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院月 番外極短篇 吉祥

吉祥走入花廳,穆大人泰然自若的坐著喝茶,還是好茶,周老太爺送的。

…今天當值茶水的是小李兒吧?死小子,等著瞧。她早交代穆大人上門只能給他喝茶梗子,沒下巴豆已經是她太善良。

一聲不響的跑去打仗,連句話都沒留給她。

【Google★廣告贊助】

但她依舊蹲身行禮,語氣平靜,「見過穆大人。」

「說過了,叫我若白就好。」穆大人閒然道。

「吉祥有自知之明。」她低眉順眼。

穆大人笑了起來,「還好還好。還會發火,那一切都還好。」

吉祥變色,惡狠狠的瞪他。

「我是擔心我不能活著回來。」穆大人還是那副不溫不火的樣子。

吉祥坐下來,語氣斯文溫和,「混帳。」

「是。」穆大人點頭,「所以,妳要不要嫁給我?」

「…………」

沈默蔓延。穆大人怡然的品茗,吉祥溫靜的看著他。卻有一種詭異的肅殺之氣緩緩上升。

「你還真有把握啊,穆大人。」吉祥溫柔的開口。

「叫我若白。嗯,是有把握。」

「…就不怕我突然嫁人?」

「不可能。」穆大人斷然,「若是妳會嫁別人,就不會收我的玉佩。」再說我一直使人盯著呢。不過這話可不能說。

吉祥笑了一聲,「你使人盯著是吧?」

要命啊要命,果然是他看中的女人。不枉費那麼多年水磨工夫。這麼機智狡猾的姑娘,只能滴水穿石,潤地無聲的慢慢來,點太明就只會從指縫溜走。

他沒有正面回答,只說,「因為我知妳。妳根本不想嫁人,甚至也沒把自己擺在『丫頭』這個位置上。妳只是懶,貪戀安穩。我不能證明我很安穩,妳不會肯挪窩的。」

這男人。吉祥高高的揚起眉。「你要知道,我家姑爺都沒那福氣討小。穆大人,我不敢阻你討小,但你也不能扣留我的孩兒。我家姑娘是個護短的,隨時我都能帶著孩兒去尋她,一定有我們的安穩飯。」

穆大人嘆氣,「說開是比較好沒錯…但吉祥姑娘,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求妳一個就沒什麼工夫了,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連侍妾都沒半個。這些年我沒少寫信,妳也知道我的主子是怎樣的,我很忙的。坦白了,我很忙,恐怕常常出差。但我對女人異常挑剔,漂亮的木偶娃兒我沒興趣…我這麼多年,也就求了妳一個。」

「因為我聰明狡猾?」吉祥調侃。

穆大人大笑。你說這樣的姑娘哪兒找?怎麼能放過?

「所以呢?」穆大人微笑的看她。

吉祥考慮了一會兒,「好吧,若白。」她點頭,「還沒嫁過呢,偶爾也冒險一次看看吧。」

「妳一定會覺得我是個有趣的人,不會後悔的。」穆大人誠懇的說。

「那可難說。」吉祥輕嘆,「我現在就覺得有點後悔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