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楔子

城市大了,什麼怪事都有。

只有我知道,聊齋的「夜叉國」並不只是傳說而已。

根據聊齋第四卷,夜叉國,曾經提到一個徐姓商人遇船難,漂流到夜叉國的故事。徐商不但在娶了夜叉女,還生下二子一女。這三個孩子分別叫做彪、豹,和夜兒。

【Google★廣告贊助】

徐商後來遇海船搭救,帶著徐彪回中原了(當然沒跟他的夜叉老婆說,烙跑的),後來徐彪長大了,當了大官,偶爾得到兄弟的消息,痛哭著一意要回去接弟妹和母親。很幸運的,在海運那麼不發達的時代,他找到了弟妹和母親,一家團圓,並且屢建戰功,全家都榮華富貴,可喜可賀。

真的…可喜可賀嗎…?

「夜兒以異種無與為婚。會標下袁奪備失偶,強妻之。夜兒開百石弓,百余步射小鳥,無虛落。袁每征輒與妻俱,歷任同知將軍,奇勛半出于閨門。」

這段文字寫在一副畫得很逼真的古舊畫軸,一代代的母傳女,神秘的流傳下來。我不姓徐,但是我也不姓袁。這是母系的獨有祕密,不是父系社會的男性能夠知道的。

時代已經過了幾千年,但是夜叉的血統卻頑固而堅強的,影響著夜兒的每代女孩。

那位曾曾曾…曾不知道哪兒去的曾祖母,用她頑強的血緣宣告她曾經存在過的事實。

我們只知道她叫做徐夜兒,是第一代的夜叉半妖。累代與人類通婚,而我們這群女孩兒…卻依舊承襲了她的部份容顏身形,和讓人驚駭的怪力。

…城市大了,什麼怪事都有。

只有我知道,聊齋不只是聊齋而已…
  ←博客來有書喔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