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三章(二)

夜兒懷疑最近走了什麼霉運…為什麼總是跟些「移民後代」糾纏不清?她覺得很無力,轉頭看看,還抱著一絲希望,說不定他是來找別人的…

「夜兒小姐。」遠志對她迷人的笑笑,周圍三公尺內的女人都迷得頭昏腦脹,眼前這個男人真是充滿聖潔的溫柔氣味…

他、他他他…他怎麼登堂入室到人家的公司,還跑到企劃部?

【Google★廣告贊助】

「…崇先生,我在上班。」她手足無措。

「我知道。」遠志憐愛的看著她微紅的臉頰,覺得他這個同族真令人見憐(神族的眼光是有些怪異的…能力越高越容易被愛慕),「…我聽說,妳改素食?」

夜兒愣了一會兒,明白他是用自己的「特異功能」偷看了別的同事的心靈,雖然她不受影響,但還是有點兒不高興,「…崇先生,我跟您提過,不要隨便使用你的能力…」

「啊…以後我會注意的。」遠志的臉孔有些發燒,「但是妳不太適合素食。狐妖雖然居心叵測,但是她的顧慮是對的。」躊躇了一會兒,「這是我輩長老給我的護身符,可以壓抑妳的能力…最少不會讓妳…讓妳恢復夜叉的獵食本性。」

夜兒不知道怎麼拒絕,遲疑的接過了那個護身符。「…崇先生,我還要上班。謝謝你…」

「我知道的。」他溫暖的微笑,「如果有什麼事情…請來找我商量。這都城的半神人很少很少,相逢即是有緣。都是同族的,妳千萬不要客氣。」

…我是人,可不是你的同族呀…即使這麼想,夜兒還是很體貼的回答,「我明白了,謝謝崇先生這樣關心。」

等崇遠志走了,大夢初醒的眾家姊妹圍攏上來,七嘴八舌的打聽那位崇先生的底細。夜兒整個人都獃住了,這要怎麼介紹…?

「…只是遠親,其實我一點都不熟…」她可憐兮兮的藉口卻一點也沒被聽進去。

夜兒的人緣指數從平平立刻躍升到破表。幾乎全脂艷容的女人都知道了,葉夜兒有個帥到會流湯、有錢到滿出來的遠親表哥(這些女人的情報力真是令人驚嘆…),這天下班,企劃部、行銷部和研發部的聯誼,就指名要夜兒一塊去。

「組長,」夜兒著慌了,「我不喜歡那種場合…我可不可以不去?」

「為什麼不去?」珮芸瞪起眼睛,「妳瘦了很多不是嗎?」她很滿意的對夜兒點頭,「瞧瞧,雙下巴不見了,漂亮許多哩。妳只欠一點點的化粧…」

「…連我們專屬的化粧師都建議我整容。」夜兒的臉上掛下了幾條黑線。

「化粧師?」珮芸嗤之以鼻,「他們除了會領薪水,會做啥?除了把人越化粧越醜外,還會做啥?叫他們毀容師還差不多。」她興致勃勃的拿出粉餅,「喂,上工啦!姐妹們,把妳們的壓箱絕活使出來吧!」

吆喝一聲,基於輸人不輸陣的決心,全企劃部的女人全湧了過來,紛紛貢獻自己的化妝品和專長,不到一刻鐘,夜兒攬鏡自照…看到鬼也沒這麼可怕。

什麼叫判若兩人?這就是了。她真是驚嘆企劃部眾家姊妹鬼斧神工的奧妙…

「哇~化腐朽為神奇啊…」有個不長眼的男同事說了這麼一句,馬上被十幾個粉拳打到變成遙遠地平線的一顆星星。

夜兒還是尷尬的笑笑,冷不防被珮芸拉下了長裙的拉鍊。她嚇得跳起來,「組、組長…妳要幹嘛?」

「幫妳改頭換面啊。」她嘖嘖有聲,「穿啥長裙?人胖更需要把小腿露出來啦。拖拖拉拉的,看起來多沒精神。裙頭捲一吋起來,穿高點。」

不愧是經年累月的減肥專家啊…連穿衣服都有獨到的心得。原本夜兒自卑自己的身材,總是開著前襟不敢扣,看起來反而臃腫。珮芸要她把裡頭那件高領衫脫掉,只穿著針織外套,卻只扣中間的三個釦子。這麼一來,領口將夜兒豐滿的前胸露出一大片,下襬又小開一些,凸顯她皮膚皙白豐滿的優點。

露出小腿的膝下A字裙,搭配針織性感的小外套,原本平凡無奇的乏味打扮,居然只是改變一下穿著方式,立刻就顯得耀眼。

夜兒的嘴張成一個O型,佩服的五體投地,「組長,妳真是太厲害了~但是…好冷喔…」十一月天只穿著針織外套,還有大片的皮膚面積散熱…未免也太「涼快」了。

「當女人哪有怕冷的!」珮芸氣勢十足的喊,「二十一世紀的女人沒有在怕冰天雪地的啦!順便燃燒卡路里!這是女人的宿命啊~」

…二十一世紀的女人真不是容易當的啊…

怕冷的夜兒瑟縮的跟著大隊氣勢豪壯的姐妹到聯誼的餐廳去。結果她呆了一下…居然是吃麻辣火鍋。

姐妹們紛紛傳著甲殼素,人人都吞了好幾顆。遞給夜兒,她搖搖頭,「…我不吃肉的,不用了。」雖然一直暗暗的吞口水。

「要減肥明天再減啊。」

「欸,別害人家好不好?沒關係,也有青菜啊、豆腐啊…還是可以吃飽的。不過湯不要喝喔,那可是『肥料』…」

夜兒有些失神的看著大盤大盤的牛肉、羊肉、雞肉…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呃?喔喔喔,好,我知道了…」

這比在家裡吃草還難過…大盤大盤的肉食就在眼前,她卻碰也不能碰啊~

我要吃肉,我要吃肉啊~

她的所有注意力都讓幾大盤美味的肉食吸引了,完全沒有注意到守軍就坐在她身邊。當然也沒注意到守軍目瞪口呆的望了她許久許久。

這麼段時間沒見到她…她真的變美了!

淡淡的妝在她臉上,原本英氣的兩撇濃眉被收拾的服服貼貼,深色的唇膏讓她的唇顯得豐滿誘惑…更重要的是,相處這麼久,從來沒有注意到她居然這麼「有料」。

C?還是D?說不定是E喔…

守軍悄悄的吞了口口水。

他的另一邊坐著他追了很久的美女,但是這個晚上他都魂不守舍的偷看著同樣魂不守舍的夜兒。

這種魂不守舍的結果,就是讓他追求的美女跑了,但是守軍居然一點可惜的感覺也沒有。

呿,脾氣壞、腦袋又空空如雪洞。想到那個美女同事,守軍鄙夷的從鼻孔裡噴氣。再怎麼說,還是夜兒好相處…

他被自己的念頭弄得一呆,不知道為啥會這樣想。

這天晚上,他居然因此失眠了。

***

吃到一半,夜兒終於受不了,半途脫逃了。

再捱下去…她怕自己會伸手抓起生肉,血淋淋的吃了起來。

啊…肚子好餓啊…我想吃肉,我想吃肉啊~

走出餐廳,她茫茫的在路上走著,連人家抱著的小嬰兒,她都覺得好好吃,好好吃…

她伸手握住皮包上吊著的護身符,卻只覺得越來越煩躁。

「還是放棄素食吧。」甜美的嗓音在她身後響起,夜兒卻已經餓到快失去理智,沒有一點驚訝的表示。

越飢餓,她的感官就越靈敏。她早就察覺那個奇怪的狐狸美女跟在她身後了。

「別過來,」夜兒的聲音都有些變了,「再煩我就吃了妳!」

「何必如此衝動?」月氛笑咪咪的,「夜叉,妳的能力比我高強,幹嘛像沒用的人類這樣餓個半死?無非就是要變美…用不著冒著恢復獸性的危險,我,讓妳達成心願如何?」

夜兒打量著她,眼中充滿懷疑。

「當然,不能夠是免費的。」月氛露出詭麗的笑容,「只要妳答應我一個願望,除了妳…別人不行。」

…是說,她可以開始吃肉了?夜兒半昏沈的腦子像是抓到根救命的稻草,突然燃起希望。

只要可以吃肉又不變胖,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我答應妳。」她虛弱的說。


健康警語:減重途徑眾多,「少吃多動」並非唯一途徑,飲食請向營養師,運動請找健身教練洽詢,網上流傳的各式快速減重食譜和各種簡短運動未必能達到效果甚至傷身,還請多查證。啾仔和蝴蝶關心您。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