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二章(二)

光吃肉對夜兒來說並不難,她原本每餐都需要吃點葷食,只是其他的食物不吃而已。就算餐餐白水煮肉,她也能夠甘之若飴,這點沒問題。

但是…多運動?怎樣的運動才算「多」呢?

【Google★廣告贊助】

嚴肅的思考之後,她決定,每天上班的十五分鐘腳踏車,延長成一個小時,下班也比照辦理。回家以後,她還坐上一個小時的仰臥起坐…

這樣的運動量算是「多」吧?

要成為美女,每天要浪費的時間真是多啊…懷著這樣的感慨,體力過人的她,開始嚴肅的執行了。

畢竟她在公司中是那樣的不起眼,自然也不會有人發現她這樣超人般的運動量。只有試圖和她和好的守軍半喘著追過她的腳踏車。

「喂~喂!夜兒!」守軍獨自吃了幾天飯,越來越食不知味,決定先放下身段,「早、早安…」

正繞著園區騎腳踏車的夜兒停了下來,看了看上氣不接下氣的守軍,「…早。」然後飛快的把腳踏車騎走。

就這樣?就這樣?!守軍瞪大眼睛,看著揚長而去的夜兒。

靠,我刻意來跟妳和好,妳就這樣走了?「跩什麼跩啊!醜就算了,個性還這麼差~」他咆哮了起來,卻不覺得解氣了,反而有些沮喪。

但他不知道已經騎很遠的夜兒聽到了他的聲音,反而把腳踏車踩得更快更急。就算是會累死,她也絕對不讓任何人再嘲笑她了!

只是夜兒不曉得,她這樣上下午騎著腳踏車在園區裡繞,已經讓警衛有些精神衰弱了。

園區守衛目瞪口呆的望著又從他面前經過的夜兒,魂不守舍的問著正在低頭看報紙的同事,「…我們園區…應該很大吧?」

「兩甲地,你說大不大?」同事沒好氣的回答。

「那、那個,騎著腳踏車有辦法十五分鐘繞完嗎?」他顫著手指問。

「騎機車吧?騎腳踏車怎麼可能?你腦筋有問題喔?」他的同事翻過一張報紙,不太耐煩的回答。

園區守衛不再說話,瞪大眼睛看著夜兒表情嚴肅的超過三部機車。

她她她…她騎得是腳踏車啊!

不可能,一定是我看錯了!她應該只在附近繞一繞而已,所以才會這麼快從他面前經過…

他決心自己去找出答案,騎著摩托車跟著夜兒的腳踏車出發…

回來以後,他馬上跑去收驚。那個女人…一定不是人!「園區要拜拜啦!」他哭著跟警衛主任說,「太可怕了,有、有有有…有妖怪啦~」

夜兒不知道她將守衛嚇個半死,但是她天天騎著腳踏車在園區裡繞,她也很肯定,園區的確有許多從「外地」來的「移民」。

這個嶄新的工業園區位居都城邊陲,雖然屬於都城的轄區,距離市中心真是遠在天邊。而且規劃的宛如迷宮,許多初次來洽公的陌生訪客常常在烈日或寒雨中淚流滿面的尋找目的地。

努力騎了幾天,她就默默的幫腳踏車裝上後座。她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有人迷路在這個廣大的工業園區裡,饑渴數日後,化為一堆白骨,默默的葬身在大樓的陰影處…?

這種不祥的想像讓她常常在路上撿到迷路的訪客,默默的將他們送到目的地。倒不是她好心,實在她怕這些人真的迷路餓死在園區,將來就這樣「住」下來…

她膽子不大的。

撿多了,有時候她也會無語望青天。當然,大部分她載的迷路者是「原住民」,但是偶爾她也會載到「移民」。

夜叉的血統傳到她這代,已經算是很稀薄了,但有種頑強的敏感,卻根深蒂固的藏在她的靈魂裡,甚至她的這種敏感比母親還強。一般來說,屬於妖的「移民」都帶著或深或淺的腥味,移民的時日越長,味道就越淡。當然也有屬於仙或神的「移民」,他們幾乎都帶著極淡的花香或檀香。

但是載到神仙屬的「移民」她也不會多高興。若是連天界都混不下去,得到人間討生活…這神仙也不見得會是啥善類了…

所以,當她載著移民的時候,比載原住民緊張多了。

就像現在她載著的這位西裝筆挺、高大英俊的紳士。據他自己講,因為公司剛搬到園區,所以他停好車,就在廣大的園區迷了路,找不到自己公司了。

…我沒有種族歧視。夜兒在心裡默默的說。雖然她比較希望園區組織個「救難隊」之類的組織,專門營救落難迷路的旅客…不過救難隊還沒出現之前,她還是很認命的作義工。

雖然她手上捏著一把汗…好吧,她身後這位紳士應該是神仙屬的「移民」,但是瘟神也是神,你說是吧?

她其實是滿害怕的。

等將他載到目的地,夜兒真的只想趕緊回公司。她運動的時間快結束了,也該上班了。

「等等…」那位年輕紳士叫住她,語氣遲疑,卻著更多的期待,「…妳…謝謝妳。小姐,妳應該是混血吧…」

夜兒手心沁出更多汗,戒備的看著他,「…這都城是有管理者的。你你你…你別輕舉妄動。」

「果然!妳也知道管理者!」紳士露出歡欣的笑容,熱情的往她靠近,嚇得夜兒險些拋棄腳踏車逃跑,「…妳別害怕呀。我只是沒想到…會遇到同類!我是大神重的後代,妳是…?」

隔斷天地的大神重?夜兒雖然仍然戒備,提著的心倒是放下了些。到底也是有頭有臉的天神,子孫再不肖也有限吧?

「…我是夜叉半妖徐夜兒的後代。」她怯怯的回答,「我也叫夜兒。」

「我真是太高興了!」紳士掏出名片,「我好些年沒看到神族的後代了!有機會吃個飯吧?真是…好巧啊。這個都城什麼移民都有,就是混血少…」

「…夜叉是神族?」夜兒愣愣的接過名片。她一直以為她是妖怪的後代呢!

「妳不知道?」紳士笑得很開懷,「夜叉族是因為遭罪才被放逐到人間,被罰『如獸居、如獸行、茹毛飲血』,刑罰早滿了,全族回天界了。夜兒,妳是神族的後代呢。」

這位宅心仁厚的紳士卻沒有說出所有的實情。其實夜叉族雖然勉強稱為神族,卻是眾神族的奴僕。獨在人間為異類,連神仙之屬都不屑往來,能夠遇到身世相近的夜兒,他實在太高興了。再說,他同時也是二十一世紀的人類,對於那種社會階層也頗反感。

沒錯,這位小姐果然是夜叉的後代。博學多聞的他滿意的點點頭。沒想到這麼長遠的傳承,這位小姐還保留了若干夜叉的神靈和神力,以及部份外貌,真是難能可貴。「妳一開始就認出我的身分?」

夜兒遲疑了一會兒,「…你不但身有檀香,而且天眼微開。」

太令人驚奇啦!這可能是他這些年來遇到能力最高的半神人呢!「真沒想到妳居然…」

夜兒卻侷促起來,「呃…」她低頭看著名片,「崇遠志先生。我該上班了…」她含含糊糊的道別,說真話,她實在不願意跟「移民」或「移民後代」有太多的接觸,她是人。

本來已經騎走了,但是她還是忍不住的騎回去。「…崇先生。」

看她離開有些失望的紳士笑咧了嘴,「怎麼了?夜兒小姐?」

他真是個客氣的…移民後代。「…崇先生,天眼微開,可以讓你賺到很多錢。」資訊就是力量,預卜先知當然可以賺大錢,「努力賺錢就好了,別把這能力拿去別的壞地方…」她苦惱自己幹嘛多事,「…都城的管理者很厲害的,你不要…千萬不要觸怒她。不要隨便使用你的能力。」

吞吞吐吐的把話說完,她逃命似的把車騎走了。

崇遠志呆呆的看著她的背影,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在心裡面流轉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