦,我會死啦!」

「守軍你真是…」夜兒嗚咽出聲,「你真是孩子氣…」她再也掌不住,和他抱頭痛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