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院月 之二十二

身為皇上最「寵愛」的知事郎,調查皇室祕檔並不困難。仔細核對…果然如此。傅氏留宮的幾本手記殘本,就有參也參不透的奇怪文字…

那不是文字,是特有的句讀。他家娘子…果然是傅氏後人。

【Google★廣告贊助】

雖說真本藏在太祖皇帝的牌位處,但祕檔有存摹本。「一生一世一雙人?」那個「?」,是憤怒的疑惑和質問。

原來這是傅氏的真正心情,不是後人揣摩的承諾等等。

「怎麼突然在看這個?」皇上不知道幾時進來了,稀奇的湊上來看,順手摸了他的臉蛋。

「稟皇上,恍惚記得傅氏手札似乎有些見解能行,順手翻查了。」他面不改色,依舊漠然的抽出帕子擦擦。

皇上沒好氣的拿起那個摹本,瞧了半天,深深嘆了口氣。「我猜這勾兒,大概是揪著太祖皇帝罵吧。說起來,咱那祖宗威皇帝就是個蠢的。須知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啊!這麼個能幫打下江山的紅顏知己,出得殿堂,貼得心肝。我求都求不到,威皇帝就能蠢個死人…但凡他堅持一下,立傅氏為孤后…我這倒楣的子孫也不會過得這麼痛苦,被後宮那些女人煩個賊死。」

三郎眉一皺,「皇上慎言。」

「慎你姥姥!」皇上忿忿不平,「我就這麼一畝三分地了!還不讓我喘氣?三郎我苦啊!你當我不想跟老婆好好過日子?我想啊,很想啊!我也想有個知冷著熱的人,最少有人陪我苦熬啊!不然我怎麼就讓皇后生了兒子?但那個卻只是『皇后』,不是我老婆!除了算計和算計,啥都沒有…你說這日子怎麼過啊?我的親兒子居然不能抱來逗逗…我苦啊!」

他沮喪得往桌上一趴,「好想回南都…這算什麼事兒?把我趕走了,給四哥清路…四哥死了,叫我回來就回來?我他姥姥的就是皇室養的一條狗!」

三郎默然無語。以前他都漠然的聽著,那時他覺得生無可戀,對什麼都提不起勁兒,只是麻木而理智的執行當有的義務。現在,卻頗有感觸。

以前皇上喝醉時曾說過,他小時候的確很頑皮。但引起先皇震怒,以至於把他趕去南都的「毀損國璽」事件,直到他被拖上皇位登基了,才第一次看到被磕了一角的的玉璽。

太后真心疼愛寄望的,是嫡出的四皇子,並不是這個害她難產的十皇子。

那個八歲的孩子,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上路?聽說他到南都倒在床上病了一年…是真的病了嗎?玉璽那麼重要的東西,藏得縝密,一個孩子怎麼知道在哪裡?

難怪皇上會說和他很像。難怪皇上對整馮家那麼有興趣。難怪皇上會那麼惆悵的說,「我只希望有個看得到我,而不是看到皇上的人。」

趙公公急得團團轉兒,瞅著他,眼神透著哀求。趙公公貪財,很有些毛病兒。但三郎對他分外敬重。趙公公是唯一真正關心皇帝的人,當時還是皇后的太后想把趙公公給四皇子使,他卻磕頭哀求要跟形同棄子的十皇子走。

只因為十皇子是他扶持著長大的,那個頑皮的孩子讓他吃了不少苦頭,但那孩子卻把他當人看。他是個閹人、廢了。他也不敢把皇子當兒子看…但任何苦楚,他都願意先替那個孩子吃了。

一個這樣忠心的人,是值得敬重的。

三郎默默的倒了茶給皇上,開口道,「其實,有人是只看到您沒有看到皇上…」

「閉嘴。」皇上抬頭瞪他,「我說你們這些人想什麼呢?他小孩子家家的懂個屁啊!?快快把他從暗衛營給趕出去!就、就送到南都去好啦!給置辦點產業,快快低給他娶個老婆抱孩子…十五歲也差不多啦,去去去…」

「啟稟皇上,當初是您聖口親言由子繫自主前程。」三郎淡淡的說。

皇上先是張目結舌,然後惱羞成怒,猛一拍御案,「都沒事幹了是不?奏摺呢?」

「皇上,今日事簡,您已批完。」三郎依舊閒然。

越發惱羞的皇上,揪著三郎的領子,拖去練武場好好的打了一架。

三郎是少數真的敢摔皇帝的人,當然也被皇帝摔個不輕。不過都很自覺的不打臉,打了臉麻煩多多,這點分寸還是有的。

皇上的身手不比三郎差,打起來頗勢均力敵。打得高興了,這個基本上還算樂觀的皇帝轉頭就忘了鬱悶,甚至也沒攔知事郎的休沐日,讓他先走了,興致勃勃的叫其他暗衛陪他繼續練身手。

那天回家,哪裡瞞得過芷荇,心疼得直抽,一面準備著藥浴,低聲罵著,「慕容家就沒個好東西。」

「對練對練而已,那一位瘀青可沒比我少。」三郎心底暗笑,「明日我休沐…荇兒,我們得繼外祖甚多幫助,去拜望他老人家可好?」

芷荇訝異。人情往來這回事兒…基本上和三郎沒什麼關係。沒辦法,雖說三郎身為皇帝近臣,想巴結的人可多著。但既未分家,這帖只能投到馮府。馮老爺還想起復出仕呢,馮太太也不想淡出官家夫人的圈子。不管什麼帖,都不可能落到那對小夫妻手上。

請得是馮知事郎,來的卻是馮老爺或馮夫人,他們家的事,滿京皆知。別說能討什麼好,還怕馬屁拍在馬腿上呢。禮貌應酬有,真心結交則無。這也是馮老爺太太的一塊心病,更是厭恨這個不孝子。

三郎也深居簡出,為什麼突然想去拜見她也不太熟的繼外祖?

不過的確麻煩了人家不少,去探探也是常理。

「我去差人投帖。」芷荇點頭。

「不,我親筆出帖。」三郎很慎重其事,「反正熱水還在燒,我先寫著,一會兒差人去投。」

芷荇幫著研墨,思索了一會兒,「那一位…五六年了,還無什根基?」

三郎挑了挑眉,傅氏後人如此靈慧…莫怪當年威皇帝錯失傅氏追悔終生。「現在不就在給他打根基嗎?那一位活得長久快活,咱們才能順順當當。」

天下可不是只有士大夫而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