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院月 番外極短篇 子繫

「你白癡啊!怎麼都說不聽的?」皇帝非常火大,「好好好,你要見就見吧!看清楚了!你只是還停在那個時候,看著你想看到的完美幻影…那不是我!甚至我連好人的邊都鉤不上!」

「我知道的。」子繫仔細的看著皇帝的臉,發現和他印象中居然差不多…就是稍微成熟了點。

【Google★廣告贊助】

他一直被拒絕,連信都不肯收,還必須拐彎抹角。或許當年剛獲救的時候…他一無所有,眼中只有這個男人。現在他並不是這樣了。

他是營史上最短時間升上正式暗衛的第一人,從絲毫武藝都不懂到成為高手中的高手。他依舊警惕心重,沒有朋友…但他有營裡兄弟,可以放心把命交給他們。

說不定他該放棄這段註定絕望的戀情。

但誰能告訴他,為什麼他偶爾有了這個念頭,就會心痛如絞,痛苦不堪,狂怒的想要衝出去殺死父母和襄國公?

他能忍住仇恨是因為,這麼做以後,他就一無所有。

「得罪了。」子繫輕輕的說,然後拉住皇帝的袖子。

果然。果然如此。他一直滾動著浮躁和不安,被仇恨啃噬的如此痛苦的心,只是因為拉住了他的袖子,待在他的身邊,就能平靜下來,能夠落地了。

「你、你…」子繫抬頭,美麗的眼睛有著哀求,「你真的討厭我嗎?」

皇帝不想答,但那樣美麗的哀求真的有著沈重的壓力,而且越來越沈重。「我若討厭你…會為你想那麼多嗎?你要知道,我並不是個好人。」

啊。為什麼會這樣…好像心開了個洞,咕嘟嘟的淌著蜜。芳香又甜美…卻好想哭。

好想大哭一場。

「我還是,真的,喜歡你。」子繫仰頭,不想讓眼淚流下來。「只喜歡你。」

「…越重要的人我越不能放在身邊。」皇帝痛苦莫名,「我是個膽小鬼。其他的人是沒有機會逃,你還有活路…別這樣。我寧願永遠看不到你,可你活得好好的、開開心心的。你不懂,我什麼都不能給你…甚至還得刻意忽視你。你在我身邊會很痛苦,非常非常…」

所以,我是你很重要的人,很重要,對嗎?其實,這樣就好了、夠了。

「我明白,是你不明白。」子繫的表情恢復平靜,「我不在你身邊,就快樂不起來。活著…跟死掉沒兩樣。」

紅葉飄落,兩個人都默然無語。空氣中帶著落葉乾爽微微帶著糖味兒的甜。

「今天天氣,挺好的。」皇帝抬頭看著陰沈的天空。

子繫跟著抬頭,烏雲籠罩的陰天。但遙遠的烏雲卻鑲著金邊,在某個地方,應該有陽光吧?

「嗯,挺好的。」他微微笑。

***

之後不久,賢妃猝逝。為了搶救小皇儲,子繫擔了最危險的任務,扮成宮女潛入後宮,卻在宮變時受了沈重的內傷。

皇帝像是驚弓之鳥,突然徹底忽視他,甚至避免提到他。

果然是,有一點點痛苦。但是無所謂,只要能待在他身邊就好了。

子繫自請當小皇儲的貼身暗衛,細心的照顧他。是那人的孩子呢…那個人小時候,是長這樣嗎?

真可愛。看小皇儲一天天長大,好像複習了那個人的童年。

雖然一直到御駕親征完,皇帝這種驚弓之鳥的狀態才緩和下來,終於讓他的痛苦減輕許多,但他們還是小心翼翼的維持著隱密的戀情。

他有點害怕,小皇儲知道的時候會怎樣。說不定會很生氣…他已經把小皇儲看成自己的弟弟、親人。

承受不住被他厭惡。

在小皇儲十歲被封為太子後的某一天,子繫的休沐日。他還是如常的去稟告一聲。

成為太子的小皇儲正在臨摹,頭也不抬的說,「喔,去找我爹呀?」

大驚的子繫臉孔漲紅,嚇得頭髮都快豎起來。

「子繫哥哥,你沒事吧?」太子有點擔心的問,聳聳肩,「你幹嘛這麼緊張?你不會以為我都不曉得吧?那麼多蛛絲馬跡還湊不起來?真是的…我可是我爹的兒子呀。你瞧,你休沐日的時候,我爹一定去皇莊『休養』。還有還有,你們平常都會互相偷看一眼,然後兩個都有點臉紅,再來就是…」

「屬、屬下告退!」子繫落荒而逃了。

小太子微微張著嘴,搔搔頭,「我還沒說完哪。幹嘛瞞我啊…」

大人真麻煩。母后天天都跟他講老爹的壞話,他都會背啦。他早就知道老爹喜歡漂亮的人,男的女的都可以…他只覺得很稀奇,卻沒有覺得老爹因此掉漆。

因為他仔細觀察老爹,發現他頂多吃吃小豆腐,大部分的時候,都跟公文和奏摺一起睡…這樣也算好色?拜託。

沒見過比這更風雨無助的好色了。

他反而有點替老爹擔心了。母后根本不讓爹進她的房,甚至老爹在後宮只是走個過場,根本不過夜。他問過,老爹凝重的說,「孩子,後宮是天下最容易掉腦袋的地方…對你爹而言。」

…有點道理。

燁哥兒開始可憐他爹,然後發現他爹也不真的是和尚生涯…幸好幸好。

不然堂堂大燕皇帝,一國元首,結果連個喜歡的人都沒有,過得跟和尚一樣…有失國體啊。

年方十歲的小太子開始替自己擔憂了。給別人選皇后風險實在太大了,他可不要跟爹一樣倒楣到這個地步。
落荒而逃的子繫青著臉跟皇帝說了這事。皇帝只驚了一下,仔細聽完小太子說了啥,誇了一聲,「不愧是我兒子,沒白養他了。」

「皇上!」子繫大驚失色。

「沒事兒。我自家兒子自家知,他爹啥德行他比誰都清楚。」皇帝蠻不在乎,「我早說過,我不是個好人。」

「…是,你是流氓。」子繫沒好氣的說。

皇帝露出很流氓的笑容,輕攬著他的肩,「今天天氣很好。」

晴空萬里,乾淨得連一點雲都沒有。

「是,挺好的。」子繫瞇起他依舊美麗的眼睛,和那個流氓一起仰望乾淨的天空。

【Google★廣告贊助】