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一章(三)

她牽過擺在咖啡廳前面的腳踏車,一步一哭的騎回員工宿舍。

夜兒任職的脂艷容廠區很氣派…跟其他同樣位於工業區的廠家一樣氣派。這樣氣派的廠商們卻座落在都城最偏遠、鳥不拉屎雞不生蛋,連公車都不靠岸的南方工業區內。

【Google★廣告贊助】

因為公車都不靠岸,更不用提捷運了。最近的公車站──搭計程車二十分鐘可達,運氣好的話,半個小時有一班,只要轉三班車就可以到火車站了。捷運呢…大約搭半個小時的計程車就有了…只要你不怕換線走到走斷腿。

所以工業區眾多員工只能咒罵著選擇開車上班(台北縣市多難停車你知道嗎?!),或者咒罵著花兩個小時通車(是誰選這個遠在天邊的工業區的啊?省租金也不是這麼省的!),更或者,乾脆把車費省下來,在附近租個房子住。

夜兒選了最後者。

比起其他同在工業區的廠商,脂艷容算是相當有良心的了。他們租下了附近的老舊公寓,便宜租給自己員工。雖然說工業區到員工宿舍步行也可以走死人,但是比起其他人淒慘的遭遇,算是相當幸福的了。

最少,騎機車五分鐘就可以回家,就算騎腳踏車,也不過十五分鐘。夜兒就是天天騎著腳踏車上下班的,剛剛的分手約會就是在工業區外的小咖啡廳。

茫然的從小咖啡廳騎回家,經過附近的停車場,微風帶來細細的談話聲。她的聽力比一般人都好,畢竟是半妖的後代。平常她會自動過濾不需要的資訊,但是一個熟悉的聲音卻引起她的注意…

那是她的男朋友…更正,前任男朋友。

「…恭喜啊,終於甩了那隻恐龍…」

「我叫她往東,她不敢往西啦。」工程師很得意洋洋,「嘿,她還是個處女勒。關上燈其實還滿…」

一陣曖昧的轟笑讓夜兒的臉變得慘白。

「這麼恐龍你也啃得下去喔~」他的同事諷刺著,「沒看過當龍騎士還這麼爽的…」

「我這是做好事你懂不懂?」工程師的聲音很犧牲奉獻,「我若不騎了她,恐怕她這輩子都沒機會被騎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啊?再說,對這種醜女也溫柔體貼,女生會覺得你真是個溫柔的人唷~」

「哇靠,你還想得真遠!原來你是這樣追到小鳳的啊~」

夜兒全身簌簌發抖,幾乎連踩踏板的力氣都沒有。但是她的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乾涸了。

原來…原來是這樣的。

她用力嚥下口水,命令沈重如鉛的雙腿快快運作,她想要離開這個地方,離開那些骯髒的人。

容貌是父母生成的,半點不由人…我也不願意,我也千百個不願意啊!!

她將悲憤全化成力量,將腳踏車騎得幾乎解體,一路超過了好幾輛疾馳的摩托車。路人目瞪口呆的望著時速超過七十公里的腳踏車,猛揉眼,沒想到青天白日下,居然就見鬼了…

顧不得路人的驚駭,她用最快的速度騎回宿舍,宛如一陣風般衝進自己的房間,這才放聲大哭起來,哭著哭著,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小鏡子,忿忿的一把抓來摔在地上,每個碎片像是嘲笑似的映出她很抱歉的容顏。

我…我…我也希望是個美女啊!嗚…

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就知道自己長得不好看。

好幾次哭著從小學回家,因為別人叫她醜八怪。

「媽媽…妳為什麼不把我生得漂亮一點…」她對著媽媽痛哭流涕。

她那宛如鐵塔的媽媽將工程帽推了推,亮出缽大的拳頭,「誰?!是誰?!是誰敢說我的夜兒不漂亮?!」這聲暴吼像是平天打了個響雷,左鄰右舍的小孩子都嚇得哭了起來。

…媽媽,又不是大聲點,別人就會指鹿為馬的…

「妳看看,我們夜兒長得多好!這麼可愛的小孩哪裡找?」很年輕就喪夫的葉媽媽完全沒有寡婦的喪氣,這樣的生氣蓬勃…什麼叫做胳臂上可以跑馬,看葉媽媽就知道了。

自從瘦小的葉爸爸因為車禍喪生之後,葉媽媽不但獨力撫養夜兒,甚至接下葉爸爸生前的工頭職位,到處包工程。說到葉太太,業界內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大家都說我是大肥豬、醜八怪啦!」夜兒還是滿臉眼淚鼻涕的。

「那都是胡說。」揮了揮額上的汗,葉媽媽很神氣的將腰一叉,「我可是出名的美女呢!我生的小孩怎麼會醜?」她轉頭跟她的工人們問,「喂,你們說是不是啊?」

「對啊對啊!」「大姐是大美人,小夜當然是小美人囉~」「小鬼不懂美醜啦,真沒眼光…」這些老粗叔叔們倒是很配合的安慰小夜兒。

(不知道是不是怕挨葉媽媽的揍…)

「叔叔,老師說,不可以說謊,說謊鼻子會變長喔…」小夜兒抽泣著說。

結果這班叔叔還真的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等她再長大一點,她就明白了。不管媽媽的聲音再大、再兇狠,再怎麼一遍遍的加強她的自信心…她這輩子都跟美女這兩個字搭不上邊。

本來她死心了、認命了。也接受了這種完全不公平的命運…但是現在,但是現在…

她實在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哪!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睡著了。等夜幕低垂,肚子餓得咕咕叫,她才醒了過來。

原來再怎麼傷心,還是會肚子餓啊…

她頹著肩膀坐了一會兒,無精打采的將地上的鏡子碎片掃乾淨,後悔不已。摔東西出氣真是勞民傷財…智者不取啊。

正在想要吃什麼的時候,粗魯的敲門聲響了起來,她連問都懶得問。會這樣攻擊她的門的,只有一個人…

「袁守軍,我的門沒惹你。」她打開門,省得又得花錢修理。她這位兄弟已經弄壞她三次門,舍監已經氣黑了臉,警告她再弄壞就要自己賠了。

警告我有用嗎?該被警告的是袁守軍吧?

「餓死了…妳吃了沒?沒約會啊?我想也是。妳家那一個怎麼都不約妳出去?我們一起去吃飯好了,真要命,假日居然待在家裡睡午覺,我的青春哪~夜兒夜兒我跟妳說,我又被甩了…妳知道資材的美美吧?她居然發好人證給我,還是霹靂無敵好人破天令!我的天…你們女孩子怎麼這麼難搞,讓我追到一個成不成…?」

袁守軍一面連珠砲似的抱怨著,一面伸手開她的冰箱,叫了起來,「冰開水?冰開水!妳的冰箱居然沒有其他飲料,只有冰開水!」

夜兒連掩飾浮腫的眼皮都懶得掩飾,反正他不會發現。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