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三章(一)

第三章

這個減肥菜單讓夜兒吃了很大的苦頭。

坦白說,珮芸學過一些粗淺的營養學,所謂久病成良醫,減肥有啥?她都屢戰屢敗的減了三百多回合了,自然成了專家。這份素食減肥菜單不但將熱量控制在一千四百卡路里,堪堪維持一個人的基本所需,份量也不至於慘無人道,營養也還算得上均衡。

【Google★廣告贊助】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夜兒就是無法克制自己想要吃肉的慾望。

但是為了不再被人嘲笑,她真的是咬緊牙關捱了過去,但是要同時要維持那種高運動量,實在是太吃力了。

第一天,她餓得肚子咕咕叫的上床睡覺。翻來覆去到大半夜才睡去,精神非常的慘澹,第二天自然無精打采。

第二天好不到哪去,尤其是看到滿紙的青菜蘿蔔就全身無力,但她還是勉強自己將這些菜葉子吞下去。

就這樣…她堅持了一個禮拜…臉色卻越來越難看,工作效率也一落千丈。主管當然不會關心妳減肥是否減得四肢無力的。

他們企劃部的主任是出了名的色胚,在他手底下當部屬是很可憐的。長得略好些,身材窈窕點的,總是會讓他涎著臉吃豆腐,那些千篇一律的黃色笑話也令人難以消受:但是長得平凡些、胖一點點的,卻過著萬劫不復的生活。

他就是標準的醜女生當男生用,男生當畜生用的無良主管。夜兒在他手底下已經夠慘的了,主任幾乎都把最麻煩的案子都丟給她,做得好,就直接搶了過去,掛他喜歡的美女同事名字,功勞都是別人的;做不好,那真的是罪該萬死,什麼難聽話都出籠了。

「做這什麼東西?!」主任直接把檔案夾丟到夜兒的臉上,「像妳這種貨色,街上隨便抓就一大把,不想做就別來上班了!這幾年都做到狗身上去了?妳看看妳,妳看看妳!給我結什麼屎面?媽的,瞧妳這份案子寫什麼?妳回去重念幼稚園好了…」

主任滔滔不絕的罵著,夜兒紙知道他在罵人,卻不知道他在罵些什麼。瞪著他不斷指過來的食指,她只想到…

我、我好想吃肉啊…

烤雞、排骨、肯德基…一直在她眼前不斷旋轉跳舞。她好想吃,好想吃啊~

肉體上的飢餓還不算什麼,這種心靈上的飢餓才是折磨人。雖然用鋼鐵般的意志熬了過去,但是…她開始懷疑,這樣的折磨是為了什麼。

不就為了能夠不受嘲笑嗎?

但是要減到什麼程度才可以不受嘲笑呢…?

自從減肥以後,她跟其他女孩子的感情明顯好了許多。或許是有了共同的話題吧?中午她總是跟著大家一起吃飯。這幾個都在減肥中的女孩,總是滿臉悲壯的把自己帶來的「便當」擺在一起吃。

說是便當,也幾乎是苜蓿芽、豆芽、和小麥草果汁。最最豪華也只是生菜沙拉而已。應該令人雀躍的中飯時間,氣氛低沈的像是葬禮一樣。

不過一大群女孩子一面吃飯一面談心事,倒是滿不錯的經驗。但是她們企劃部最瘦的女孩子居然乾扁的捧著一盒生菜沙拉加入她們,倒是很令人瞠目結舌的。

「…麗婷,妳幹嘛?要減肥?」幾乎所有的女孩子都叫了起來。

這位麗婷小姐身高一六○,體重四十八,可以說是時下最流行最標準的身材了。連她都要減肥,其他女人怎麼活啊?

只見麗婷苦著臉,一面食不知味的啃著菜葉,「…昨天我男朋友捏著我的肚子,說我胖到肚子捏得起來了。」

整個企劃部的女人一起炸了起來,紛紛破口大罵,非常憤慨。但是她們還是一口口的把苜蓿芽吞到肚子裡去,甚至還不敢把午飯吃完。

夜兒什麼話也沒講,只是默默的啃著青菜。

連這樣都被嫌棄…到底男人心裡是怎麼想的?為了忘記對肉的慾望,她開始仔細的觀察,細心的聽。

根據她良好的耳力聽壁角的結果,她發現,男人會拿女朋友的身材相貌出來互相誇耀,就跟他們誇耀收入、汽車、房子或者是支持的球隊是一樣的。誰的女朋友越瘦、越漂亮,就越容易贏得其他男人的豔羨。

對這些男人來說,女朋友心腸好不好、有沒有才華,倒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讓纖瘦的美女心甘情願的跟在他的身邊,帶出去的時候才不會沒有面子。

條件越好的男人,這種傾向越嚴重。當然他們都說自己不是以貌取人那種膚淺鬼,但是事實上…幾乎每一個都是。

喜愛美好事物是每個人的天性…但是為什麼男人就不受這種限制呢?

夜兒覺得很困惑。這些所謂條件好的男人,也不見他們纖瘦到四十八公斤,好吧…這是女性的標準。但是也不見得個個一八○,貌似潘安啊。

其貌不揚的男人最喜歡說,「男子以才為貌」。那麼女人為什麼就必須「以貌為才」呢?

她突然覺得社會標準是件很難懂的事情。

八十四到四十八公斤…是多麼遙遠的距離啊。她突然感到未來充滿了黯淡和恐怖。真不敢相信,身為女人,似乎永遠脫離不了被殘害的命運。中古世紀的法國女人崇尚細腰,勒到不能生育;古代的女人尚纏足,全數殘廢了上千年;到了現代…

情形一點也沒有好轉。現在減肥成了全球運動,不再局限於某些區域。這些可憐的女人拜天涯若比鄰的發達,無一例外的掉入餓肚子的厄運。

若是女人把花在減肥、美容的精力都拿來研究發展社經,恐怕人類文明早就一日千里,移民到冥王星了…唔,當然也得男人先放棄對於戰爭的興趣。

戰爭和美容,真是人類文明的兩大重要阻礙啊。

她真的不懂這種詭異的文明阻礙。

不懂歸不懂,她還是努力的減掉了十公斤的體重。生命是很奇妙的,自然會尋找出路。雖然她想吃肉的慾望從來沒有衰退過,反而有越來越激烈的趨勢,不過,她已經可以在這種絕對營養不良的情形之下正常的工作和從事超時運動。

站在體重計上面…她當然很欣慰。只是「想吃肉」這種慾望,讓她的喉嚨越來越乾渴,她常常瞪著路上行走的貓或狗,有種撲食的衝動。

想像溫熱的血液順著喉嚨流入,甜美的肉食在撕裂下更有種醉心的軟韌和嚼勁…

不對不對。她拼命搖頭,減肥減瘋了嗎?她在想什麼?

然而,卻發生了一件令她非常不安的事情。

這天,她依舊在公司外面的小花園吃便當。很巧的是,今天企劃部的同事們剛好都有事,所以她是獨自一個的。食之無味的把整盒苜蓿芽吞下去,實在吞不下難喝的小麥草汁,她仰頭咕嚕嚕的灌水,想把口腔那股乾澀的味道沖掉。

「這樣吃下去…妳會死的。」身後響起非常好聽的聲音,卻把她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行銷部那位神秘的小美女正在對她微笑。

只是笑得很不懷好意。

夜兒狼狽的四下張望,只有她和小美女面面相覷。

這位叫做「黎月氛」的小美女,第一天到脂艷容就引起了很大的騷動,和夜兒幾乎是同時進公司的。她的美帶著神秘感和妖媚,幾乎所有看到她的男人都會立刻「煞」到。許多辦公室情侶因此分手,已婚男人全忘了自己的婚戒…脂艷容女人們都咬牙切齒的罵她「狐狸精」。

只有夜兒默默的在心裡說,本來就是…狐屬的「移民」。大概是混血吧?所以這種天生的魅惑不會收藏…

不過夜兒一向跟這種美女沒有什麼交情,當然也就敬而遠之。我是人,用不著跟「移民」混太熟。這向來是夜兒的堅固信念。

突然被黎月氛叫住,夜兒有些尷尬,「…午安,黎小姐。」

「叫我月氛。」她頗親熱的挨著夜兒坐下,「聽我的勸,妳還是開始吃葷食吧。不然…後果可能很糟糕喔。」

跟「移民」…好吧,「移民後代」相處,夜兒向來都是非常緊張的,她只想快快逃離現場,「…午休時間快結束了。」

黎月氛卻抓住她的手腕,淡淡的狐味混著香水,居然非常好聞…令人有些頭暈目眩,「其實,死掉還不是最糟的結果。」她狹長的丹鳳眼閃了閃,「萬一夜叉的本性甦醒了…其實也不算糟。只不過人間就成了妳的獵食場了…」

「狐妖,妳想對夜兒小姐做什麼?」一陣金光微閃,準確的擊中月氛,逼得她鬆開手。十步外的崇遠志面凝寒霜,他疾步走過來,擋在夜兒前面,「夜兒小姐,妳沒事吧?」

夜兒更尷尬了,「呃…」她不想跟移民後代有啥瓜葛啦!不管是神是妖都不要~~

「另一個半神人?」月氛凝神起來,冷哼一聲,「別以為我就會怕了你!」

趁他們對峙的時候,夜兒看了看表,悄悄的逃走了。

這兩個嚴陣以待的「人」卻沒發現她溜掉了。

「狐妖,妳到底想做什麼?妳不會想觸怒管理者吧?」遠志瞪著她,眼神很是堅定。所有的「移民」和「移民後代」都被殷殷告誡過,這個都城在「管理者」的範圍內,是嚴禁鬥毆和損傷人命的。

縱使是流盪人間的妖魔眾神諸仙,也非得買管理者的帳不可。在都城,她是唯一的仲裁和法律,就算四天界至尊和魔界大王,也得在都城服從她的規則。

「不需要你提醒。」月氛沒好氣,「怎麼?她是我的同事,我還不能夠跟她說話?倒是你,你算哪根蔥?」

「夜兒小姐也是我神族後代。」遠志很理直氣壯,「同族有難,我怎可坐視?」

月氛翻了翻白眼,「…神族就是這麼白癡,就算是半神人也是一樣的。」她媚眼一轉,噙著冷笑,「你念同族之誼,就忍見她墮魔道?她繼續吃素好了…哪天兇性大發,怕是這個工業區的所有生物也不夠她吃的。」

她嬌媚的轉身,「哼,好心還被雷親!神族就好了不起,都是對的?妖族就一定為惡了?你們這些人,腦筋都是裝水泥的…」

遠志呆了呆,掐指一算。不由得也擔心了起來。

***


健康警語:減重途徑眾多,「少吃多動」並非唯一途徑,飲食請向營養師,運動請找健身教練洽詢,網上流傳的各式快速減重食譜和各種簡短運動未必能達到效果甚至傷身,還請多查證。啾仔和蝴蝶關心您。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