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完》

然而,說不來的熾,每年冬天都造訪。而依秀,也一直沒有找新的情人。

某年冬天,熾用竹管吞吐火焰,依秀覺得很有趣,第二年的冬天,熾送她一桶煙草,還有一只非常精巧的長煙嘴,告訴她,這是北大陸的嗜好品。

不只這些零碎的小禮物,他還帶來許多故事,還有一把琴。那是一把可以抱在懷裡的樂器,熾說,這種琴叫做阮。

【Google★廣告贊助】

依秀學會了阮琴,彈奏了整個雪深無聲的冬季。

「用阮琴代替情人的擁抱麼?」依秀笑。

「我倒寧願妳擁抱一個真正的人類。」熾的聲音很低啞。

依秀偏頭看著外面的雪,「熾,不要覺得我很悲哀才一再來訪。我寧可你想看到我才來。如果這是你的希望,我會去找個情人,哪怕是我不喜歡他。」

「…別這樣。」

「那你也別這樣。」依秀撥著弦,「我不去求也不願求。讓一切順其自然吧。」

「…我們的時間不同。」熾遲疑了一會兒,「一年對妳來說很漫長,對我來說卻很短。在我的感覺,每年拜訪只是無數歲月的一瞬間…但卻是妳生命中漫長的一部份。」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依秀倒了杯茶,「對你來說,來我的屋子裡渡過寂靜的冬天,快樂嗎?」

熾良久沒有說話,只是注視著依秀。「…是我僅知的快樂。」

「那就好了。」依秀笑笑,「那就可以了。」

明知道不應該,但他還是迷戀了這個淡漠而灑脫的女子。每次看到她,都覺得她成熟一些。但和匆匆忙忙的往衰老奔去其他人,卻又有那麼一點不同。

十年。熾和依秀共度了十個冬天。

在平均壽命只有四十,五十歲就算長壽的村子,二十六歲的依秀卻依舊還有少女的影子。村人都知道聖女有個冬天就來造訪的情人,但誰也沒見過,只能聽到笑語和音樂聲。

他們不敢干涉聖女的生活,但這個陌生人的確讓他們很不安。後來有人看到他們倆吞吐火焰,認為是火神造訪他們村落。

但誰也不敢去問,漸漸習以為常。

***

第十年的冬末,熾安靜的離去。依秀倚著門看他走遠,冰封的小河融蝕,倒映出她的容顏。

她幾乎沒有老。和她同齡的異母姊妹早就有了皺紋。

發了一會兒的呆,她伸手攪亂水影,河水冰寒刺骨。

熾是誰都沒關係,他會不會來也沒關係。能夠保有十年的約會,已經超過她預期太多了。她的一生早就註定,也沒有任何不滿。

反過來說,和飽受毆打凌虐的村裡婦人相比,她的情人斯文有禮,非常完美。說不定比別人的丈夫要好太多了。休妻的、娶妾的、賣妻的。太多太多。

她沒有任何不滿。

但是,那年春末,熾卻來了。在一個深夜,從聖火中冒出來,滿身血污。

「我並不想嚇妳。」他輕笑,眼神開始渙散。

「我早就知道了。」依秀回答。

「依秀,我真的不會來了。」熾的溫度漸低,「以後都沒辦法來了。」

第一次,他見到依秀的眼淚。那個灑脫的女子,注視著當下的女子,臉頰蜿蜒過兩行淚。

呵,依秀…

「我是火神。」熾說,「本來只是好奇,我從來沒有眷顧過的蠻荒島嶼,居然有人崇拜我。後來才發現…這是我最初滴下的眼淚。」

這滴淚成了他們口中的聖火,這滴淚又衍生了依秀稀有的眼淚。

他抓攏聖火,凝成一顆水滴狀的金色珠子。

或許,他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吧?上神不斷的消滅危險的神祇,早晚會輪到他。只是沒想到這麼快。上神要的,也不過就是這滴最初的火之淚。

「依秀,妳是最親近我的人,我的弱點。」他虛弱的笑,把珠子遞給她,「總有一天,這火會燃燒天堂。快逃吧…在上神找到妳之前,吞下這顆珠子,快逃吧…」

他不是一直獨自流浪,就怕給自己親愛的人帶來災難嗎?為什麼一年又一年的,拜訪這荒村的巫女呢?

因為她擁有火之淚?

「不是的,」他微笑,觸著依秀的臉頰,慢慢變淡、消失。「妳才是我的火之淚…」

依秀默默跪坐著,懷抱虛空。失去了聖火,火殿慢慢黯淡,寒冷。即使是春末。她咽下那顆金色的珠子,全身像是竄起火苗,她瞪著自己的雙手,像是黃金火焰打造般。

擁著阮琴,她縱入油燈的火焰中。無盡黑暗,點點的火焰明滅,像是一道道大門。

火焰熄滅,總會在其他地方再升起。火神,當然也是如此吧?

「我會再見到你,對吧?」依秀輕輕的問。

見到你,很好。見不到你,也很好。既然你不會來敲我的門,換我去敲你的門吧。

她踏上旅程。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