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院月 之二十八

芷荇還在滿腦袋跑轟雷,「你、你怎麼…」

「妳呀,對別人都戒心重重防備有加,怎麼對我就沒有?」三郎無奈的低語,「妳也不想想,我是知事郎,皇上身邊的文臣。有沒有可能抄繕皇家祕檔,會不會瞧見呢?居然還把祖上留下來的書隨便我看…老實講,還有誰看了?」

【Google★廣告贊助】

芷荇渾渾噩噩的搖了搖頭,這才醒神過來了,緊張的抓著三郎,「你、你可…我娘傳給我後,除了你我可沒給任何人知道了!」

果然。三郎嘆氣,取了藥膏,輕輕揉著她有點紅腫的手指,「妳這樣信我…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可得把妳藏緊。」

「…別讓那狗皇帝知道。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芷荇的眼淚大滴大滴的掉下來。

「怎麼可能?我還怕他惦記我們女兒。太祖皇帝留了遺命,要扶持傅氏後人登后位。」

「誰希罕?」芷荇忿忿的罵,「那違諾薄倖的小人!患難時許什麼一生一世一雙人,太祖奶奶幫他把天下打下來了,富貴時什麼都忘了…沒把天下翻過去,是太祖奶奶念舊情…」

越說越傷心。傅氏嫡傳一代代崇仰著那個了不起的太祖奶奶。想想這樣一個沒有她就沒有大燕,理應半分天下的巾幗紅顏,大著肚子從宮中傷怒而走,居然掙下偌大產業,獨自撫養女兒,開啟了傅氏嫡傳。

但這樣傳奇的人物,到死猶自忿恨那個薄倖的慕容沖,眼都不肯閉。

代代嫡傳,苦楚極多而喜樂甚少,紅妝血淚,盡付閨閣中。

謹慎的敲門聲,如意侷促的問,「姑娘?姑爺?可要上茶了?」她撥開吉祥拼命拽她袖子的手。隱隱約約聽到哭聲,她擔憂了。姑娘可是受了大委屈…姑爺怎麼不好生哄著點,還讓她哭成這樣…要知道姑娘軟和的只有一張臉皮,骨子裡比男子漢還剛強。

「瞅瞅,妳忠心的丫頭呢。」三郎輕聲,幫她拭了淚痕,穩聲道,「進來收拾下,就上茶吧。」

如意應了聲,趕緊帶著小丫頭收拾了,上了茶。正在研究桌子怎麼多了五個洞,已經被吉祥拽了又拽。

對喔,什麼洞不重要。姑娘背著他們抹淚才是大事。「姑、姑爺,奴婢多句嘴兒。咱們姑娘今天委屈得很了…別太招她難過。人說怒傷肝、憂傷肺,這時氣又不太穩…」

「妳這是多句嘴兒而已麼?」吉祥終於跺了她一腳,拉著她告退了,一路還小聲的拌嘴,都把芷荇氣笑了。

「一個憨得什麼似的,一個鬼得要命。」她咕噥。

「還是有人疼有人顧念的呢。」三郎將茶碗捧給她,「生怕我欺負了妳。」

「我還不疼你麼?」芷荇吸了吸鼻子,有點賭氣的捧著茶喝。

「眼前是疼的…我敢說就算我納了妾室,妳也會對我好。」三郎拍著嗆咳不已的芷荇,「喝慢點,誰跟妳搶?但我若負了妳,我的荇兒就沒有了,只剩下『馮夫人』。」

這個夫君太聰明也是麻煩事兒啊…什麼都難瞞住,剛就差點害她嗆死。

「馮夫人不好嗎?得體。」她不太想提這事兒。

三郎湊在她耳邊輕語,「但我只喜歡荇兒。」

他滿足的看著芷荇的耳朵慢慢的粉紅,嫩嫩的臉頰比塗了胭脂還艷。雖然想過很多次,他還是忍不住問了,「為什麼信我?」

芷荇沈默了很久,「其實吧,就算不是我,別個姑娘嫁給你,只要對你好些,聰明點,不偏聽偏信,寬容些,願意了解你…」她數了好一會兒,「你也會待她很好的。」

…要這麼多優點集一身的姑娘,也就這麼個精明能幹只對著他傻憨的荇兒。三郎有些啼笑皆非的想。

「可你想要的很簡單,卻誰也不給你。剛好在你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我嫁給你了。你待我很好,所以我信你了。」就算將來他什麼都有了,信不得了,最少她還有過好時光。

三郎將她抱到膝上,習慣性的摩挲她的指頭,明明跟她說儘夠用了,她還是得閒就針線不離手。

「…有段時間,我對女子敬而遠之。」三郎慢慢的開口,「看到姑娘對我笑,我耳邊只迴響著姨娘罵過的話。她說她不是貓狗玩意兒,她不恨我娘。因為…我娘也是被我爹弄來的,身分高點也沒好哪去。真正糟踐她一生的,是我爹。」

三郎的聲音嘶啞了,「把那麼多女人弄來,她們也是人,但她們的未來根本就不由得自己。姨娘說…她巴不得趕緊死。要不是爹還捏著她家性命,她就一條麻繩自了了…

「我辦不到。我承受不起那麼多人的人生。對不住,荇兒,我累妳了。我連累妳一生…但讓我只累妳一個吧…」

他的聲音,很疲倦,很憂傷。這算是承諾和解釋吧…但依舊浸著秋月似的愁緒。

「我還擔心你太聰明呢…結果還是傻子一個。」芷荇輕笑一聲,「算了,不跟你計較。你不是女人,當然不知道女人最想要的是啥。你這輩子呢,只能連累我一個。君子一諾千金,你可別將來後悔。」

三郎淡淡的笑了。舒出一口鬱結很深的氣。他以前不相信什麼解語花,現在終於懂了…解語又解憂。

「我替慕容皇室辦事,但我不姓慕容,也習不來太祖皇帝的風範。」三郎答道。

芷荇滿意了。為了犒賞夫君,她難得主動…雖然還是讓三郎化被動為主動了,翻來覆去的折騰,光折騰還不夠,三郎還悄聲告訴她,偷翻了皇帝珍藏的春宮畫冊,得以照本宣科一番,羞得她咬了三郎好幾口,卻似火上加油。

她腰疼,但死也不讓三郎揉腰了…越揉越糟糕,總揉到不該揉的地方。

那天她真爬不起來,讓三郎又哄睡了。頭回沒能起身服侍夫君,睡到日上三竿。

醒來發現床頭小几放了一個素瓷花碗,放著一片荇葉,一小朵一小朵的白花盛開,漂蕩在乾淨的水上頭。

如意嘮叨著,「姑爺天剛亮就跑出去,採了這片水蓮葉不知道要幹嘛,又不是要吃的,還特特的要人翻出這個素瓷花碗,給他添水還不要,自己去井裡打水供起來…雖說入秋了,但真想送花,也還有些晚蓮吧?這花又小又不漂亮…」

懶懶得依在床上,她注視著荇葉白花,眼神卻越來越溫柔。

在她眼中,這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